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36 2018年6月24日 星期日

修宪实录: 有代表称未与公众讨论 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修宪实录: 有代表称未与公众讨论 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21 0:00

修宪实录: 有代表称未与公众讨论 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3月11日,中国人大高票通过宪法修正案,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中国官媒在两会前突然发布修宪建议,舆论哗然。修宪表决距2月25日公布修宪建议,间隔不足半月。官媒称修改宪法得到了广大干部群众的一致拥护。与此同时,网络审查屏蔽删除大量不同意见。修宪案有无足够时间论证?是否充分征求过国民意见?人大代表投票能否经得起历史检验?带着这些问题,美国之音在修宪表决前后随机采访了部分人大代表,其说法不一自相矛盾。有代表称数月前或去年就开始讨论修宪草案,得到民众一致认可。也有代表承认,他们来北京没有与公众见面,都是内部学习,反复磋商审议。一位女代表矢口否认表决时有反对票。还有人说,“要达到正确的目标,有时可以采用各种办法”。多名代表为躲避记者追问而逃之夭夭。

(以下采访对象均为参加修宪案投票表决的中国全国人大代表,包括遮挡胸前佩戴名牌者。)

记者:修宪的问题准备好投票了吗?

张绍勇:嗯。

记者:投什么票?赞成还是反对?

张绍勇:肯定赞成。

记者:有没有投过反对票或弃权票?

记者:修宪经过充分的民意论证了吗?有没有公开讨论过?您觉得您能代表人的意见吗?您的选民民意是什么样的?

王小万离开。

记者:宪法修正案有没有经过充分的讨论?

人大代表:当然是充分的,我们在会上也充分讨论了。

记者:向社会征求意见有吗?

人大代表离开。

记者:宪法修正案有没有经过充分的民意讨论?

曹清尧:这个修正案经过了充分的民主,大家一致拥护。

记者:有公开讨论吗?什么时候讨论的?

曹清尧:我们代表团都讨论了。

记者:公开征求民众意见有吗?

曹清尧:都是按下边的程序走了。

记者:有没有跟选民沟通过修宪的议题?您这一票能不能经过历史的检验?

人大代表快步离去。

记者:你们有没有讨论李大同的公开信,要求你们投反对票?您的这一票能不能经过历史的检验呢?

北京人大代表张硕辅未回答,快步离去。

记者:宪法修正案提出之前,有没有跟公众讨论这个事情?

张辉:没有,我们只是学习,多次的学习,反复的磋商,反复的审议,最终达成这样一个结果。

记者:您是怎么跟公众讨论这个事情的?

张辉:我们人大到北京来这几天都没有和公众见面,都是我们自己审议,自己讨论。

记者:为什么在封闭的环境中审议呢?为什么不向公众征求意见?

张辉:这个应该是人大常委会的事。

人大代表:我们人民代表代表全国人民。

记者:有向社会公众充分征求意见吗?

人大代表:征求了意见。

记者:什么时候?

人大代表:现在我们的媒体都在广泛征求意见。

记者:给了多长时间?

人大代表:谢谢,谢谢。

记者:您自己有没有征求选民的意见呢?您的联系方式选民知道吗?在什么地方可以查到?

人大代表:谢谢,谢谢。

记者:请问您得票率是百分之多少?

人大代表:谢谢,谢谢。(遮挡名牌离去)

里赞:从理论上,我们讨论的很早。

记者:具体什么时间?

里赞:这个很早就开始了。学术界的讨论始终没有停止。

记者:今年还是去年。

里赞:从去年就开始了。

记者:您有没有征求选民的意见?

里赞:当然,我们都是代表民意的。

记者:对于修宪有什么看法?准备投什么票?

李全文:没问题,赞同,赞同。(用手遮挡镜头)

记者:您这一票能否经受历史的检验?

李全文:能经的住,放心、放心。

高丙伟:多次征过民众的意见。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

高丙伟:去年,应该从去年就开始了。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高丙伟:开会……我从去年就知道了。

记者:您有没有和选民征求意见呢?

高丙伟:征求了。

记者:他们的意见是什么?

