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34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美情报委员会报告:美国主导的时代将结束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战略未来小组的主任弗莱博士在报告会上(2017年2月7日,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在每四年一度的《全球趋势》报告中表示,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进步的悖论中,即工业与信息时代所取得的成就既可能使今后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危险,但也可能给我们带来比以往更多的机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取决于我们人类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份公开的报告认为,在今后五年,我们将会看到社会内部以及社会之间的紧张加剧,中国和俄罗斯将会更加大胆,而美国主导的时代以及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将告终结。

国家情报委员会评估全球趋势

每四年,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对影响世界发展的经济、政治、社会、技术和文化力量做出新的评估并发表一份前瞻性的《全球趋势》报告,对决策者就具有全球重要性的关键问题做出长远规划时提供帮助。这份新的报告是美国情报部门的专家在对世界局势进行研究并对35个国家和一个地区进行实地考察并与各行各业的人进行深入交谈的基础上写成的。

《全球趋势:进步的悖论》报告的封面(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全球趋势:进步的悖论》报告的封面(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对今后5年趋势的判断:紧张加剧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战略未来小组的负责人弗莱博士(Suzanne Fry)星期二在华盛顿大学艾略特国际关系学院介绍这份题为《全球趋势--进步的悖论》报告时表示,与以往的5份报告所不同的是,除了对今后20年的发展趋势做出预测外,今年的这份报告首次对今后5年的情况做出了评估。

弗莱博士说:“分析的底线是,我们对今后5年的发现是,基本是我们看到快速而且史无前例的技术创新的融合转移到战争进行的方式以及谁在打仗这些安全领域;还有就是大幅改变的经济状况以及对生产率的未来感到的困惑。”

她所说的困惑包括为什么劳力和资本的投入没有获得以往的生产率,为什么工业发达国家的全要素生产率在减弱。

弗莱博士说,技术创新与安全的融合、全球经济的放缓,加上气候变化带来的近期影响以及恶化的环境条件这四个因素不可避免的会带来管治方面的挑战以及对国际合作的障碍,其结果就是紧张的加剧。

她说:“不是每个人都会找到如何对付这个新的、正在改变的环境的办法。因此,我们预期会看到社会内部以及不同社会之间紧张的相对显著的增加,同时还有日益扩大和多样化的来自恐怖主义的威胁。所有这些都发生在我们对45年后国际体系的基本面提出质疑的时刻。”

美国主导的时代以及国际秩序将要结束

《全球趋势》报告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范围日益扩大的国家、组织以及个人将对地缘政治造成影响,新的国际环境正在终结美国在冷战后占主导地位的时代,也许还有在二战后建立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因此,国际合作以及以公众期待的方式来管理国家变得更为困难,越来越多拥有否决权的参与者动辄会威胁要阻碍合作,与此同时,信息“回声室”将强化无数相互矛盾的现实,损害对国际事务共有的理解。

报告认为,在个人与组织以及非国家行为者的声音加大的同时,国家仍然是重要的。美国的不确定性、只关心内部利益的西方,防止冲突以及人权规范的侵蚀,将会鼓励中国和俄罗斯对美国的影响力形成制约。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在灰色地带的侵略行为以及各种形式的干扰,将维持在热战的门槛之下,但会带来失算的高度风险。对实力能够管控局势恶化的过于自信,可能会把国与国之间的冲突提升到二战后没有看到过的高度。

前景是光明还是黯淡要看做出的选择

不过,国家安全委员会认为,这种国内与国与国之间紧张加剧的局面并不是板上钉钉。今后5年或是20年的前景是更加光明还是更为黯淡将取决于三个选择:一是个人、团体还有政府将如何在一个个人更有权力以及快速改变的经济环境的时代重新谈判他们对各自的期待,来创建一个政治秩序?二是在何种程度上大国以及个人和团体能够找到国际合作与竞争的新模式或是架构?三是政府、团体和个人在何种程度上能够为气候变化以及变革性的技术这样的多方面全球性问题做准备?报告探讨了趋势与选择的相互交织创造三种走向未来的途径,即岛屿(国家层面)预案、轨道(区域性层面)预案以及社区(次国家和跨国层面)的预案。

今后20年的全球趋势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预测今后20年的全球趋势包括:在人口结构方面,富裕国家以及中国和俄罗斯的劳动年龄人口在减少,但发展中以及更为贫穷的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却在增加,尤其是非洲和南亚,这会加大经济、就业、城市化和福利方面的压力,并刺激移民增加;在经济方面,全球经济增长疲软在短期内将会持续,主要经济体将面临劳动力萎缩和生产率降低,中国将试图从出口和投资型经济向消费驱动型转变,较低的增长将威胁到发展中国家的减贫;技术进步将加快变革的步伐并创造新机会,但也会加剧赢家与输家之间的分化;日益扩大的全球连通性和疲弱的经济增长将会加剧社会内部以及社会之间的紧张关系,民粹主义的增强将威胁自由主义的发展,宗教的影响力和权威性将比许多国家政府更强,妇女的地位和领导角色得到加强但也会出现反弹;在政府施政和全球治理方面,税收迟滞、对政府不信任、贫富两极化等将阻碍政府的施政绩效,非政府组织、公司和有能力的个人将成倍增加,导致解决全球性问题更加困难;冲突的性质发生改变,大国利益的不同以及越来越大的恐怖威胁、脆弱国家的持续不稳定、致命的、干扰性技术的扩散将导致冲突的风险加大;在气候、环境和医疗方面,极端气候、环境污染和粮食安全等问题将会极大影响社会稳定,海平面上升、海洋酸化、冰川融化和环境污染将会改变人类的生活模式,气候变化上的紧张将加剧,旅行的增加以及糟糕的医疗基础设施将使得传染病更难管控。

报告认为,这些趋势将以史无前例的速度融合在一起,使得治理与合作更为困难,并改变权力的本质,从而从根本上改变全球的面貌。

如何应对动荡与不确定性?

面对如此复杂的全球趋势,一个国家或是政府应该如何应对呢?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编写《全球趋势》报告的弗莱博士提出了她的建议。

她说:“我们的判断是,最能处理今后——不管是五年还是更为遥远的未来——动荡的复杂性以及不确定性的组织和政府将是那些投资于自我修复能力的组织与政府,即被理解为关系的自我修复能力,发展很多的关系,还有就是被理解为基础设施的自我修复能力,不管是一个安全电网,或是道路以及高速公路与通信体系,还有就是信息网络与数据本身的完整性的自我修复能力。”

弗莱博士特别强调关注网络空间,尤其是确保数据质量的重要性。

这份美国情报部门发表的公开报告一般在美国总统大选日到美国总统就职日之间发表。今年的报告发表于今年的1月9日。

从1997年开始的将近20年时间里,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的《全球趋势》报告一直影响着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国家有关战略问题的讨论,并成为美国政府制定长期政策的基础。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