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8 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几十万俄罗斯人签名请愿书,呼吁当局制止中国在贝加尔湖畔兴建瓶装水厂。俄罗斯民众不满中国又将获取俄罗斯的一个宝贵资源,并担心贝加尔湖生态将被破坏。

中国在贝加尔湖畔投资兴建瓶装水厂的计划引发俄罗斯社会强烈反对。最近3个星期,互联网上先后出现有两封征求签名的请愿信,写给伊尔库茨克州长、俄罗斯总统和政府内阁、以及一些环保机构,要求制止中国的建厂计划。目前这两封请愿信上分别获得将近15万人签名。签名者中除了普通民众外,还有不少社会名人和前政府高级官员。

中国的一家公司计划投资15亿卢布,大约相当2600万美元,在伊尔库茨克州的贝加尔湖畔兴建一座瓶装饮用水厂,产品将出口中国市场。这项计划可为当地创造150个就业机会。工厂计划今年动工,明年试产,4年后全面运转。

水位降低

一封请愿信说,中国工厂每昼夜抽取50万升贝加尔湖水,贝加尔湖水位逐年降低,这一趋势仍在持续,今年水位之低已经达到危机状态,中国建厂后贝加尔湖将变得越来越浅。当局开发贝加尔湖,把贝加尔湖当成摇钱树的做法将使子孙后代丧失这颗明珠,贝加尔湖也将丧失世界主要淡水湖的地位。

另一封请愿信说,中国工厂将对贝加尔湖生态造成严重破坏,因为厂址选在许多稀有鸟类栖息的地方,那里有贝加尔湖地区独一无二的气候环境。此外,为了提取贝加尔湖水,需要建设一条长达3公里的水管深入湖中,当地居民到湖中捕鱼也将变得更加困难。请愿信呼吁停止这种针对圣湖的无法无天行为。

一些在请愿信上签名的民众表示,中国将喝干贝加尔湖。也有人认为,俄罗斯的各种自然资源正源源不断地流向中国,中国开始打贝加尔湖的主意。

官方的俄罗斯电视台在现场所采访的民众都反对中国建厂,民众认为他们靠湖养家,以湖为生,生计将受到影响。一名接受采访的当地高级官员说,中国的建厂计划获得了生态环保部门的论证并被批准。

中国威胁

俄中两国正在举办媒体年活动,俄罗斯媒体上最近几年来对中国的不利报道越来越少。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普京两个星期后就要去中国访问,而当地媒体现在把贝加尔湖事件炒起来,非常耐人寻味。他说,中国兰州不久前也提出了进口贝加尔湖水,铺设从贝加尔湖经蒙古到甘肃的管道,也受到媒体关注。

尼科里斯基说,许多民众认为,根本就不应该碰被视为圣湖的贝加尔湖。但指责中国打贝加尔湖注意的深层原因是民众对政府腐败的不满,以及担心中国威胁。

担心中国威胁

尼科里斯基:“普京政府卖给中国石油、天然气、木材,这些行为没有任何人监督,没有人知道其中交易的内幕,民众对此被迫忍耐。现在把贝加尔湖水卖给中国,民众对此的反应可能会完全不同。但另一方面,在普京这次访华前,现在也确实看不出双方还能拿出哪些能让民众感兴趣的合作项目来。”

评论人士说,贝加尔湖畔目前已有一些规模不大的瓶装水厂在运营,韩国也打算建瓶装水厂,但这些都没有引起像反对中国项目那样的负面反应。前苏联几十年前在贝加尔湖畔建设了一座大型造纸厂,造纸厂废水几十年来源源不断排入湖中。这座造纸厂后来被亲克里姆林宫财阀杰里帕斯卡控制,虽然造纸厂长期引起生态环保人士的抗议批评,但抗议规模也没有像抗议中国建厂这样大。这家造纸厂在两年前被关闭。

形象难改

来自贝加尔湖另一岸,布里亚特的学者基斯洛夫说,杰里帕斯卡在伊尔库茨克州所拥有的其他工厂也对生态构成威胁,但当局对此尽量低调,也很少看到抗议活动。他说,虽然民调显示俄罗斯人对中国越来越友好,但中国的根本形象很难转变。

基斯洛夫:“许多人仍然把中国看成威胁,认为中国不会做好事。上个世纪90年代时,大批劣质中国商品进入俄罗斯,从那时起所形成的中国的负面印象一直很难改变。”

基斯洛夫说,贝加尔湖水位高低带有周期性质。位于伊尔库茨克州的贝加尔湖畔还建有水电站,水电站可控制贝加尔湖的水位,如果中国仅想提取湖水饮用,不会对贝加尔湖产生影响。

经济效益

不久前卸任的布里亚特共和国首脑纳格维岑曾表示,欢迎中国在当地建设瓶装水厂。他说,中国投资能创造就业岗位,更能增加地方财政税收,促进不发达的地方经济发展。

普京亲信,前总统办公厅主任,目前负责生态交通事务的总统助理伊万诺夫最近表示,应利用贝加尔湖促进俄罗斯经济发展。他说,供饮用的贝加尔湖水在国外市场每瓶可卖到两美元,俄罗斯非常幸运能拥有如此多的淡水资源,仅贝加尔湖就占有世界淡水资源的四分之一。

一名俄罗斯工商界人士说,目前生产贝加尔湖饮用水的工厂都不符合国际标准,如果中国真能按照国际标准建厂,瓶装水不但能供应中国,甚至在俄罗斯也有非常大的市场。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