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36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随着川普时代的到来,美国新闻媒体开始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川普总统在就职前后对媒体报道连续不断的尖锐批评,不仅在他的支持和反对者当中产生巨大争议,也在新闻界引起强烈震荡。抛开党派之争不提,最新民调显示,美国人对媒体报道的准确性和公正性的信任度已经降到历史新低。

川普就职第一天发起同媒体的战争

川普总统就任的头一日就发起了同新闻媒体的战争。1月21日,川普参观中央情报局并发表讲话,其间,他把媒体人员列为“世界上最不诚实的人”。他说他一直在同媒体“展开一场战争”,并且警告那些对参加就职典礼人数进行虚假报道者要为此承担后果。他说他在演讲时看到场下有100万到150万人,但是一家媒体却报道说观礼人数只有25万人。之后,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在新闻发布会上指责有些媒体故意通过制造虚假报道来“播种纷争”。

众所周知,川普与媒体之间发生冲突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在他就职典礼的10天前,他在当选后举行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点名批评网络新闻媒体Buzzfeed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制造虚假新闻。Buzzfeed此前披露了一份长达35页未经证实的文件,声称俄罗斯暗中扶持川普上台并掌握了他的一些把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也报道了此事。川普抨击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是“假新闻”,嘲讽Buzzfeed披露的信息是“一堆没用的垃圾”。

此外,早在2016年2月,还是总统竞选人的川普曾经针对新闻媒体对他的大量负面报道放话说要“开放”诽谤法。他说:“如果他们(新闻媒体)写些抹黑、恶劣和不实的文章,我们可以起诉他们,并赢得一大笔赔偿。”

总统与新闻媒体的冲突由来已久

美国学者普遍认为,总统和新闻界之间的冲突早在建国之初就出现了。在被称为“政党报刊时期”的18世纪中期到19世纪后半叶,不同政党都曾利用自己的报刊来宣扬本党的主张并攻击对手,因此总统和敌对报刊之间免不了发生不愉快的碰撞。尽管随着历史的发展,新闻工作日益专业化,并且逐渐形成了独立的记者群体,但是总统和新闻界之间的冲突从未停止。

明尼苏达大学新闻伦理与法学教授、简·柯特利(Jane Kirtley)
明尼苏达大学新闻伦理与法学教授、简·柯特利(Jane Kirtley)

明尼苏达大学新闻伦理与法学教授、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出版物《媒体法律手册》的作者简·柯特利(Jane Kirtley)说,以已故总统尼克松为例,他对新闻界的反感如此之深,以致于他政府的黑名单上包括了不少新闻记者。

柯特利说:“尼克松政府曾经对《纽约时报》这样的新闻机构进行过电话窃听,并且动用了其它一些在我们今天大多数人看来根本不恰当的行政权力。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是,就连与新闻界关系处得最好的总统也会说,他们曾经有过与新闻媒体交恶的时候,即使没有到达直接相斗和对立的程度,总统也肯定不会认为这种事情是在推动他的议程。”

反过来,新闻媒体也有“越位”的情况。人们抱怨说由于它过度依赖宪法第一条修正案的保护,导致包括官员在内的一些人成为不公正报道的受害者。

法庭以往判决一般倾向于新闻自由

设在首都华盛顿的非营利机构“新闻实验室”的执行主任德博拉.波特(Deborah Potter)
设在首都华盛顿的非营利机构“新闻实验室”的执行主任德博拉.波特(Deborah Potter)

首都华盛顿非营利机构“新闻实验室”的执行主任、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出版物《独立新闻工作手册》的作者德博拉.波特(Deborah Potter)说, 记者在报道包括总统在内的公众人物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美国法律的保护。

波特说:“即使记者对某位公众人物,包括政客、名人或知名的商界领袖,作出了不正确的陈述,他们也不能被成功地起诉,除非有证据表明,作者或出版者的行为是带着‘实际恶意’,‘实际恶意’是指他们明明知道自己所报道的内容是虚假的,却仍然这么报道了,或者他们的行为根本无视事实真相,也就是说,他们甚至都没有设法调查自己所报道的内容是否属实。”

历史上,美国法庭在诽谤诉讼中一般都倾向于新闻界。联邦最高法院以往的判决指出,宪法第一条修正案保护公民对政府官员行为发表的所有言论,其中包括错误的言论,除非他们是在明知错误或不顾事实真相的情况下恶意诽谤。因此,公众人物要赢得诽谤诉讼,比普通公民要承担更高的举证责任。

不过,随着川普时代的到来,这一切有可能发生改变,尽管无人知道将发生何种形式的改变。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在媒体采访中期盼川普当选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预示着新闻新纪元的到来,并提出川普有可能重塑新闻道德。

专家一致认为问题出在新闻媒体自身

盖洛普公司2016年9月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美国人对大众传媒全面、准确和公正地报道新闻的信任和信心已经降至历史新低,只有32%的人说,他们对媒体有很大或相当程度的信任,这个数字比前一年下降了8%。

设在华盛顿的“新闻实验室”的执行主任波特指出,记者们面对信誉危机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有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们一手造成的。

她说:“这个问题的出现源于高度曝光的新闻媒体丑闻和剽窃问题,也就是把别人的话抄袭过来当作自己的作品,甚至杜撰事实,坦率地说,这是记者们所能犯的最致命的错误。这些问题在川普(提出来)之前就有了。”

前总统乔治.W.布什的白宫新闻发言人阿里.弗莱舍(Ari Fleischer)
前总统乔治.W.布什的白宫新闻发言人阿里.弗莱舍(Ari Fleischer)

前总统乔治.W.布什的白宫新闻发言人阿里.弗莱舍(Ari Fleischer)说,很多新闻机构在分析和意识形态方面走得太远,未能做到报道的中立和公正。

他说:“政府中任何人都无权对新闻界指手画脚,这是我们自由和民主的标志之一。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永远准确无误。川普常常喜欢挑战并质疑新闻界报道的准确性,而这正是很多人所回避的,其他政客更是不愿意挑起和新闻界的争端。媒体失去这么多美国人的信任,很大程度上是它自己的责任。”

正因如此,如何在报道中努力做到客观、真实、公正和全面,已经成为新闻媒体必须面对的当务之急。尽管如此,受访专家一致认为,对于民主社会来说,一个独立、自由的新闻媒体在监督政府方面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印第安纳州迪堡大学传播学教授杰弗里.麦考(Jeffrey M. McCall)
印第安纳州迪堡大学传播学教授杰弗里.麦考(Jeffrey M. McCall)

印第安纳州迪堡大学传播学教授杰弗里.麦考(Jeffrey M. McCall)指出,设立自由的新闻媒体的目的就是要对政府和权贵进行监督和问责。

他说:“我真切地希望,无论谁入主白宫,都能对新闻媒体的这个作用给予更多尊重,因为新闻自由正是美国有别于世界上许多其它国家,甚至其它西方式的民主国家的地方。我们的新闻自由对确保公众的知情权至关重要。”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网上问卷

美国军舰抵达高雄之日就是中国武统台湾之时吗?

问卷投票结果仅供参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