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4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重启六方会谈是解决朝鲜问题的最佳途径吗?


2008年12月11日,在北京参加六方会谈的六国代表,包括美国特使希尔和中国外长杨洁篪以及武大伟。

朝鲜最近试射了可以打到美国阿拉斯加的洲际弹道导弹,加剧了美国解决朝鲜问题的紧迫性。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认为,朝鲜拥有洲际弹道导弹的能力显示,朝鲜半岛已经进入了一个不确定的危险期。在他看来,重启六方会谈是解决朝鲜问题的最佳途径,而且美国返回谈判桌也会给该地区发出一个受人欢迎的信号。不过,长期研究朝鲜问题的一些专家认为,六方会谈这条路早就证明走不通。

坎贝尔:应重启六方会谈

2009到2013年期间担任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7月8日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说,在目前的情况下,川普政府与其受到采取进一步边缘政策的诱惑,不如重返2003年开始的六方会谈框架。他说,尽管这个会谈当时没有能够遏制平壤拥有核武器的努力,但值得再试试。

重启会谈的原因

坎贝尔分析了现在重启六方会谈的几个原因:第一是,平壤多年来一直希望举行高层谈判。与对手坐下来谈从来就不应该被看作是对对方的奖赏,而只是一个解决棘手问题的机制。第二,六方会谈的框架使得朝鲜周边国家的利益得到全面的考虑。在他看来,考虑到亚洲国家对美国从该地区后撤的担忧,华盛顿准备回到朝鲜谈判桌上的信号,将给该地区发出一个令人欢迎的信息。最后,重返六方会谈也会使川普总统能够在美国外交政策传统上向前推动,避免看起来几乎是一种废除很多或是所有奥巴马政府政策的复仇决心。

这位美国向亚太再平衡策略的主要推动者说,归根结底,在我们与我们的伙伴和平壤坐下来讨论朝鲜半岛的未来之前,我们将永远不会知道(它的结果是什么)。

专家:此路不通,早已证明

不过,华盛顿智库长期研究亚洲国际安全问题的专家、坎贝尔的朋友埃伯斯德特(Nicholas Eberstadt)认为,重启六方会谈并不可行。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在朝鲜问题上举行更多会议的结果很可能与过去25年来就朝鲜问题举行会议的结果一样,也就是说,绝对什么也没有。朝鲜问题不会通过国际对话以及自愿的协议而得到解决,因为朝鲜政府绝无任何自愿裁军的意愿。”

1999年撰写了《朝鲜的终结》一书的埃伯斯德特说,这就是为什么他认为现阶段应该采取减少威胁的政策,而不是采取一个尝试了很多次而且每次都失败的政策。他援引爱因斯坦的名言说,疯狂的定义是试图一而再而三的做同样的事情而指望每次看到不同的结果。

历史学者:朝鲜也不认可六方会谈的框架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韩国历史与公共政策的佩森(James Person)也认为,六方会谈不是一个与朝鲜进行谈判的最有效途径。

他说:“我们把六方会谈看成是一个平衡的桌子,一边是美国及其盟友韩国与日本,另一边是朝鲜与它的两个前盟友俄罗斯和中国,但是从朝鲜的角度来看,这是不平衡的。理解这一点很重要。在历史上,朝鲜对前苏联即现在的俄罗斯以及中国就不信任。基本上,朝鲜把六方会谈看成是五个恶霸过来要它放弃它的威慑能力。”

朝鲜希望与美国直接谈判

这位研究朝鲜历史的专家星期一在一个有关朝鲜问题的研讨会上表示,从历史档案中可以看出,朝鲜当局从1974年3月就开始试图与美国建立某种关系,试图通过挑衅行动来促使美国与之进行一对一的谈判,但不是通过六方会谈这种框架。

在朝鲜不断发射导弹与进行核试验之际,中国方面一直试图重启六方会谈。中方认为,六方会谈使得朝鲜的核导开发得到有效的管控,而会谈在2009年中断后,朝鲜加快了核导开发的速度,朝核问题走上了对抗之路。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今年2月在慕尼黑呼吁美国和朝鲜尽快作出政治决断,回到谈判桌上。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