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38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普京揭幕政治迫害纪念碑 但被警告历史会重演


“悲伤墙”纪念碑。

俄罗斯最近揭幕了名叫“悲伤墙”的首个全国性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碑。普京总统呼吁人们不应忘记过去。但批评人士说,普京统治下政治迫害在持续,不应把今天的政治迫害与斯大林时代切割区别。

“悲伤墙”揭幕 承认苏共犯罪行为

今年是斯大林大清洗80周年和十月革命爆发一百周年。一个星期前,名叫“悲伤墙”的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碑在莫斯科揭幕。苏共垮台和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全国各地竖立了许多政治迫害受难者纪念碑,但“悲伤墙”是第一个全国性纪念碑,因此它的落成揭幕具有重要意义,显示今天的俄罗斯政府承认苏共政权的犯罪行为。

普京呼吁牢记悲剧

参加纪念碑揭幕仪式的普京总统说,当年的政治迫害波及到了每一个阶层,工人、农民、学者、神职人员、军人、公务员等都无法幸免,凭空捏造和想象出来的罪名可被用来指控每一个人,那是整个民族的悲剧,俄罗斯更应牢记那场悲剧和悲剧产生的原因。

普京说,自从赫鲁晓夫的解冻时代起就曾试图竖立类似的纪念碑,这一愿望终于成为现实。前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曾在1956年的苏共二十大上首次揭露大清洗和政治迫害,并批判斯大林和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在这之后,许多人被平反,古拉格集中营的囚犯被释放,苏联社会开始去斯大林化,斯大林式对社会的监控,以及对民众的迫害被解除,政治和文化领域出现解冻,苏联因此进入了解冻时代。

美好意识形态制造血腥和政治迫害

斯大林统治时期遭受迫害打击最严重的是俄罗斯东正教会。东正教大牧手基里尔在纪念碑揭幕仪式上发言说,在纪念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俄罗斯应该反思,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悲剧?为什么那个曾呼吁把全人类建设成为公正和自由世界的意识形态能够制造如此血腥和非法的政治迫害?

70年统治血流成河

商人广播电台说,十月革命之后到苏共垮台前夕70多年的共产党统治期间,苏联遭受政治迫害的人数估计能达到1千2百万人。

分析人士说,这一数字还不包括十月革命后人为因素造成的苏联几场大饥荒的死亡人数。此外,俄罗斯还将陆续迎来其他一系列纪念日。12月是秘密警察克格勃前身肃反委员会创立100周年纪念日。明年还将纪念末代沙皇及其全家被布尔什维克处决,以及俄国内战爆发,开始红色恐怖一百周年等,所有这些纪念日都充满了血腥和悲伤。

红色恐怖无人幸免

1917年曾与列宁一起结束流亡生活乘火车返回俄国的苏共早期领导人基诺维耶夫在十月革命后1918年4月的全俄布尔什维克大会上发言时曾表示,布尔什维克政府应该团结当时全国1亿人口中的9千万人,剩下的1千万人应被消灭,全场随后立刻想起热烈掌声。

历史学家们认为,与较激进的十月革命领袖列宁和特洛茨基相比,基诺维耶夫还算是布尔什维克中较理性的温和派。即使如此,基诺维耶夫,以及布哈林、特洛茨基等许多著名老布尔什维克都在大清洗中被纷纷处决,或是流亡国外后被暗杀。早期参与政治迫害的秘密警察头目雅果达和叶若夫也先后被处死,可见红色恐怖和政治迫害除了针对布尔什维克的对手和普通人外,自己人也难以幸免。

警告或再走大清洗之路

在“悲伤墙”纪念碑揭幕的同时,一批俄罗斯知识界人士发表公开信警告说,普京政府承认苏共政权的犯罪行为并不意味着能就此画上句号,因为斯大林的政治迫害首先从批判异议人士开始,然后是逮捕关押,最后在秘密警察地下室中处决。今天的俄罗斯也正在批判反对派和异议人士,如果不紧急刹车,俄罗斯将重新走上大清洗的轨道。

公开信说,“悲伤墙”纪念碑应该确保过几十年后,不会为普京统治时代政治迫害的受难者再建立新的纪念碑。

政治迫害无区别 克格勃上校揭幕纪念碑可耻

由几十名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和活动人士签署的另一封公开信说,不应把普京统治下今天的政治迫害与过去的政治迫害切割区分。同前苏联的持不同政见者和政治迫害受难者一样,今天遭受普京政权迫害的俄罗斯政治犯也应同样受到关注、帮助和同情。

公开信说,俄罗斯今天的政治迫害在变本加厉,不应对此视而不见,克格勃上校普京为“悲伤墙”纪念碑揭幕的举动丧失道德也非常可耻。一位签名者说,普京此举是为了宣传。

想显示政治迫害与普京无关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目前在互联网上发帖,因言获罪的人越来越多,俄罗斯又出现了政治犯,因此许多人批评俄罗斯正重复过去历史,克里姆林宫因此想说明,他们与苏共政权不同。

尼科里斯基:“普京借揭幕纪念碑想展示,政治迫害是过去时代的事情,俄罗斯目前已处在新的时代,过去时代不会重返,而政治迫害都是别人干的事情,与普京和克里姆林宫无关。”

纪念碑揭幕 斯大林卷土重来

尼科里斯基说,普京政权想与苏共切割。另一方面,苏共政权不垮台的话,普京集团也不会有今天。

尼科里斯基说,还在不久之前,提起斯大林人们还都嗤之以鼻,为斯大林辩护会招致反感,但今天斯大林塑像接二连三又被竖立了起来。

还有一些评论认为,普京和亲克里姆林宫的东正教大牧手基里尔在“悲伤墙”纪念碑揭幕仪式发言中甚至不敢明确点名列宁、斯大林和共产主义。

用精确定点迫害取代血腥迫害

“纪念碑人权组织”说,今年被列入俄罗斯政治犯名单的人数已达117人,比去年增加了15人。研究调查苏共政治迫害历史的“纪念碑人权组织”也同样遭到当局打压被列入了外国代理人黑名单中。这家人权组织在卡雷利阿的一名地方领导人目前也被逮捕判刑。

目前流亡捷克的俄罗斯政治学者和记者莫罗佐夫说,普京政权正以定点和精确性的政治迫害取代过去血腥和大规模的政治迫害。

“悲伤墙”纪念碑由一组人脸模糊的青铜人墙浮雕组成,象征着已经离去和仍然健在的人们,浮雕两翼雕刻了用俄文、中文等不同文字书写的“记住”一词。“悲伤墙”纪念碑广场上的石块来自俄罗斯58各地区,170个前古拉格集中营。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