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8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年终报道 打压持续 俄罗斯明年或重演“梅普二人转”


2012年3月莫斯科市中心的反普京集会。(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2016年俄罗斯反对派继续遭受迫害打压,当局对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控制仍在不断收紧。但经济危机的持续可能使民众对普京的看法在明年发生根本转变。2017年将是关键一年,普京将确定是否参加大选继续执政,或是退居幕后再次让总理梅德韦杰夫接替他成为接班人。


俄罗斯与西方交恶,以及陷入经济危机泥潭两年多后,普京统治下的俄罗斯又顺利渡过2016年。

俄罗斯在2016年举行国家杜马选举,批评普京的政治反对派几乎在选举中全军覆没,而支持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党的得票率超出预期,获得了议会中的绝大多数席位。这次选前选后非常平静。而上一次2011年议会选举后曾爆发大规模的反普京和反政府示威活动。政治学者舍夫佐娃说,普京当局在2016年通过顺利举行议会选举使政治迫害体制合法化,并强迫民众适应政治经济的停滞局面,但除了上街抗议之外,社会释放不满压力的所有渠道都已被堵死。

活动人士达维吉斯说,当局2016年采取了逐渐拧紧螺帽和温水煮青蛙的方式加大迫害力度。他说,俄罗斯现在几乎没有独立新闻媒体,反对派根本无法赢得当局掌控操纵下的大选,反对派政党不被注册,上街抗议变得更难甚至不可能。

达维吉斯说:“法律的严苛程度导致不经当局批准无法上街抗议,如果想守法,反对派在莫斯科几乎无法获得游行集会的批准。现在仅剩下了互联网这个唯一空间还没有被完全堵死,但现在当局也开始着手控制互联网。”达维吉斯说,现在已同苏联时代一样,社会对执政当局无法施加任何影响。

达维吉斯还说,他所在的“纪念碑”人权中心目前把许多被捕人士认定为政治犯,2016年政治犯的人数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

苏联时代的著名持不同政见者,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主席阿列克谢耶娃说,虽然批评政府被逮捕判刑的人数大幅增加,但不会出现斯大林式的政治迫害,不过老一代持不同政见人士应把经验和经历讲述给今天反对派人士,让他们知道一旦被抄家搜查,被逮捕,以及在监狱,在法庭上将如何应对,如何不出卖自己的朋友。

一些分析人士说,对反对派的迫害程度目前已经到达了苏联70年代中后期和80年代初期的水平,俄罗斯的其他一些政治现象也同勃烈日涅夫执政晚期非常相似。

除了反对派外,包括州长、政府部长在内的许多普京政府的高级官员也同样被以打击腐败等名义逮捕入狱。社交媒体上甚至有人形容今天的俄罗斯政治气氛如同斯大林统治下的1937年。政治学者舒利曼说,大批高官纷纷落马显示普京手下各个利益集团的争斗变得更加激烈,因为经济危机中大家能瓜分和共享的财富日益减少。

为了应对颜色革命和民众抗议,普京在2016年组建了国民近卫军,并进行了大幅人事调整,政治学者彼得罗夫说,普京大力清洗自己的亲信团队为2018年的总统大选做准备。普京的多名贴身保镖被任命为国民近卫军司令和州长。普京还更换了总统办公厅主任。属于自由派阵营的叶利钦时代的总理基里延科被普京任命为总统办公厅副主任。

普京将在明年宣布他是否将参加2018年的总统大选。预计基里延科将成为普京总统竞选总部的负责人。对是否参选继续执政普京尚未做出最后决定。一些分析认为,普京有可能退居幕后领导国务委员会掌控俄罗斯的实际权力,而总统的职权可能会被大幅削减,基里延科将负责推动修改俄罗斯宪法。政治学者索洛维说,作为普京最信任的亲信,不排除普京再次挑选总理梅德韦杰夫作为他的接班人的可能。

俄罗斯政界和新闻界秋季曾认真讨论过2017年春季提前举行总统大选的可能,但在美国大选落幕后,提前举行大选的想法被放弃。索洛维说,克里姆林宫担心克林顿如果赢得大选,会对俄罗斯持强硬立场,并更多支持普京反对力量。

索洛维说,明年除了预热和准备2018年的总统大选外,经济危机的持续也将使俄罗斯民众的思维,特别是对普京的看法发生根本转变,在2017年很可能迎来拐点。因为老百姓已确信经济危机将长期持续,而普京现在又无法给出能让人们满意的未来计划。

历史学家祖博夫说,俄罗斯目前正处在一个转折阶段。他说:“现在已经到了俄罗斯的政治和社会生活可能发生巨大转变时刻,涉及到政权更迭,我想这个时刻在最近几年就会到来。”

俄罗斯统计局领导人最近表示,为应付油价下跌和预算赤字很多年前建立的国家储备基金明年可能会被用光。但有学者分析认为,克里姆林宫仍牢牢控制俄罗斯局势,2016年更展示出手中掌握足够资源有能力继续应对国内和外部世界的各种挑战,俄罗斯目前的社会政治形势与百年前不同,将能平静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年。

学者罗戈夫最近发表的报告说,虽然俄罗斯人的实际收入大幅减少,但生活仍保持在2011年的水平,而且今天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准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时期。

俄罗斯今年还大幅降低了通货膨胀率,多家国际金融机构预测,经济将停止衰退,明年略有增长,但经济结构的畸形化趋势会日益严重。

普京的批评者,知识精英在2016年继续大批移民国外。俄罗斯参加美国绿卡摇奖的人数突破记录。活动人士达维吉斯说,那些对俄罗斯丧失信心持悲观立场的人早已出国,或是放弃了批评政府的活动。留下来的批评普京的人士都对俄罗斯的长远未来保持乐观和信心,他们认为俄罗斯迟早都会变成一个真正自由民主的国家。他说,如果明年俄罗斯同西方关系缓和,反对派所受压力可能会减少,但迫害不会停下来。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