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4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拷问灵魂进行时

  • 美国之音

美国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Tim Cook)在中国浙江乌镇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开幕式上讲话(12月3日)

西方国家有所谓的“拷问灵魂”的说法。对应这个说法的英语是soul-searching。权威的美国韦氏词典给“拷问灵魂”下的解释性定义是,“审视自己的良心,尤其在动机和价值观方面。”

先前在中国经商的美国公司遭遇灵魂拷问的一个最显眼的例子发生在2013年12月。当时,美国财经通讯社彭博社为了在中国谋求自保而实行自我审查,决定不再发表揭示中国共产党领袖习近平和其他中共高官家族凭借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和中共一党独裁特权而大发横财的调查性报道。

有关的消息传出,顿使彭博社掉进灵魂拷问的压力锅中。

在这种高温高压之下,彭博社的新闻总编马特·温克勒(Matt Winkler)将习近平统治下的当今中国比作纳粹德国,将国际媒体在当今中国的运作比作当年在德国的运作,声言媒体在涉及生死存亡的恶劣条件下为了避免灭亡,只能做出内心和良心不愿做的一些选择。

苹果的灵魂拷问时刻

如今,美国的科技巨头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库克在中国也遇到了类似的灵魂拷问——中国共产党党魁习近平掌控的中国当局对网络信息流通的控制和封杀越来越紧,苹果公司遵从中国当局的要求,将翻墙软件(即中国网民可以用来绕过中共为封锁网络信息设置的软件)从在中国的苹果应用店下架,苹果的这种做法受到广泛的批评。

批评者认为,苹果的这种做法是为虎作伥,助桀为虐,出卖良心,是为了牟利而不惜帮助中共当局扼杀信息流通自由和言论自由。

对苹果公司和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的难以回避的灵魂拷问由此而来。

日本公共电台电视台日本广播协会NHK网站12月7日发表一篇报道,以一种日本人特有的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笔法描述了库克当天在中国经受灵魂拷问时的表现:

“在美国《财富》杂志在中国广州举行的全球论坛会议上,美国信息技术企业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库克就其公司所受到的批评做出了解释说明。批评者批评苹果公司遵从中国政府的要求,停止准许用户下载可以绕过中国当局的信息封锁访问他们所要访问的网站的软件。库克表示,‘我信奉自由,但置身局外,什么变化也不会发生。’…

“在另外一方面,与会的中国企业家纷纷对中国的经济前景发表了积极乐观的发言。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的老总马云发言道,‘也有人批评中国只有一个政党。但我确信中国政治稳定,经济会进一步增长。’”

说到NHK将美国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和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的老总马云的发言如此并列对照,这里或许需要一点背景说明。

在中国,中共掌控一切政治权力,垄断一切经济命脉。因此,中国最大和世界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在中国发展壮大,离不开官商勾结、权钱勾兑、贪污腐败。中国一向有“贪污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之说。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指出,马云对他的公司的发展有赖于跟中共的继续勾结了然于胸,因此,马云一度采取惊人的姿态为中共辩护,在接受香港英文《南华早报》采访时公开声言,他认为中共在1989年6月初对和平抗议者开枪镇压是正确的决策。

NHK将如此为中共站台的马云与库克并列,其意义不言自明。

马云公开表示赞同中共当局对人民开枪的言论引起的争议还有一些有趣的后续——在《南华早报》发表上述采访报道引起来自各方的强烈抨击之后,马云发表声明称,该报是断章取义,曲解了他的话;《南华早报》随即声明没有曲解,也没有断章取义,有采访录音为证。马云随后不再就此提出自我辩护。

不久之后,马云收购了《南华早报》,由此彻底杜绝了该报发表不利于他的采访报道的可能性。

库克面对中国

库克在中国的表现很有经历拷问灵魂的意味和戏剧性。美国《华尔街日报》12月7日星期四从广州发出的一篇报道,其标题和副标题清晰地透露出这种意味和戏剧性:

“苹果的蒂姆·库克:对中国叫喊没有用——这家技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为该公司遵从北京的要求将674个(可以用来翻墙的)应用下架辩护,称从局外不能促成变革。”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说,“库克星期三在中国南方的广州发表讲话说,在中国不做局外人是重要的。中国是苹果公司在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市场。美国一些国会参议员和人权团体批评他本星期早些时候参加中国政府举办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他表示这种批评没有道理。”

“乌镇大会是由中国权力巨大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举办的,是中国政府官员推销中国政府有关互联网问题的看法的平台。在中国,互联网技术和信息流通所受到的控制日渐增加。”

法国工商报纸《回声报》星期四发表报道,标题是“蒂姆·库克在中国为他迎合中国当局的战略辩护”。报道如此陈述了经受灵魂拷问的库克的苦衷:

“11月下旬,围绕苹果的争议加剧,因为该公司选择遵从北京的指令,将好几百个应用从苹果在中国的应用店下架,其中包括(可以传送文字、声音、视频的应用)Skype。北京加强了立法以控制中国境内的互联网。

“自今年年初以来,中国的苹果应用店已经按照北京的要求下架了将近700个应用。苹果的这种讨好北京的举措源自该公司在中国所面临的巨大的商业挑战。中国市场占苹果公司营业额的五分之一,但中国是今年9月底财政年度结束之际苹果公司营业额下降((-8%)的唯一地区。”

互联网自由与暴政

自中共新党魁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当局对互联网的控制变本加厉,步步紧逼,日渐升级。中共当局的举措使在中国营业的外国技术公司不但面临灵魂拷问,而且也面临商业拷问。

专门报道技术业界消息的美国网络杂志《技术关头》(TechCrunch)12月6日发表文章,对技术业界公司主管在中国面临的商业拷问做出了如下的解说:

“几乎所有的技术公司的主管都需要面对一个事实,这就是,中国的市场规模之大仅次于美国,而中国正在全面将其互联网业界与外国竞争隔绝开来。谷歌、脸书和其他大技术公司依然被中国当局完全屏蔽。领英在最近几个星期遭受重大挫折,尽管它一开始进入中国的时候获得某种成功。…

“苹果似乎是在这凶险的环境中能逆势而上的唯一的硅谷大公司。不过,苹果公司也有它的优越处,这就是,苹果产品的制造大都是在中国进行的,苹果通过其中国制造业伙伴雇佣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

“公平地说,虽然美国的大技术公司在中国经营很不容易,但中国的公司也不容易。中国共产党已经在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公司安营,要求大技术公司的董事会要提供席位给中共,并向政府‘捐献’股权。

“这就让我们回到了最初的问题:怎样过分才算是太过分?中国法律要求技术公司要把源代码全部交给中国政府,这些算不算太过分?中国政府要求在外国公司董事会上占有一席,要求获得‘特别管理股权’,这算不算太过分?

“2010年,在据信中国政府支持的黑河试图打入好几个中国人权活动人士的谷歌电子邮件帐号,谷歌随后决定从中国大陆撤出。谷歌可能为此感到后悔。…但是,这一决定最终使谷歌得以避免遭遇中国政府迅速逼近的手。对很多其他硅谷公司来说,互联网自由和互联网暴政之间的界限正在变得日益模糊。决定放弃世界第二大市场是不容易的,但这种决定可能最终是最好的商业决定。”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