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8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何清涟:朝核威胁背后的四国演义


在韩国首尔火车站,有人观看电视新闻显示的朝鲜报纸刊登的照片,图片上有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朝鲜发射导弹的景象(2017年2月13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朝核威胁牵涉到美、韩、中三国,危及东北亚安全。目前随着美国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朝核危机已经到了图穷匕首现的地步。所谓“图穷”,是指朝鲜的核讹诈日益嚣张,中国不能再假装自己与朝核危机无关、美国对中、朝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却效果不彰、韩国在朝核威胁上的态度比较暧昧;“匕首现”,则是指有关各国亮出底牌的日子日益逼近。

在朝核问题上的中国立场

近年来,随着朝鲜内部情况的恶化,金正恩开始走上核讹诈的道路,不断提升毁灭性武器的攻击能力,宛如一个在火上烤炸药包玩的疯子。周边国家,包括其最重要的资助者中国在内,现在都只能提心吊胆地看着这个疯子胡作非为。为了应对朝鲜的核威胁,美国不得不与韩国合作,在韩国布置萨德反导弹系统。

韩国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不仅防范朝鲜的导弹,客观上也封堵了中国准备帮朝鲜打击韩国、日本的导弹部署,遏制了中国对韩国、日本的战略威胁。金正恩对此严重不满,在2017新年致辞中明确宣布,它的核打击目标就是美国,正式成为世界上拥有核武国家中核导弹瞄准美国的第三个国家(另外两个是中国与俄罗斯)。这种势态,使得朝美之间形成了一种新型的核小国对核大国的不对称冷战。

美国、日本等国认为中国应该为朝核威胁负责,原因在于中共一直将朝鲜当作中国的一份战略资产在经营,为了增加这份“战略资产”的重量,中国大概在上世纪最后20年间,悄悄为朝鲜提供核技术。

朝鲜中央新闻社的图片显示2010年10月周永康访问朝鲜在平壤机场接受鲜花
朝鲜中央新闻社的图片显示2010年10月周永康访问朝鲜在平壤机场接受鲜花

朝鲜核武器的研制从50年代苏联提供的民用核反应堆起步,直到80年代都进展有限。自90年代开始,朝鲜相关部门除了与中国核工业部建立亲密的合作关系之外,还从巴基斯坦获得了中国的核武器技术和图纸。70年代后期中国曾向巴基斯坦提供过核武器技术和资料,后来朝鲜向联合国承认:中国的核武器技术和图纸通过巴基斯坦,转到了朝鲜手里。联合国的专家检查朝鲜的铀提炼厂时也注意到,朝鲜的核武器技术和制造设备与巴基斯坦处处相似。这些技术的中国来源因利比亚的卡扎菲垮台而曝光,因为巴基斯坦曾把此技术资料卖给多个中东国家,卡扎菲垮台时,反对派曾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中文的核武器图纸。由此可见,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朝鲜核武器研发的暗中推手。

对中国来说,朝鲜的价值并非它号称是社会主义国家,而在于它是一个可充当中国在东北亚地区具支配力影响的代理人;而这个富有侵略性的代理人可以充当制造区域紧张的马前卒,抵消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军事影响和压力。

美国使用军事威慑受到哪些局限?

联合国安理会在联合国总部投票通过对朝鲜进行新的制裁决议(2016年3月2日)
联合国安理会在联合国总部投票通过对朝鲜进行新的制裁决议(2016年3月2日)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中国之行后发表讲话,其中备受关注的是这样两句:美国对朝鲜的“战略耐心”已经到头,美国政府不会与朝鲜谈判;同时,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和更加严厉的制裁在应对朝鲜问题的选项之列。与此同时,美国加强制裁力度,于3月21日对违反禁令向伊朗、朝鲜和叙利亚出售相关设施的11个公司和个人实施制裁,北京中科华正电气有限公司、大连政华贸易有限公司等9个公司与个人列于名单中。媒体指出,这个名单当中,大部分都是以前美国当局公布过的,罪名也是违反美国禁令,私下帮助伊朗、朝鲜和叙利亚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特别是向这些国家输入弹道导弹零部件。这是去年以来美国对朝鲜实施的第二次制裁。2016年9月,美韩智库发表联合报告,指控中国的鸿祥集团帮助推进朝鲜核计划,美国司法部对丹东鸿翔实业发展公司及四名负责人正式提出起诉,理由是,这家企业及其负责人涉嫌违反联合国针对朝鲜的制裁禁令,向朝方提供融资、出口有助于朝鲜核计划的物资以及洗黑钱。

