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1 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年终报道: 2016, “炼狱”中的TPP


反对TPP的人士在白宫外集会抗议。(2016年2月3日)

2016年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来说,是最为戏剧性的一年。2016年年初,参加TPP谈判的亚太12国签署TPP,奥巴马总统兴奋地表示,是美国而不是中国为21世纪亚太地区贸易确立了新规。不过,随着美国总统选举的深入,美国国内反对TPP的情绪持续升温,作为奥巴马政府核心贸易政策的TPP遭到民主、共和两党总统参选人的猛烈抨击。大选结束,当选总统唐纳德·川普宣布上任第一天美国就有要退出TPP。TPP虽然被未来的美国总统判了死刑,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TPP还没下“地狱”,正在“炼狱”之中,未来以另外一种形式浴火重生也未必不可能。

12国签署TPP协议文本

2016年2月4日,在经过长达将近7年的谈判后,在新西兰奥克兰,TPP 12个成员国代表举行了签字仪式,TPP正式签署。不过,这一协议仍有待各国议会的批准,这也会后来的变数埋下了伏笔。

奥巴马总统2016年11月20日在APEC秘鲁峰会结束之际举行记者会(资料照)
奥巴马总统2016年11月20日在APEC秘鲁峰会结束之际举行记者会(资料照)

奥巴马总统随后发表声明,对这份贸易协议的正式签署表示了祝贺。他说:“TPP协议将让美国而不是中国主导制定21世纪亚太地区的路线和规则。”

2月22日,他在白宫与美国各州州长会晤,他呼吁州长们向国会施压,要求国会通过TPP,以促进美国向亚太地区的出口。

奥巴马说:“我们在那里(亚太)的关切是,中国就像一只800磅的大猩猩。如果我们允许他们设定那里的贸易规则,美国企业和美国工人就会被排除在外。”

他还说, 这份协议的实施将帮助美国在和其他领先经济体的竞争中占据优势。


虽然奥巴马总统致力于在任期结束前,让国会批准TPP,但是,TPP要得到批准仍然困难重重。

奥巴马所在的民主党中,就有许多议员反对,他们坚定地认为TPP会对美国的就业造成负面影响,这在2015年6月,国会批准授予总统《贸易促进授权法》时已有体现。另外,共和党内的几位重量级议员也对TPP文本中的一些特定条款表示不满。

选举年,TPP成为批判的靶子

选举年的到来,让TPP的前景愈发黯淡。

奥巴马上任八年以来,美国工业生产线外移,制造业的大量工人失业,许多传统工业城市,都成了死城。反对经济全球化,让工作机会重回美国,成了大选期间选民的主流声音。

主张所谓“高标准自由化贸易”的TPP自然成为总统参选人们口诛笔伐的对象。其实,早在TPP文本被签署前,在2015年,两党参选人中的关键人物都对TPP表示了反对意见。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不止一次地告诉支持者:“我们将废弃TPP,我们必须停止这项协定。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就已经是一场灾难,跨太平洋贸易伙伴关系协定(TPP)会更糟。”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之前支持TPP,但是为了争夺选民,后来也改变语调,与奥巴马划清界限,反对目前版本的TPP,“标准太低”。

在这样的一个氛围下,奥巴马政府原本希望7月将TPP文本递交国会投票也变得不可能。选举的到来(不仅是总统的选举,也有参众两院议员的选举), 国会议员们都不愿意在这个敏感期对这样的一个贸易协定进行投票。

TPP在奥巴马任期内通过的希望破灭

奥巴马总统也意识到TPP获得本届国会通过的可能性变得渺茫。8月2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问美国,他敦促奥巴马让这个协议尽快通过,奥巴马则向国会喊话,即使在他的任内这个协议被搁置,请明年新一届国会一定予以通过。

8月25日,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表示,美国参议院今年不会就TPP进行投票表决。至此,奥巴马希望TPP在他的任期内通过的希望完全破灭。

川普宣判TPP死刑

11月8日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获得大选的胜利, 由于川普的一贯立场,TPP被外界认定已经死亡。

