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39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709案家属遭骚扰 北京似急于结案


人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在居所外受到国保人员监控。(网络图片)

备受国际社会批评的中国维权律师709大抓捕已过去将近两年。被捕近二十二个月的北京人权律师李和平被秘密审判获三年监禁缓刑四年的宣判已过6天,但李和平仍然没有获释回家,不知身在何处。王全璋、谢阳、吴淦、江天勇等709案其他被捕人士仍关押未审。与此同时,当局加强了对李和平亲属和其他被捕人士家人的监控措施。有律师分析认为,当局近来改变了对709案久拖不决的处理方法,似乎急于在中共19大前了结这一大规模打压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案件。

4月28日,天津市二中院认定李和平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官媒报道称李和平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另外有各界群众旁听了宣判。时至今日,李和平依然下落不明。

当局被指设骗

4月25日,据传是谢阳案开庭审理的日子,多名709案家属和近百名维权人士以及欧美多国外交官前往湖南长沙在法院外围观,不料法院并未开庭,围观者扑空。就在当天,天津市二中院对李和平颠覆国家政权一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

今年早些时候逃到美国避难的谢阳之妻陈桂秋5月1日发表声明,指称中国当局设置骗局。声明说,当局之前放出假消息,4月25日把所有国际社会和公民社会的关注力量骗到长沙,却在当天秘密审判李和平律师,并且佯称4月底无条件释放谢阳来骗取其家人和律师不公布真相。

官派律师不出庭

在北京,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称,4月28日宣判当天,官方指派的律师并没有出庭,而是和国保一起来到她的居住地,劝其带着孩子到天津与李和平团聚。王峭岭拒绝了这一要求,她担心一旦去了天津,全家都会和外界失去联系。此前王峭岭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局表现心虚,害怕上诉期内李和平变卦。

王峭岭:我没有看到起诉书、判决书,任何这方面的东西都没有看到。但是律师变成官方指定的律师,所以现在家属对于里面一点点消息都没有。按照法律的程序,他当天就应该回到家,就算上诉也不影响他回家,现在他们把他关着是想有目的的度过上诉期。

王峭岭:官方的律师在法庭宣判李和平的时候,跑到北京我的家门口,跟国保一起。在我丈夫被宣判的时候,他就不在现场,跑到我家门口,和官方做一件事情,这个律师已经不是水平低了,完全是违反法律操作。

控加家属骚扰

王峭岭周二对美国之音表示,李律师还没回来,国保这几天在她家门外每天三班轮流监视,她和李文足外出时有六个人贴身跟踪,在她们周围5米外围成一个半圆,上地铁时也跟着。

王峭岭:自从28号,他们让我去天津被我拒绝之后,国保的跟踪更加明目张胆,我们家楼下大堂门内门外都有他们雇佣的人时刻监督。

王峭岭称,对李和平的审判是违法的,她维护权利的抗争要坚持到底。

王峭岭:管理国家的政府至少要有法制的底线,来依照法律、遵守他们颁布的法律,当然中国政府不是我们票选出来的,既然白纸黑字有了法律,就应该依照法律来,他做不到依照法律来。我只能期待自己在权利的抗争中要坚持到底。

李和平的弟弟李春富同样是维权律师,今年一月初被当局取保候审,家属发现李春富骨瘦如柴,且出现精神失常的状态,需要接受治疗。王峭岭介绍了李春富的近况。

王峭岭:(判决)出来的那天,春富还跟他太太和小儿子到我们家,他们以为他哥哥回来了。比如说他会问判缓刑应该立即回家,为什么没有回家。他也强调不能去天津,那样一家人都会被看起来,他很明白。

王全璋家属遭逼迁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目前与王峭岭一同居住。王全璋目前尚未受审。据李文足介绍,当局只是口头告诉她王全璋称不需要律师。一年多来,李文足也没有关于王全璋的消息。

李文足称,两会期间她被国保软禁近半个月,出门亦有国保跟踪,生活感到不便,因此决定与王峭岭同住。

李文足:因为709案接近尾声了,怕他们控制我,把家属分开,把我跟峭岭姐一起分开,我们俩很多事情不能一起做,他们害怕我们家属团结,害怕我们联合,所以我不敢回到自己的家,我怕一回去他们就把我控制了。还有一个,真的遇到什么危险,还有一个人在旁边发出消息。

李文足还表示,房屋中介受到压力,要求她们搬家。

李文足:我们呆的地方已经逼迁了呀。我过来有半个月吧,这边的中介已经找到王峭岭,一个跟她在谈逼迁的事情。除非他们来强制把我们扔出去,现在带着孩子,现在房子还没有找到,不过真的到那个时候总会有办法吧,还有一些朋友也愿意提供帮助。无论他们用什么卑鄙手段,给我们施压,无非就是让我们妥协,不在为丈夫发声,但是我觉得,所有的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江天勇仍被监视居住未见律师

维权律师江天勇于去年12月前往长沙看望谢阳家属,在长沙南站离奇失踪,目前遭到监视居住,但地点不明。今年3月,官方《环球时报》突然刊出对江天勇的采访文章,采访中江天勇称关于谢阳遭遇酷刑是捏造的。江天勇家属聘请的律师陈进学多次前往长沙试图会见当事人,均未获准。陈进学对美国之音表示,江天勇应该处于指定监视居住状态,并且6个月的指定监视居住即将期满。

:当局迫于各方力急于

陈进学认为,当局表现十分紧张,等上诉期满李和平应该可以回家。陈进学表示,当局要求王峭岭去天津,是希望家属不再发声,避免引起关注,当局迫于多种压力,急于解决709案件。

陈进学:现在压力很大,要尽快处理完。国际国内的声援、709的家属、辩护律师、公民、国外媒体、政府、人权组织的压力,他们还是顾及的。十九大快召开了,估计希望不要影响权力分配的会议。

709案噤声者

4月25日,前锋锐律师事务所员工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同王峭岭、李文足等其他709案家属一起到长沙声援谢阳。翟岩民于去年8月被判缓刑,目前在北京家中,人身自由仍受限制。刘二敏发表书面声明表示,她去长沙没等到谢阳案开庭,却等来了翟岩民被国保约谈了四个小时。刘二敏说,国保告诉翟岩民,她一回北京就会抓她。

翟岩民去年8月被判缓刑后,刘二敏被警方带到天津,随后与外界失去联系,直至后来翟岩民的老父亲病危,再三要求下才回到北京家中。

在获悉李和平被判三缓四后,沉寂多时李和平的前助理赵威(网名考拉)近日突然发声,发文《致709同伴》,称李和平为尊敬的李律师和老师。一年多前,赵威取保候审前后曾发微博指称李和平误导她违法犯罪。2015年7月赵威被公安抓捕,被指控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当时媒体指90后的赵威可能是中国最年轻的在押政治犯。

2015年7月,上百名律师、维权人士、访民突遭当局约谈、传唤。其中,一批知名度较高的律师和维权人士被强制失踪,时至今日依然下落不明。在当局的严密监控下,这些被捕人士大多经历长时间与世隔绝的状态,不能与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被迫在电视上认罪、审判过程不公开。维权律师周世锋创办的北京锋锐律师所是当局重点打击的目标,该事务所被当局查封,包括周世锋在内的旗下多名员工被逮捕并判罪。

今年三月的北京“两会”上,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均将709事件中维权律师周世锋等人的案件作为维护国家安全的首要政绩。

中国官方媒体CCTV和环球时报和具有北京背景的凤凰卫视对江天勇案和谢阳案给予了关注,其报道的真实性和公正性受到家属和众多律师质疑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