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0 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台湾渔船上仍有朝鲜渔工 台北称已禁止新聘续聘


国际社会正在强化针对朝鲜的经济制裁,但是一些来自朝鲜的渔民继续在台湾渔船上工作,他们赚取的美元中很大一部分据信被输往金正恩政权。不过台湾官员称,禁止新雇佣朝鲜渔工的政策已经生效,在台湾渔船上作业的朝鲜渔工将越来越少。

Text: 2017年9月的一个凌晨,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各式小卡车和摩托车不停地在奔跑,前往的目的地或是刚刚装货的地方就是著名的东港魚市場。

位于台北以南400公里的屏东县,这个全台湾最大的鱼市场之一以每天拖网捕捞的新鲜鱼吸引着来自各地的批发和零售商到这里采购。

天空逐渐亮了起来,在魚市場的另一头,一艘靠港的远海作业渔船正在卸货,卸下的正是经济价值很高的黑鲔鱼及旗鱼和其他鱼类,吸引了不少买主。

台湾屏东东港以捕捞鲔鱼而著称。 (美国之音记者黎堡 2017年9月16日摄)
台湾屏东东港以捕捞鲔鱼而著称。 (美国之音记者黎堡 2017年9月16日摄)

东港自称是鲔鱼的故乡,这里的港口也停靠了许多以捕获黑鲔鱼为主的远海作业船,但是在这些渔船上很少会看到台湾人的身影。

台湾渔船普遍雇佣外籍劳工

高雄区渔会理事长谢龙隐对美国之音说,如今在台湾的渔船上,尤其是那些在远海作业的渔船上,渔工几乎都来自其他国家。

谢龙隐:“ 目前外劳的比例是相当的高,因为台湾也是从传统发展中国家一直衍生过来的,现在的年轻人要上船的意愿越来越少。 ”

在停靠东港的这些渔船上,大部门的渔工来自印度尼西亚,也有一些渔工来自菲律宾和越南,甚至来自朝鲜。

朝鲜渔工比较特别

美国之音在采访中没有看到朝鲜渔工的身影,但是,

在夜幕的笼罩下,一名略懂英语的印尼渔工对美国之音说,他刚刚看到两名印尼渔工和四名朝鲜渔工上了船,跟他们的台湾船长出海捕鱼。

在鱼市场出入口的门卫亭,一位保安说,不久前,就在海事水产学校旁边的码头,一名朝鲜渔工被几名印尼渔工打死。据当地媒体报道,今年4月,几名印尼渔工与朝鲜渔工酒后斗殴,导致一名朝鲜人死亡。

在附近大街上的一家杂货店,店主说,不久前,几名朝鲜渔工曾到店里来买酒,选购的是比较便宜的米酒。

另外,在鱼市场隔壁的华侨市场,一名海鲜餐馆老板也说,他今年多次看到了朝鲜渔工的身影。

对台湾船长们来说,从中介公司雇佣朝鲜渔工跟雇佣其他外劳的费用差不多,都是每个月四、五百美元或更多。

但是,设在东港渔会对面的台湾鲔延绳钓协会的理事长洪良辉对美国之音说, 聘用朝鲜渔工在某些方面更有优势,坏处是朝鲜渔工的相当一部分收入要上缴给平壤当局。

洪良辉:“(雇佣外劳的)价钱大家都差不多,但他(朝鲜渔工)比较好管。他好像军队,比较好管。中介的人还跟我们说,他们要赚一些利润,一个人收四、五百(美元),但其中一部分要交到北韩去,我们也不知道要交出多少。”

不过,洪良辉理事长说,自今年初以来,政府一直禁止台湾船长再雇佣新的朝鲜渔工。

制裁朝鲜

朝鲜最近不断试射导弹并试爆核武器,联合国安理会连续通过多项决议,对平壤政权实施贸易制裁。

台湾一直被联合国拒之门外。即便如此,蔡英文政府表示,会自愿去履行联合国有关决议和国际义务,做世界和平的缔造者和参与者。

台湾行政院农委会渔业署副署长黄鸿燕说,台湾正在配合国际社会的努力共同制裁朝鲜,但已经签约的朝鲜渔工可以继续在台湾渔船上工作。

黄鸿燕:“我们还是比较有人权保障。合约还没到期,我也还不能说(终止合同),只能用劝导的方式去做,新的(聘用)我们就不能同意。虽然台湾不是联合国的成员,可是联合国通过这样的决议,我们也愿意来配合、来遵守。”

黄副署长说,目前台湾渔船雇佣的朝鲜渔工只有100多人,在总数2万左右的外劳渔工中占很小比例。

台湾渔船的船主们说,雇佣朝鲜渔工的合同期通常是两至三年,而渔业署称从2016年8月12日起禁止新聘或者续聘朝鲜籍船员。

根据这些说法,未来两年中,一些台湾渔船可能继续雇有朝鲜渔工,并通过外劳中介公司,将美元输送给平壤,但金额会越来越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