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5 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朝核问题:美韩同盟的软肋


朝鲜官方的朝中社2020年5月24日发布的照片显示,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未透露的地点出席劳动党中央军委会议。

拜登政府成立后致力于修复同盟关系,在亚洲地区,美国与韩国的防卫费用分担谈判正取得进展,有望弥合两国间因特朗普政府过高的上调要求而产生的裂痕。不过,最近韩国政府被曝光或曾探讨在朝鲜建造核电站。这提醒人们,对于美韩同盟而言,朝核问题或许才是更为根本的症结所在。

在特朗普政府的4年间,文在寅政府在朝核问题上表现得急切激进,甚至不惜打破与美国的一致步调。拜登政府的对朝政策尚未发表,但是韩国外交安全领域的专家预计,美韩今后在朝核问题上恐怕仍难以避免分歧。在美中竞争的大背景下,叠加日韩矛盾等因素,韩国或将成为美国在亚洲地区同盟的薄弱环节。

韩政府或曾探讨在朝鲜建造核电站

围绕朝鲜核电站的疑云发端于韩国审计监查院对该国脱核电政策有关决定的监查过程中。该机构发现,主管部门产业通商资源部删除了大量相关文件。被删文件的名单经媒体曝光后,其中17份涉及朝鲜的文件立刻成为关注焦点。争议最大的一份是“朝鲜地区核电站建设推进方案”,制作时间在2018年举行的第一、二次韩朝首脑会谈之间。迫于舆论压力,产业部公开了该方案。文件开头标注道,该报告仅为部门内部探讨今后韩朝经济合作可行方案的资料,并非政府正式立场。

韩国外交部前政策企划官、经济社会研究院外交安全中心主任申范澈告诉美国之音,朝鲜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中途退出并开发核项目,根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条款规定的义务,向这样的国家提供核技术是构成问题的。同时,根据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他国也是被禁止向其提供核有关技术的。

“韩国政府的立场是,只是探讨了如何根据朝鲜的无核化阶段提供能源,因此并不违反联合国制裁。真相究竟如何实际上还不清楚,有待检方的调查”,申范澈表示。“但是政府如果在没有(无核化)前提的情况下就考虑向朝鲜提供核电站,那么韩国就是做出了违反国际规则、有可能受到制裁的行为”。

韩美在朝核问题上同床异梦

韩国在朝核问题上的急切由此可见一斑。与过往保守派政府以无核化为目标的施压政策不同,进步派的文在寅政府将重点放在和平进程上,韩朝关系和朝核问题被视作独立分开的议题,民族自主解决成为首要原则。这种基调注定了韩国会与秉持“最大限度施压和介入”政策的特朗普政府产生摩擦。不过当时由于朝鲜急于松绑制裁、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再配合韩国表态愿意展开无条件对话,美朝、韩朝以2018年平昌冬奥会为起点,展开了一段时期的对话。

好景终究不长。2019年2月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无果而终,此后美韩在对朝政策上的分歧逐渐浮出水面。河内会谈后不到一周,韩国政府宣布将继续推进重启金刚山旅游和开城工业园区等经济合作方案。美国国务院在回应置评要求时指出,南北关系与朝核问题不能分开解决。2020年1月,文在寅又在新年记者会上提出推动朝鲜个人游等韩朝合作项目,美国国务院在回答记者相关提问时表示,所有联合国成员都应遵守对朝制裁决议。而韩国统一部对此回应称,“南北关系是我们的问题,将积极寻求具有可行性的方案予以推动”。

韩国的这种态度随着文在寅进入任期最后一年变得更为强烈。不久前,文在寅敦促美国新政府继承特朗普政府在朝核问题上取得的成果;韩国外交部新任长官郑义溶也表示相信朝鲜有无核化的决心。而与韩方这种看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国务院多次表示正重新评估对朝政策,并指出朝鲜扩散与核武器有关技术的决心正严重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种种迹象显示,两国在这一问题上的不同步仍将继续。

韩国峨山政策研究院首席研究委员车斗铉向美国之音指出,“(拜登政府)对朝鲜抱有很强烈的不信任,也并不认为朝鲜现有的金正恩政权比以往的政权具备更积极的姿态,或者说准备好与美国展开协商,因此他们必然会采取与抱着试试看态度的特朗普政府十分不同的策略”,“如果韩国现政府试图推进韩朝经济合作等超出制裁范围的项目,美国是有可能予以制止的”。

申范澈认为,拜登政府还有可能在朝核问题之上纳入其他议题,两国在这方面也将存在分歧。“韩国政府为了不刺激朝鲜,一直以来都回避了人权等问题。从这次文在寅与拜登的通话内容来看,韩国政府发布的内容以朝鲜半岛和平进程、朝核问题为主,但是拜登政府则说的是‘朝鲜问题’……美国的看法与韩国不同,韩国有可能面对一个困难的处境”。

韩国会否成为美国亚洲同盟的薄弱环节?

在美中竞争的大背景下,美韩在朝核问题上的分歧叠加日渐交恶的日韩关系,使韩国成为美国亚洲同盟薄弱环节的可能性大幅上升。

日本与韩国因2018年韩国最高法院对日企二战强征劳工案件的判决产生矛盾,第二年日本取消对韩半导体材料出口优惠待遇后达到白热化状态。同年韩国终止《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反制措施虽然在最后关头被取消,但在最近发布的国防白皮书中,韩国对日本的表述从“伙伴”降级为“邻国”。

日韩的嫌隙显然扩大了中国将韩国从美国一方拉向己方的机会。中韩拥有共同的抗日经历,原本在历史问题上就存在共识,保守派的前总统朴槿惠也曾出席中国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同时,韩国在经济上对中国市场的依赖又使北京得以在政治问题上对首尔软硬兼施。2016年韩国部署萨德后,韩流曾在中国受到严厉限制;而最近习近平在同文在寅的通话中表示,愿意和韩方启动中韩文化交流年活动。

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地区研究中心主任、中文系教授康埈荣对美国之音分析指出,美中竞争使韩国的战略价值凸显,北京的行为实际上是向韩国释放了切勿再向美国倾斜的信息,“中国目前面对着很多情况,在国际上没有友军,周边状况也并不乐观。中国认为从大趋势来看,韩国是有可能成为友军的国家,因此习近平才会在拜登之前与文在寅通话……但是通话的部分内容有可能让美国感到不悦,释放出错误的信号,让美国觉得韩国在美国的对朝政策、朝鲜半岛政策得到具体化之前与中国协商”。

“美国正在将同盟的作用从过去的朝鲜问题扩大到中国,但是拜登政府将延续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强硬立场。在这种基调下,美国预计将在这个问题上活用韩美同盟和美日同盟。从这个角度来看,韩国政府虽然很重视与美国的同盟,但是也需要重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在与中国有关的部分上,预计(韩美)双方有可能发出一定的不和谐音”,申范澈认为。更重要的是,这将是一种长期趋势,“即使政府换届,韩国与中国保持距离、仅依靠韩美同盟的可能性也不高”。

这意味着韩国在具体问题上的抉择将影响美韩同盟的质量。车斗铉指出,“从美国的立场上来看,预计将继续努力推动韩国参与四方安全对话扩大版(Quad Plus)等合作机制……韩国是否参加印度太平洋战略或者四方安全对话扩大版等多边合作机制,有可能成为决定韩美合作程度的因素”。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