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32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美以领导人展示团结 两国方案立场松动

  • 美国之音

美国总统川普(左)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右)在白宫会晤(2017年2月16日)

美国总统川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星期三在白宫会晤,向外界展示团结。星期四,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将召开听证会,讨论川普提名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人选大卫·弗里德曼。

弗里德曼支持以色列修建定居点,也支持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

有5位被历任前总统之任命为驻以色列大使职务的外交官致信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称弗里德曼的立场“极端而激进”。

这5位前大使在信中写道,弗里德曼不认为以色列吞并西岸是违法行为,并且认为以“两国方案”解决以巴冲突是在“用臆想出的方案解决不存在的问题”。

川普政府表示,如果弗里德曼当驻以色列大使,美以关系将成为“合作和尊重的榜样”。

川普星期三说,美国有可能支持把一国方案做为解决以巴冲突的长期解决方案。这有可能打破美国几十年来的中东外交努力。努力目标是建立一个与以色列并存的巴勒斯坦国。

川普在与内塔尼亚胡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说:“我在研究两国方案和一国方案,双方都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川普表示,“对我来说哪个方案都行。我一度认为两国方案似乎容易一些,但说实话,只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认同的方案,就是我同意的方案。”

在记者会上,川普还敦促内塔尼亚胡在白宫努力重振中东和平进程之际,在巴勒斯坦人土地上扩大犹太人定居点的问题上“稍微克制一点”。

川普说:“我认为我们会达成协议。这可能是比在座的所理解的更大、更好的协议。”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不拒绝承诺两国解决方案。他说,他计划随后与川普讨论定居点的问题,一边防止美国和以色列的立场不断“彼此冲突”。

内塔尼亚胡说:“我相信定居点的问题不是冲突的核心因素,实际上也不是冲突的驱动因素。我认为,这是一个需要在和平谈判的背景下加以解决的问题。”

对伊朗强硬

这是两位领导人在川普上任后第一次会晤。在过去的八年里,美以关系波折不断。前总统奥巴马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经常发生冲突,争议问题包括以色列定居点和伊朗核协议。

川普和内塔尼亚胡强调了两国的合作领域,包括反对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以及确保伊朗不会获得核武器。

川普说:“我的政府已经对伊朗实施了新的制裁。我将做出更多努力,防止伊朗有发展核武器的行为。我是说,任何这类行为。”

内塔尼亚胡赞扬说,川普在面对伊朗挑战时立场明确,富有勇气。

特拉维夫市的巴尔兰大学公共外交教授伊坦·吉尔伯阿对美国之音表示,他认为内塔尼亚胡已不再寻求美国废除伊朗核协议。去年,内塔尼亚胡曾试图游说美国国会取消伊核协议,但没有成功。

吉尔伯阿教授说:“内塔尼亚胡和川普都认为伊核协议无法达成预期目标。现在两位领导人面临其它问题,那就是伊朗试验远程导弹,以及伊朗对该地区恐怖组织的支持。”

密切关系

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川普和内塔尼亚胡的密切关系得到巩固。他们因为立场类似而投缘。这些立场不仅包括伊朗问题,还包括移民和反恐问题。

川普在竞选演说中抨击奥巴马公开他与内塔尼亚胡的分歧,但誓言,他如果执政,美国和以色列在基本政策上不会有区别。不过,自从上个月就职以后,川普与奥巴马的分歧开始显现。

本月早些时候,白宫告诫以色列不要修建更多定居点,因为这对和平努力“没有帮助”。川普竞选时曾许诺要把美国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但是在阿拉伯领导人警告此举可能会挑起暴力之后,川普还没有兑现这项诺言。

星期三,川普说,他仍然希望搬迁大使馆。他说:“我们正积极考虑,我们会非常、非常仔细地考虑,相信我。”

两国并存?

不过,最有可能吸引外界注意的是川普有关一国方案的言论。观察人士对川普这番话的含义做出了不同的解读。

“美国支持巴勒斯坦权利运动”主任优素福·穆内耶说:“有人形容说,这是严重脱离美国的以往政策,而我认为这个说法是错误的。”

穆内耶支持在约旦河与地中海之间建立单一国家的想法,这个国家将实行民主制度,给予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平等权利。不过,川普是不是真的是这个意思,他表示怀疑。

他觉得,川普也许是表示支持现状,也就是以色列像1967年以来一直做的那样,继续占领约旦河西岸地区。穆内耶对美国之音说:“我们今天从川普那里听到的是,他愿意听取这样的想法,他没有明确拒绝接受现状。”

丹佛大学教师乔纳森·阿戴曼也认为川普不是让以巴成为一个统一的、民主的国家。阿戴曼认为这样的方案不现实。

阿戴曼说:“一国方案不可行,因为这样一来该国最终会是阿拉伯人占多数,以色列不会同意的。他们为以色列奋斗了74年,不是为了要建立一个阿拉伯国家。”

在川普和内塔尼亚胡会谈前,白宫一名高级官员曾表示美国可能不再继续支持两国方案。这名官员说:“和平是目标,不管是两国方案的形式,还是其它形式,必须是各方都希望要的。”

巴勒斯坦官员星期三对美国可能放弃实现两国方案的努力的信号做出了负面回应。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委会秘书长埃雷卡特说:“按照1967年边界建立两个主权民主国家的唯一替代方案是建立单一的、世俗的和民主的国家,让巴勒斯坦历史土地上的每个人,包括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都拥有平等权利。”

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在开罗也重申支持两国方案。他说:“解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问题只有两国方案,没有其它方案,必须尽一切努力来维持两国方案的可能性。”

女婿助力

不管结局如何,川普已经指定他的女婿杰瑞德·库什纳领导中东和平努力。有报道说,白宫将试图推动由阿拉伯国家参与的会谈,特别是那些近年来对以色列领导人越来越有好感的阿拉伯国家。

川普在记者会上证实,在以巴谈判问题上,他会寻求“引进外人”的策略。

川普说:“这实际上是更大的协议,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更重要的协议。这将吸纳很多、很多国家,覆盖很大一片土地。”

目前还不清楚川普行政当局打算如何推动这项协议,也不清楚会不会有任何阿拉伯国家愿意与以色列讲和或者给巴勒斯坦人领袖施压,让他们与以色列讲和。

威廉·匡特曾是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参与过达成戴维营协议和埃及-以色列和平条约的谈判。他怀疑阿拉伯国家会愿意向巴勒斯坦人施加足够压力来达成协议。

匡特对美国之音说:“他们不会这样做的。他们有其它要紧事。他们政权的根本合法性相对较弱。”

匡特也怀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会屈从于政治压力。

他说:“阿布·马赞(阿巴斯)每届任期四年,已经做了14年。如果人们给他施加压力,他会怎么做呢?他会说:‘我们不接受’。他的合法性就在于说不。”

丹佛大学的阿德尔曼认为“引进外人”的方法有空间。他指出,中东地区的阿拉伯领导人现在比以前更愿意改善与以色列的关系,来与其对手伊朗抗衡。他说:“以沙特阿拉伯为例,他们一直对以色列恨之入骨。但是过去两年以来,出现一些沙特阿拉伯的高层人士写文章积极评价以色列。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阿德尔曼说:“归根结底,有达成交易的条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