高丙伟:大家都很同意。

记者:有没有听到不同的声音?

高丙伟:没有、没有。

记者:您这一票能经受历史的检验吗?

高丙伟迅速离去。

张伯礼:怎么没有充分论证?下面都是反复论证、反复讨论。

记者:没有公开报道过。

张伯礼:他公开报道不公开报道那是政府的事,但是我们作为代表,作为选区的居民,都知道这回事,都参加过学习和讨论。至于报道不报道,那不是我们决定的。你说怎么不公开啊?我们已经讨论了很久。

记者:您今天这一票能经受历史的检验吗?

张伯礼:我觉得可以。

记者:为什么这样说呢?

张伯礼:那我们就让历史看吧,时间会作出决定的!

陈国桢:代表们的讨论,关键不是在会上讨论,我们下来认真地在讨论,在研习。大家一致对这个,呃 -- 非常赞同,非常满意。

(有代表见到记者提问,匆匆跑开)

记者:为什么宪法一定要跟着党章走,而不是党章跟着宪法走呢?

吴秋北(香港代表):我觉得,这个跟我们国家现在的体制,一个行之有效的体制有关。

记者:您有没有跟选民沟通过呢?

吴秋北(香港代表):您说了什么选民?

记者:就是关于宪法修改的提案,有没有跟选民(沟通)?

吴秋北(香港代表):你是哪个记者?

记者:美国之音的。

吴秋北(香港代表):你可能不熟悉我们内地的一些情况。这个修宪都是经过几个方面各个层次的咨询工作才做出来的。是一个全民的意志的一个表现。谢谢。

记者:为什么没有公开讨论过?您这一票能不能经得住历史检验?

吴秋北(香港代表):(未作答,转身离开)

记者:为什么害怕公众的反对声音?

王敏刚(香港代表):没有害怕,没有害怕。

记者:为什么删除(反对意见)?

王敏刚(香港代表):删除?没有啊。有反对声音,假如你们听不到,现在跟我讲。呵呵。

程恩富:任何事情都有反对声音。不能因为少数反对声音,我们国家就不前进,就违反多数人的意愿了。我们还是少数服从多数嘛。对吧?这是民主的特点之一。

记者:如果是少数意见,为什么不公开讨论,不让公众了解这些情况呢?媒体上为什么不报道?为什么在网络上删除这些不同的声音?

程恩富:这个嘛,就是说,可能因为你要达到一个正确的目标,有时候也可以采取各种办法。至于有些办法是不是妥当,也可以由实践来证明。

窦延丽:经得住历史的检验,经得住人民的检验。

记者:为什么文革后取消了终身制,现在又要恢复?

窦延丽:因为这是人民愿意把改革开放的好日子过下去。

记者:您有没有听到人民反对的声音呢?

窦延丽:没有,没看到。

记者:在网上没有看到还是在哪没有看到?

窦延丽:在哪里都没有看到。

记者:您在会场看到两票反对票没有呢?

窦延丽:我没看到。(随即走开)

黄玉山(香港代表):这个并不是终身制。我觉得,终身制是有一些舆论啊,或者国外又一些误解,因为中国修改。国家主席副主席是通过人大选举产生的,并不是终身制。所以这是一个误解。

记者:既然不是终身制,他连任几届比较合适?您觉得习主席能干多少年?

黄玉山(香港代表):呵呵,谢谢,谢谢。

马善祥(人大代表):这是我在现场写的笔记。应该说是全体代表中唯一的一个。你们可以看宪法修正案的现场感受。

记者:是不是邓小平时代已经结束了?

马善祥:这个问题很不恰当。

记者:习近平比毛泽东还英明吗?

马善祥:不能这样比较。(稍后)你们尽管问。

记者:你有什么样的机制,能够防止领导人犯错误?

马善祥:我没有这个表达能力。我只有在党的领导下做好工作的充分的信心。

记者:您有没有跟公众充分讨论修宪提议?

马善祥:我们公众全部支持。

图集:中国两会众高官、修宪投票和人事变动(28图)

图集:中国两会会场之外(25图)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18年6月23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