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3 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中国资本大量涌入 斯里兰卡或成缅甸第二?


中国天津港口的集装箱(资料照片)

1月7日,斯里兰卡南部的数个城镇爆发了游行示威活动,抗议者由佛教僧侣和当地农民组成,抗议斯里兰卡政府批准的一个投资项目。该项目将南部汉班托塔市的港口以及周边的15000英亩土地作为工业园区租借给中国公司99年。

据斯里兰卡媒体Hiru News报道,当天上午,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Ranil Shriyan Wickremasinghe)和中国大使易先良出席了“斯里兰卡—中国物流与工业园区”的开幕仪式。在仪式进行期间,抗议者跟政府支持者在街头发生对峙与冲突,双方从对骂到互掷石块,并升级为持木棍殴斗。警方最后使用了催泪瓦斯和高压水枪将双方分离,事件造成21人受伤(包括维持秩序的警察)。目前,警方已拘捕了63名涉嫌肇事者。

据报道,此次游行由斯里兰卡反对派发起,之前曾递交了游行的申请,当地法庭未予批准(法庭裁决工业园开幕前后14天均不准游行),但抗议者还是坚持走上街头。斯里兰卡这种有组织的、针对中国投资项目、由僧侣领头进行、媒体煽风的游行活动,与这几年发生在缅甸、针对大型中资项目(如密松水电站项目、莱比塘铜矿项目等)的抗议事件,在某种程度上颇为相似。这就令人不免产生一个疑问,对于中国资本来说,斯里兰卡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缅甸?

斯里兰卡政府“债转股”

汉班托塔港口是斯里兰卡前总统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在位时一手推动的,中国进出口银行为这个项目提供了85%的贷款资金。汉班托塔市是拉贾帕克萨的老家,他一直希望将这里建成斯里兰卡南部的工业、贸易和文化中心,与位于北部的首都科伦坡分庭抗礼。在其任上,拉贾帕克萨力主修建了号称斯国最大的港口 —— 汉班托塔港口、全国第二座国际机场 —— 汉班托塔机场、以及最大的板球场等项目。

然而,由于配套设施不足、市场需求不够等原因,港口和机场在运营几年之后,都呈现出了巨额亏损的局面。其中,汉班托塔机场只有三家航空公司在使用,大部分航站楼都处于空置状态,被称为“全球最空荡的机场”。

2015年,新总统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上任后,为了摆脱斯里兰卡经济对中国投资的过度依赖,也为了平衡另一个区域性大国 —— 印度,叫停了一系列前政府批准的中国投资项目。然而,一年之后,由于国内经济的下行压力和债务压力,以及在国际市场上找不到更多的投资和接盘者,西里塞纳不得不恢复了那些被他叫停的项目,并开始就债务问题、与中国投资方积极探讨类似“债转股”的解决方案。

斯里兰卡—中国物流与工业园区就是这样一个“债转股”的项目。最初靠反对中国投资而上台的西里塞纳政府,不得不重新寻求中国的帮助,以摆脱港口亏损的压力。按照双方达成的新合同,斯里兰卡将汉班托塔港及其周边15000英亩土地租借给一家中斯合资公司99年,其中,中国招商局控股港口有限公司占合资企业80%的股权,而租借的土地则用来建设物流与工业园区,中方希望引介中资企业以及东亚、东南亚、中东的企业在园区内建厂,以实现将汉班托塔建成南部经济中心的目标。

反对方的意见

在斯里兰卡国内,这个“债转股”项目从一开始就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反对派和民族主义者指责政府“卖国”,地方政府担心农民失去土地及就业问题,外交人士顾虑中国会不会将港口用于军事目的,从而进一步得罪斯里兰卡的邻居大国 —— 印度。

此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斯里兰卡议员查纳克(D.V. Chanaka)对媒体表示:“我们反对将土地租借出去,在工业园区规划的那片土地上,人民需要生活和耕作,”他说,“你一旦放弃这么大面积的土地,很难阻止它将来成为中国的殖民地。”

另一位游行的发起者、斯里兰卡“僧侣保护国家资产组织”(Monks' Organization to Protect National Assets)的负责人马哈马纳(Magama Mahanama)法师表示:“99年意味着至少两代人,中国人会在这里扎下根来,谁能保证我们到时候还能把土地要回来?它将会造成文化侵蚀和人口构成改变等危险。”他还表示,佛教组织已经向政府致函,要求终止该租借项目。

据《斯里兰卡卫报》(Sri Lanka Guardian)报道,12月中旬,斯里兰卡港口和运输事务部代理部长穆租赫提伽玛(Nishantha Muthuhettigamage)曾向政府内阁提交了一份综述性报告,报告中称,汉班托塔港位于连接苏伊士运河和马六甲海峡的主要国际航道上,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是斯里兰卡国家安全防务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政府应该握有港口的完全控制权。

剧情反转,众说纷纭

中国驻斯里兰大使易先良在工业园的开幕仪式上讲话时承诺,中国方面将在今后5年间,在已经投入的12亿美元之外,对工业园区追加50亿美元的投资,并为当地创造10万个就业机会。

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在几天前的媒体见面会中指出,工业园区的用地绝大多数都已经是政府所属土地,将来对周边农民的征地仅占全部园区的5%。他同时保证,所有被征地的农民将会得到新的住房和耕地。维克勒马辛哈强调,对于缓解斯里兰卡高企的国家债务来说,这个租借土地的项目是必须的,他说:“港口又不会被搬走,从前英国人殖民时期的港口不是也留下来了?”

对于这次抗议活动,坊间流传着各种不实传言和猜测。比如,有媒体称冲突是在警察和抗议者之间发生的(实际上是抗议者与政府支持者之间),也有媒体称租借的土地全部为中国公司所有(实际上为中资企业控股80%),等等。一些媒体近年来一直炒作中国在印度洋布局“珍珠岛链”的概念,也是造成斯里兰卡国内一些人士担心汉班托塔港将被用作军事目的的原因之一。

然而,这次事件最具戏剧性的一面是,前总统拉贾帕克萨被传是游行抗议的幕后指使者,这不免让人大吃一惊,因为他正是汉班托塔港项目的倡议者和推手。这位当年被认为与北京走得太近而下台的总统2016年10月份刚刚前往北京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那次访问被视作他企图东山再起而寻求中国支持之旅。没人知道拉贾帕克萨从北京得到了什么样的许诺,然而,他回国后不久,就先后在媒体上数次表达对现任政府长期外租土地的不满和对港口项目的批评。他表示,如果他当政,就不会在租借土地的面积上和年限上做出妥协。

对于他的说法,现任总理维克勒马辛哈予以了反驳,指出正是拉贾帕克萨在位时不计成本的大兴土木,才给斯国留下如今这样一个负债深重的烂摊子。从这一点来看,汉班托塔港项目也与中资企业在缅甸的项目遇阻情况相类似,中国资本成为这些国家内部政治斗争的一枚棋子,而棋子的命运如何,将有待继续观察。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