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聂树斌家感恩答谢会 追责呼声高


2016年12月19日,聂树斌母亲张焕芝和率先曝光聂案蹊跷内幕的资深媒体人马云龙面对媒体镜头。(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22年前被中国公检法冤判错杀的河北青年聂树斌本月初被改判无罪,其家属周一在家乡举行感恩答谢会,对长期致力于推动聂树斌案沉冤昭雪的所有新闻界、法律界和披露该案“一命两凶”真相的正直警官等社会各界人士表达谢意。参加活动者讨论了聂案获得平反的社会意义、家属要求精神赔偿等问题,并且强调对冤案制造者追究法律责任的重要性。

周一上午,河北省会石家庄雾霾浓重,市郊下聂村仍吸引一些境外媒体到场采访聂树斌母亲张焕芝举行的纪念答谢活动。

据悉,有部分从北京等地赶来的媒体记者和特邀嘉宾途中因严重雾霾导致高速公路关闭而未能按时抵达。也有一些外媒记者原拟提前一天抵达,却被告知无法入住当地酒店。到场采访这个仍被当局视为敏感的话题的中国媒体也不多。

纪念答谢活动以向聂树斌默哀片刻开始。之前,聂树斌的母亲张焕芝由陈光武律师等人陪同到聂树斌墓祭奠。

活动主持人是率先捅破聂树斌案一命两凶司法黑幕的资深记者马云龙。他对数十名来宾和媒体记者回顾了聂树斌案沉冤昭雪的艰难历程,提到参与报道的中外媒体和江平、张思之、贺卫方等法学界人士,并且谈及聂树斌家属要求1200万元精神赔偿和聂案追责问题。

马云龙:聂树斌一家丧失了亲人,饱受沉重屈辱和多年痛苦,又在申诉过程中经历种种磨难。1200万元虽然是平反的冤案中最高的精神赔偿要求,但这不是太多,而是之前的念斌案、呼格案等类似案件赔偿得太少。

马云龙指出,他希望聂树斌家人能在精神赔偿金上开创一个范例,让人们意识到聂树斌这个农民的儿子生命之可贵,其家人不是几个小钱儿就能打发的贱民。

对于这起社会广泛关注的离奇冤案追责问题,马云龙表示,人们看到,这一起起冤案即使最后得到平反,也都是无人承担责任。他说,如果再不认真反思和严肃追责,就会继续发生更多的聂树斌式的冤案。

马云龙还以一位资深媒体人的身份对美国之音和在场的其他媒体表示,中国需要尽快重启新闻立法,明确记者的责任和义务,并有效保障其合法权益。

对于始终坚持承认自己就是聂案真凶的王书金,马云龙认为这充分反映了人的复杂性和两面性。

聂树斌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对美国之音表示,聂案能获得平反,聂家对这个结果是满意的,他作为代理律师也感到欣慰和满意。

李树亭是聂家在获悉“真凶”王书金招供曝光后委托的首任代理律师。2007年,河北各级人民法院以未能出示判决书为由拒绝受理张焕枝申诉请求。在李树亭说服被害人康菊花家属提供了聂案判决书之后,聂案才得以进入申诉的法律程序。

他表示,聂树斌案经过极其艰难曲折的申诉,能够获得平反昭雪,是习近平主席依法治国思想的一次实践,是众多媒体、法律人和社会各方面的力量联合推动取得的一次具有深远意义的胜利,把中国的法治建设向前推进了一小步。

对于由原先核准聂树斌死刑的河北高院处理聂家的赔偿要求是否合适的问题,这位律师无奈地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这是中国法律规定。

出席此次公开纪念答谢活动者,除聂树斌亲属和乡亲以外,还包括:当年跟马云龙共同调查并撰写聂树斌冤案报道的河南商报记者范友峰、多名支持聂树斌案申诉的志愿者,以及王书金案辩护律师朱爱民。

​发现聂案一命两凶的关键人物、原广平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疑因近日再次受到河北省政法委压力未能出席,也有一种解释说,他在驱车赶来途中遇上雾霾天气高速公路封闭而导致无法抵达。​

数十名河北省及其他地区访民突破地方维稳人员的阻挠赶到现场,纷纷向在场媒体鸣冤诉苦,散发打印或手抄资料,恳求记者关注报道。他们站成一排拉起横幅,请求习主席和北京的青天大老爷体察河北等地访民的疾苦。

一位被河北隆化县犯罪团伙引诱吸毒逼迫卖淫少女的父亲举报县公安局包庇罪犯不予立案。这位叫张海臣的父亲在记者摄像镜头前失声悲泣。

聂树斌案被认为是一起由河北省公检法制造的一起典型的冤杀无辜案,是不独立的中国司法体制下无数冤案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个案例。有网友将聂案与清末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相比。两者都有屈打成招被判死罪惊动京师最终平反昭雪情节。不同处是,杨乃武与小白菜走出死牢得以续命,一众奸臣恶官遭革职充军查办,而聂树斌被“斩立决”,死得不明不白,骨灰不知去向,还传出器官被摘用于某权贵人士换肾疑云。

陈光武律师新近整理公布了一份名单,内含参与涉嫌制造聂树斌冤案的主要公检法人员、鉴定法医和涉嫌作伪证的证人。目前还没有任何个人出面承担责任或向聂树斌家属和社会道歉。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后,当初核准聂树斌死刑的河北省高院通过微博向聂家表达歉意,表示将汲取深刻教训。

2005年,只受过小学二年教育的王书金因涉嫌多起强奸杀人案被捕。他对警方供认的罪行包括1995年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将一女青年强奸后杀死。他描述的情况与当地女工康菊花遭奸杀命案的案情高度吻合,但当时该案早已宣告侦破,河北警方相关人员立功受奖升官,而被认定行凶作案的聂树斌早已被处极刑。

当时的河南商报副总编辑马云龙与两名记者将上述奇闻曝光后,社会上反响强烈。中国法学界也对此案的种种疑点展开深入探讨,不少人认为21岁的聂树斌由于办案人员的草率误判甚至严刑逼供蒙冤而死。

聂树斌家属在此案的申诉过程一波三折,难以冲破层层阻力和黑幕,直至去年河北省委和政法委主要领导因贪腐落马,最高法院2014年指定重审聂案的山东法院经过反复核查,终于宣判聂树斌无罪。

附:媒体记者转发的中国网管通知

各地、各网站:

关于12月19日聂树斌母亲张焕枝举行“答谢会”一事,各网站一律不报道、不转载、不集纳、不评论,及时查删与答谢会相关的信息,并请加强自查,继续查删与聂树斌案有关的有害信息。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