从政治上来说,美国采取逐渐加大压力的方式对付朝鲜完全正确。然而,美国对付这个流氓国家,却受到以下几项限制:

第一、必须考虑韩国对待朝鲜的态度。韩国总统金大中、卢武铉对朝鲜均实施“阳光政策”,即:不希望发生军事冲突,也不希望朝鲜政权迅速崩溃,希望通过对话与援助,引导朝鲜进行改革开放,最终实现南北统一。尽管这一政策基本失败,但韩国民众的主体仍然希望保持现状,甚至并不希望与朝鲜统一。因为南北越与东西德的统一经验在前,韩国人知道统一会让韩国背上沉重的援助包袱,导致民众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如果面对朝鲜已经发动的攻击,韩国青年人可能愿意参战自卫,但他们却未必愿意投身战场去主动攻击朝鲜。目前,朴槿惠下台,反对萨德反导弹系统的声音又起,就是“阳光政策”的影响太深之故。

第二、必须考虑对朝鲜主动实施军事打击的几大风险。一是不能确保完全消灭朝鲜的“二次还击”能力,朝鲜可能使用在美国的“第一次打击”中漏网的攻击能力,袭击韩国、日本,导致平民和美军的重大伤亡。二是美军无法独力对朝鲜发动地面攻击,全面占领其军事要地。伊战中后期,美军应对萨达姆·侯赛因余部混迹于平民中实施的袭击,深感疲惫。

第三、美国的财力难以支持一次看不见终点的战争。

2001年,小布什上台时,美国欠债5.8万亿美元,而到其卸任时,美国国债已增至10.6万亿美元。奥巴马卸任时,留下近20万亿美元的债务。若以纳税人人均计算,每位纳税人欠债高达16.7万美元。

3月16日,川普总统向国会提交了政府预算,其中,社保、老年保健医疗制度、医疗补助计划等福利项目开支是硬开支,共占联邦总预算的70%以上。其余除国防部、国土安全部、退伍军人事务部之外,几乎所有联邦机构的开支都面临削减,环保署削减幅度为31%、国务院预算削减幅度高达29%,其中援外经费将大幅度削减,不仅引发华府公务员群体的恐慌,还引起联合国担心美国给联合国的援助减少。这种情况下,打仗的军费开支则是问题。

美国这种尽量减少人员伤亡的高科技战争,代价极为昂贵。2015年1月1日,《时代》周刊发表一篇《阿富汗战争的真实花销令你吃惊》(The True Cost of the Afghanistan War May Surprise You),据该文介绍,国会研究所对阿富汗与伊拉克两场战争费用的估算是1.6万亿美元,但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林达·比尔姆斯(Linda Bilmes)在2013年所做的估算远超于此,她认为:战争全部成本应该包括为现役军人、退伍军人及家属提供的长期医保、伤残赔偿、军事补给,以及社会和经济成本。按此标准估算,阿富汗与伊拉克这两场战争总成本在4万亿至6万亿美元之间。

以美国目前的财力,是否打得起这场战争,恐怕是白宫必须考虑的首要问题。

基于美、中、朝、韩四国对朝核威胁的立场,以及战争一旦开始就没人知道终点在何处的特点,朝核威胁的解除并非单纯的军事问题,而是复杂的政治问题,于美国而言,寻求外交途径解决是上策。无论美国是否失去对朝鲜的战略耐心,目前恐怕只得加大制裁压力,其余只能边走边看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