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8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本周,华盛顿多家智库举行讨论会,探讨朝鲜半岛问题以及美国及其东亚盟友的政策选择。上个月,联合国安理会继3月之后再次对朝鲜实施制裁。一些专家认为,制裁有效的关键在于各成员国,尤其是中国,是否严格执行制裁。他们也表示,与中国在联合国制裁上的合作非常重要,但是不够,美国还有必要实施针对与朝鲜有贸易往来的第三方国家的 “二级制裁” (secondary sanctions) 。

联合国安理会针对朝鲜9月第五次核试验以及近几个月的导弹发射活动实施了更为严厉的制裁, 其中对朝鲜经济非常重要的煤炭出口设置上限。

最新的制裁由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一致通过,其中中国的支持尤为受到关注。今年3月,对于联合国针对朝鲜的一项制裁,中国也投了赞成票。

中国的支持被认为是一个积极迹象,但曾经担任奥巴马总统亚太事务首席顾问、白宫安全委员会亚洲事物高级主任的麦艾文(Evan Medeiros)星期四(12月15日)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举行的讨论会上说:

“有关制裁的关键问题是,中国是否愿意对朝鲜施加威胁政权的制裁?就是在效果上类似于奥巴马政府对伊朗的制裁。”

他说,毫无疑问,中国在制裁朝鲜问题上的看法已有很大转变,但他对中国是否会走到那一步表示怀疑。

尽管受到国际社会的孤立与制裁,朝鲜不但没有停止核项目,而是加快了导弹试射以及核试验的步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美韩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金永浩(音译,Yonho Kim)说,就他的观察和研究来看,制裁对朝鲜的社会和经济几乎没有显著影响。

朝鲜半岛问题专家、前美国中情局分析员苏密·特里(Sue Mi Terry)说:“也许他们愿意通过这些制裁更为严厉的决议,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意愿也好、能力或腐败问题也罢,最根本的是,中国一直不愿执行制裁。”

在此之前,中国一家公司被曝因涉嫌帮助金正恩政权逃脱国际制裁及扩张核武器项目而遭到北京和华盛顿的调查。这家企业及企业高管此后被美国财政部施以经济制裁。此外,有数据显示,在3月份的制裁之后,朝鲜出口到中国的煤炭未降反升。

曾经担任联合国有关朝鲜决议专家组成员的古川勝久表示,在制裁执行方面,不仅是中国,其他所有成员国都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不够重视朝鲜核问题,对安理会决议缺乏理解,各国和机构间缺乏协调等。

他说:“朝鲜总是知道如何适应严厉制裁,在过去数十年中仍然没有垮掉。我们应当通过各国间的相互协调合作,来加强这些制裁。”

苏密·特里和麦艾文认为,美国有必要推进“二级制裁”(secondary sanctions)。麦艾文指出,美国政府已经实施了这类制裁,比如对与朝鲜被制裁的实体有业务往来的中国的银行实施制裁。不过他认为,有必要将这类制裁的范围扩大。

他说:“基本上,任何的中国银行或金融机构,若与任何的朝鲜实体有业务往来,则不能使用美元系统;其次,将朝鲜踢出SWIFT系统,就像我们对伊朗做的那样,结果就是,没有中国的银行能够与任何的朝鲜银行有业务往来。”

不过,他坦言,这样做势必会增加与中国的摩擦。

北京坚称自己在认真履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并称朝鲜核问题的实质是朝美关系。但华盛顿的一些观点认为,北京应当肩负起约束朝鲜的责任。

华盛顿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朝鲜问题高级研究员斯科特·辛德(Scott Snyder)说:“我认为,我们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那就是,朝鲜的生存空间是由美中两国的地缘政治失信造成的。”

他认为,如果美中两国在未来的朝鲜问题上达成一定共识,那将限制朝鲜的选项;反之,朝鲜将会利用美中之间出现的不一致。

辛德建议,美国应当将朝鲜问题独立出来,不让美中关系中的包括台湾问题在内的其他问题影响两国间在朝核问题上的战略对话与合作,导致朝鲜有机可乘。

他在布鲁金斯学会星期五(12月16日)的一个讨论会上说:“我看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看到美中关系中超负荷的各种议题,我看到美中关系可能会走向更多分歧。在我看来,如果任命一位特别代表处理朝鲜问题,将这个问题与美中关系中的其他问题分离开来,并向中国传递出美国重视朝鲜问题这个讯息,那将是一种合理的做法。”

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川普近来有关对华关系的言行引发轩然大波,令一些人担心美中关系的未来走向。他与台湾领导人通电话,打破了美国在台湾政策上数十年的外交传统。此外,他还表示美国不一定要被“一个中国”政策束缚。

不过,川普还未明确表示过他会如何处理朝鲜问题。但是他在竞选期间曾经表示,朝鲜问题是中国的问题,他有办法让中国去说服朝鲜放弃核武器。他还说过,如果金正恩来美国,他会和金正恩边吃汉堡便商谈核问题。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