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6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印度或考虑退出中国主导的自由贸易协定


印度总理莫迪在新德里向人民党的支持者致辞(2017年3月12日)

美国总统川普宣布退出了TPP协议之后,亚洲及太平洋地区的一些主要经济体转而关注由中国主导的另一个自由贸易协定 -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然而,印度由于畏惧中国廉价商品冲垮国内制造业、以及与东南亚国家在服务业劳务输出上不能达成共识,对RCEP的态度显得越来越不积极。

分析人士说,印度是亚洲第三大经济体,RCEP一旦失去印度,其重要性将会大打折扣,由中国主导制定区域性贸易规则的可能性也会大大降低。

一再拖延

RCEP是以东盟十国为主体,加上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计16个国家所构成的自由贸易协定。这16个国家的总人口为35亿,占全球人口的46%;2016年的GDP总量超过22万亿美元,占全球GDP将近30%。

由于中国对此协议的积极推动,以及中国没有加入原本由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谈判,很多人将RCEP称为“中国主导的自由贸易协定”,并将其视作与TPP竞争全球贸易主导权的协议。2012年8月,在柬埔寨召开的第44届东盟经济部长会议及相关会议上,10个东盟国家和6个伙伴国的经济部长一致同意开启有关这项协议的谈判。有专家认为,RCEP在贸易监管、环境保护和劳工权益等方面的要求远不如TPP严格,将两者相提并论是不恰当的。

自2013年到现在,RCEP已经进行了15轮会谈,原本定于2015年底的谈判截止期一再被推后。目前,各成员国之间达成的目标截止期为2017年年底,但观察人士对于这个目标日期能否实现仍持怀疑态度。

主要原因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Douglas Paal)对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表示:“RCEP至今仍未签署的原因,第一是印度,第二是印度,第三还是印度,因为印度十分确信,这个协议将为它带来不必要的竞争。”

彭博通讯社(Bloomberg)的一篇文章指出,印度迟迟不愿推进RCEP的原因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担心一旦签署协议,大量的廉价中国商品会进入印度,从而冲垮印度本土的制造业;另一方面,印度希望在信息服务业的出口领域获得更大的空间,这意味着大量印度IT从业者在成员国之间的劳务流动,而协议成员国并没有在接受更多印度员工的问题上达成一致。

印度与中国之间的贸易逆差在2016年达520亿美元,此外,印度与RCEP其他成员国(包括日、韩、印尼、马来西亚、澳大利亚)也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贸易逆差。在前几轮的谈判中,印度曾经提出针对不同国家的分级关税制度,即对中国产品采取最高关税,东盟国家一级关税,日本等国家另一级关税的做法,受到其他国家的反对。彭博新闻社的报道没有具体说明哪些国家反对。

除了与中国等国家在进出口关税方面的分歧之外,印度与东盟国家的分歧主要在于服务业人员的劳务流动。新加坡的亚洲经济学家普里扬卡·基斯洛(Priyanka Kishore)表示,由于川普政府释放出限制印度IT外包商获得H1-B签证的信号,亚洲IT服务业市场对印度来说变得越来越重要,“他们需要找到一个预备方案,以防美国真的关闭签证大门。”

深层原因

彭博通讯社的专栏作家米希尔·沙马(Mihir Sharma)撰文指出:“印度在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上表现得扭扭捏捏,长期以来一贯如此。它曾经多次在世贸组织的不同谈判中,单枪匹马地阻止了协议的达成。”沙马表示,近十年来,印度的态度发生了一些变化,在前总理辛格(Manmohan Singh)任期内,新德里逐渐懂得了贸易协定不仅仅是谁亏谁赚的问题,还是一个国际关系问题,不同国家之间可以用贸易将彼此的关系连接得更紧密。

不过,辛格并未能说服政府中的其他官员,甚至未能说服自己的党内人士。沙马表示,尽管在辛格任职期间,印度也与一些国家和地区签订了贸易协议,但这些协议带来一些问题。比如,印度2010年与东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但印度的出口并没有增加,而进口却增长了30%。印度南方的农民联合会开始反弹,表示他们无法与东南亚的廉价香料和植物油进行竞争。莫迪总理上台后,提出“审核”前任的贸易协定,基本上标志着印度结束了与其他地区进行经济融合的尝试。

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拉赞·萨利(Razeen Sally)表示,不仅印度与东盟的贸易协定没有什么实质发展,印度与欧盟之间的贸易谈判在讨价还价了将近10年之后也几乎搁浅。在莫迪时代,印度与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双边贸易会谈处于“刹车”状态,以至于这些国家都在质疑“印度是否有推动这些贸易协定实现的诚意”。

印度戒心

印度本土的制造业发展水平低下,使其在参与国际竞争中保持着一种戒心。印度前外交部长拉里特·曼辛格(Lalit Mansingh)承认:“过去的一些贸易协定降低了关税,也使得外国公司在我们的市场中占据了更大的份额。但是,由于我们的制造业不够先进,我们没能很好地利用其他市场的关税优惠。”

莫迪总理上任后,将提升国家制造业的水平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并于 2014年9月发起了“印度制造”(Make in India)倡议,希望吸引外国投资,使印度制造业登上一个台阶。目前,西门子、波音、东芝等国际大公司已纷纷进入印度,并在当地设立了工厂。莫迪希望,到2025年将印度的制造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从现在的16%提升到25%。

在这一目标实现之前,印度恐怕依旧会对自由贸易协定抱着审慎的态度。有分析人士认为,印度或许会最终退出RCEP协议,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美印政策研究所的理查德·罗索(Richard Rossow)表示:“我看不到印度对贸易感兴趣。如果他们能把RCEP讨价还价到成为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东西,他们或许会在协议上签字。但是,如果其他国家坚持不退让,我觉得印度不会签字。”

不过,一些贸易专家认为,RCEP仍然有可能以某种形式达成一致。今年是东盟成立50周年,东盟国家都希望能在年底前签署RCEP,作为周年庆祝的一项成果。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学者德里克·塞瑟斯(Derek Scissors)说:“RCEP同时也是一项外交活动,自从TPP夭折之后,RCEP受到了更多的关注。从外交上来看,年底前达成某种共识很重要。”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没有印度的参与,RCEP会很快得到签署,但其重要性将大打折扣。不过,即使印度最终参与协议,RCEP的内容也会因迁就印度而被稀释,不再像原先的构想。

RCEP的下一轮谈判定于5月在菲律宾举行。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