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4 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俄少女模特魂断中国 多名俄模被拒签无缘维密秀


2008年俄罗斯叶卡捷琳堡市举行的一场时装秀活动(美国之音白桦)

一名14岁的俄罗斯少女模特(Vlada Dzyuba)在中国走秀时去世事件继续发酵。俄罗斯高级官员表态严密关注,官媒对这一事件的大量报道都对中国非常负面,中国则禁止多名俄罗斯超模入境参加这次上海维密秀。有分析认为,少女模特事件显示了中国时尚业光鲜表面后的黑暗,而俄罗斯社会仍然对中国仍然充满戒心和不满。

官方关注 否认自杀

一名来自俄罗斯彼尔姆市的少女模特上个月末在中国走秀时突然去世。这起事件在俄罗斯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更多的俄罗斯的官方机构和高级官员已纷纷介入调查。

俄罗斯总统儿童权益全权代表库兹涅佐娃11月20日表示,作为俄罗斯主要司法机构的调查委员会非常重视这一案件,正在进行法医鉴定来确定死因,但现已排除自杀因素。她说,针对这名14岁的未成年中学生能去中国走秀,有关当局正在研究相关合同等文件,并想确定还有多少俄罗斯未成年人正在中国和国外工作。

官媒大量负面报道中国

俄罗斯官方媒体更紧密追中这起事件。负责对外宣传的卫星通讯社和亲克里姆林宫的消息报稍早前曾报道,法医鉴定结果显示这位少女模特的死因是在中国被人下毒。但俄罗斯官方对此否认。俄罗斯彼尔姆边疆区调查委员会发表的声明说,有关在少女模特的血液中发现毒药的报道与事实不符,因为相关调查并未结束。调查委员会不久前对这起事件已立案调查。

其他许多俄罗斯媒体在报道这起事件时强调少女模特因为在中国超负荷工作而去世,一些报道甚至使用了少女模特在中国工作13个小时,双方所签订的是奴隶合同等标题。官方控制的独立电视台说,俄罗斯少女模特在中国走秀没有医疗保险。军方控制的红星电视台的报道引述死者母亲的话说,少女模特由于工作强度过大在中国累死。刚从中国返回彼尔姆的死者母亲对另一家官媒共青团真理报说,她现在不怪罪任何人,因为非常悲伤,不想过多说话。

中方:别抹黑中国和中国时尚业

邀请少女模特的有关中国公司的负责人说,双方所签订的合同符合法律程序,俄罗斯少女模特在中国的大部分工作是在8小时内完成,中国公司支付了她生病住院的全部费用。这位负责人特别强调,不要抹黑中国和中国的时尚产业。

参加维密秀 中国不给多名俄模签证

与此同时,3名俄罗斯超级模特被中国禁止入境参加刚刚在上海举行的维密内衣秀。其中两位模特过去都曾参加过维密内衣秀活动。共青团真理报说,尽管维密内衣秀的组织者把3位俄罗斯女模列入活动之中,但中国仍拒绝给她们发放入境签证,而且不解释原因,这同14岁少女模特在中国去世一事有关。

外表光鲜 外模在华工作风险高

中国时尚行业近年发展迅速,但在巨大经济利益的驱使下,由于行业缺乏规范,也使中国时尚业在光鲜外表下隐藏着许多不为外界所知的黑暗。俄罗斯少女模特去世更显示外国模特在中国工作充满风险。

媒体报道,欧美国家都禁止未成年人在时尚行业登台走秀,但中国在这一领域却非常自由,俄罗斯同样对此没有明确规范,目前需要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位未成年少女不在学校上学,而是去中国赚钱。

女儿成摇钱树

这是这位俄罗斯少女模特第二次去中国走秀。当地媒体报道,上一次她去中国走秀时,邀请方扣除她在中国食宿等方面的开销后,她当时能带回家的收入仅有数百美元。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公开报道显示,去世少女模特的母亲一直想把女儿培养成为模特,比如让她去模特学校学习训练,这位母亲还说服学校老师让女儿去中国临时工作,把女儿和自己的小孩当成摇钱树和赚钱工具的做法在俄罗斯并不少见。

中国仍是威胁

尼科里斯基认为,虽然俄罗斯与中国关系密切,两国媒体合作越来越多,但俄罗斯对中国的负面印象仍然根深蒂固,特别是在一些地方媒体上。

尼科里斯基:“我不是说许多报道公开反对和批评中国,但这些报道所渲染的气氛和报道腔调都能看出对中国的不满,而且这些报道不只是出现在较宽松的社交媒体上,更多出现在传统新闻媒体上。”

尼科里斯基说,除了少女模特事件外,许多报道仍然提到中国正成为俄罗斯远东地区的主人。

少女模特已被下葬

俄罗斯少女模特的遗体不久前被俄罗斯民航班机从上海运至莫斯科。俄罗斯调查委员会支付了大部分运输费用。这位少女模特几天前已被安葬在位于欧亚大陆分界线上的家乡彼尔姆市。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