奥巴马政府随后也表示,对在他任期内通过TPP不再抱有希望。美国白宫高级官员11月11日表示,奥巴马政府已清楚认识到美国政治局势的变化,TPP的前景将由下届美国总统和国会决定。

11月21日,川普在YouTube上公布视频讲话,阐述他上任一百天的政策计划。

他说:“在贸易方面,我将发出通知,下令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对美国是潜在的灾难。我们将用更为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取而代之,把就业机会与企业带回美国。”

川普宣布美国将推出TPP后,在世界各地引发巨大反响。其中的一个声音就是,中国会填补空白,成为亚太贸易的主导者以及全球贸易自由化的领军者。另一个声音是,美国退出TPP,将削弱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信誉和影响力。

专家:TPP没死,在“炼狱

在很多人都以为TPP已经夭折的时候, 华盛顿的经济学家们表示了不同的意见。即将卸任的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也拒绝说TPP已死。

弗罗曼在川普当选后在华盛顿的一场活动上表示, TPP正处于“炼狱”之中。他说,他并不认同用“死亡”来描述TPP现在的状态,“我偏向于使用‘炼狱’一词来形容”。弗罗曼是在被问到川普胜出是否意味着TPP已死的时候说这番话的。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亚洲经济高级顾问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12月15日在布鲁金斯学会一个有关美国的亚洲政策研讨会上表示自己赞同弗罗曼的说法。

他说:“你可以改变你的领导人,可以改变你的政策,但是你不能改变你的利益所在。美国的利益在于参与并领导TPP这样的倡议。”

他说,也许TPP会改名,也许不会包括所有的元素,但是底线是,这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他说,撤出TPP,可能会给美国带来三大损失:美国不仅会失去经济利益、也会失去在亚洲和全球维护以制度为基础的体制的机会,第三,就是战略上的损失。

美国国会可能会扭转局面

弗雷德·伯格斯滕 (Fred Bergsten) 是美国总统贸易政策和谈判顾问委员会的成员、美国财政部前助理部长。他12月5日在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说,尽管川普宣布美国要撤出TPP,但是,美国可能不会退出全球贸易领导的地位。他觉得美国国会可能会扭转这样的一个局面。

他说,美国国会两个重要的委员会(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和参议院金融委员会)的共和党籍主席已经提出要暂缓退出TPP。这显示,如果政府要从传统的贸易模式中回撤,国会站出来纠正行政当局的偏差。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共和党籍众议员凯文·布莱迪(Kevin Brady)在川普发表撤出TPP的声明后接受了《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他警告不应忽视亚太市场的潜力。根据布莱迪办公室公布的一份采访笔录,他说,“我对新总统抱有希望,认为他会给我们一个机会证明保留贸易中好做法的益处,并且创造就业,同时改正被认为是不好的做法。”

他说,他会一直告诉川普,不要撤出,“要让它变得更好,对美国更有利, 然和,我们要继续留在贸易领域。”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经济学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川普在上任后会更清楚地了解TPP的战略作用, TPP可能会以不同的形式出现, 比如美日自由贸易协定等。

其他TPP 参与国愿意为美国留后路

前美国副贸易代表温迪·科特勒(Wendy Cutler)曾参与TPP的谈判。她12月15日在华盛顿说,一些TPP参与国仍然希望川普政府转变思路,愿意为美国未来加入TPP留一条后路。她说,亚洲国家仍然希望美国在贸易议题上起带头领导作用。

科特勒说:“很多TPP国家的领导人,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内,都已经表示将试图说服新当选的美国总统以新的眼光看待TPP,真正了解TPP会如何推进美国的经济和地缘战略利益以及区域利益。”

TPP的一些参与国在川普当选后,仍在国内继续推行批准TPP的进程。新西兰和日本最近都在国内批准了TPP;澳大利亚和墨西哥也决定将继续批准程序。

科特勒透露说,除美国以外的11个TPP国家也在讨论不包含美国的TPP生效的可能性,但它们都认为,应该将TPP的大门随时向美国敞开。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