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0 2018年2月21日 星期三

平静的合作缓解了南中国海安全风险


中国辽宁号航母在战舰的护卫下在南中国海举行演习。(2016年12月)

尽管有持续的政治摩擦,但严密监察、有经验的船员、以及(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准则所带来的希望,使得南中国海对海洋船只来说相对安全,其中包括本月在中国东部海域失事的那艘伊朗油轮。

有关专家说,包括油轮在内的民用船只使用可靠的海图,同时紧靠各国海岸线旁允许通过的航线行驶。

这些专家说,即使这些船只进入面积350万平方公里海域内的争议地区,日渐复杂的监察系统也能发现任何事故。声称对南中国海拥有主权的六个国家政府,一般会将人道救援置于主权争端之上。

专家表示,中国以及拥有10个成员国的东盟正在磋商的行为准则,将把人道救援和事故防范作为优先目标。中国和东盟去年11月同意,今年将致力于达成这项准则。东盟有四个国家对南中国海提出主权声索。

新加坡南洋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的胡逸山说:“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类人道主义局面出现后,实际上能使有关各方将分歧搁置几天,共同努力合作。”

那艘上星期和一艘中国货船相撞的伊朗油轮,爆炸燃烧后星期天沉入上海附近的东海地区。搜救人员已无望找到32名船员,当局还在调查事故原因。

中国和日本对东中国海的主权存在争议。日本的有效控制和中国军方的挑战性领空飞越,进一步加剧紧张关系。

台北政治大学国际问题学院副院长黄奎博说,中日紧张关系削弱了使双方可能处理伊朗油轮这类事故的“气氛”。

共同经验

南中国海是全球三分之一海上运输的通道,六国政府争夺那里的主权。美国智库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所估计,2016年南中国海运输的货物价值为3.37万亿美元。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海洋安全问题研究员高瑞连说,营运商拥有避开有争议水域的经验。

海洋问题学者表示,台风、大浪、或军舰突然通过期间,船主们依然面临灾难风险。

黄奎博说,主权声索方众多,加上他们彼此提防,使得海上监察得以加强,危险也因此会被发现。南中国海地区很少有海盗和恐怖分子出没。

中国2010年以来不断扩大对南中国海的控制权。这个最强大的声索国定期有海岸警卫队船只通过那里的航道。名为“亚洲海上透明倡议”的智库说,如今北京正在南中国海的斯普拉特利(中国称南沙)群岛的三个小岛上建造雷达系统。

中国国营媒体说,中国计划2019至2021年发放10颗卫星,覆盖南中国海海面。

安全与主权

高瑞连说,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和越南等其他声索方对中国的扩展进入他们的海洋专属经济区耿耿于怀,不过,危机发生时他们一般还是能搁置分歧。

他说,事故防范“的确是一项大家的集体(责任)。政府通常向海上船只和船运公司实时发出通告”。

台北的海上警卫队官员说,台湾解救了越南的失事船只。台湾拥有斯普拉特利(中国称南沙)群岛中最大岛屿,越南则占据附近的小岛。

美国军方报纸星条旗报报道,在南中国海其他地区,并非主权声索方的美国,其海军和越南2016年开始进行交流,以防止在有争议的亚太水域发生船只意外敌对情况。

围绕中国部署海上石油井架,2014年中越船只海上激烈对撞,2016年双方在共享的金兰湾地区具有数十年历史的联合海上巡逻中增加了搜救内容。

去年八月,美国海军驱逐舰麦凯恩号和一艘尼日利亚注册的油轮相撞后,尽管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对事故现场所在地控制权有争议,双方还是协助进行救人。

行为准则

东盟有关官员去年表示,南中国海行为准则将细化事故预防和紧急响应措施,而不触及有关的主权争端。黄奎博说,目前尚不清楚,行为准则是否将扩大到私人领域和货物船只。

黄奎博说:“我认为,要进行灾害管理或者危机处理,以便油船能够使用(行为准则中)的这些内容。这是很有道理的。”

高瑞连说,以2002年东南亚国家宣言为基础的行为准则将包括人道救援。中国去年以前抵制那项宣言。

高瑞連说:“我认为,这是东盟和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唾手可得的现成果实。我不认为,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这个问题很大,因为当务之急永远应该是为这类意外事故找到人道解决办法,然后再谈主权等类问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