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24 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这个周末,将近30个国家的领导人将聚集在北京,参加5月14日到15日在此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北京表示,“一带一路”将会给中国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创造前所未有的机会,但是,观察人士指出,“一带一路”依然面临许多风险和挑战。另外,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对中国来说,“一带一路”计划的战略意义远远大于经济意义。

“一带一路”是什么?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全称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目的是将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乃至非洲和欧洲连接起来。中国官方的说法是,通过建设“一带一路”沿线急需的公、铁路、港口和资源管线等基础设施,中国希望打造一个“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一旦建成,“一带一路”覆盖全球65个国家,44亿人口以及40%的经济产出。中国说,“一带一路”将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创造前所未有的机会,也将帮助中国更好地利用国内外市场和资源,强化自身经济实力,继续担当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根据中国方面的资料,目前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了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同30多个沿线国家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同20多个国家开展国际产能合作。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

虽然中国一再强调“一带一路”的经济意义,但是,西方学者和官员认为,对中国来说,这个计划具有地缘政治和经济双重意义,而且地缘政治意义可能高于经济意义。

已经有人指出,“一带一路”是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马歇尔计划”又称“欧洲复兴计划”,是二战结束后不久美国参与西欧国家重建并提供经济援助的计划。“马歇尔计划”帮助欧洲有关国家实现了战后复兴,但是也推动建立了北约组织,巩固了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经济体系。美国在这之后成为世界超级大国。

他们认为,通过推行“一带一路”战略,中国将提升境外直接投资、开辟海外市场、扩大产品出口、消化过剩产能、破除贸易壁垒、最终确立符合中国长远利益的全球贸易和货币体系。不过,这个关于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比拟遭到中国官员和中国官方媒体的反对。

美国有线新闻网援引《中国的亚洲梦:在新丝绸之路上建立帝国》一书作者汤姆·米勒(Tom Miller)的话说,“一带一路”是中国重铸历史上亚洲主导大国的计划的一部分。也就是期待让“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再次伟大。”

目前正在北京访问的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重新连接亚洲项目”主任乔纳森·希尔曼(Jonathan Hillman)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中国希望借“一带一路”达到多重目的,但最重要的是促进中国与亚洲和其他地区的融合。他说:“中国希望与邻居和周边国家联系起来,促成亚洲的融合,这是最主要的目标。”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项目副主任、中国政治与经济研究课题主任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一篇文章中说,一带一路符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发展“周边外交”的战略理念。在区域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普遍缺乏的情况下,“一带一路”是中国向亚洲国家递出了大胡萝卜,吸引亚洲国家与中国合作。

甘思德说,从中长期看,如果“一带一路”政策能够成功执行,将进一步加强地区的经济融合,促进欧亚国家间以及区域外国家的贸易和金融流动,并进一步确立一种以中国为中心的贸易、投资和基建模式。这样一来,中国作为贸易伙伴国的重要性得到提升,中国在地区的外交制衡力也得到相应的增加。而且,甘思德说,对中亚地区能源和矿业的投资最终会减少中国对通过海上运输物资的依赖,特别是通过马六甲海峡的石油运输。

不过,甘思德认为,鉴于中国经济目前的状况:国内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债务高企、经济增速下滑、出口疲软、实体经济等待转型、环境污染等等,中国应该是更侧重一带一路的经济意义。

“一带一路”的挑战与风险

中国方面说,2014年到2016年期间,中国已经与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签署 了价值超3000亿美元的项目合同,当然,这其中一些项目经过了多年的准备。但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希尔曼说,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状况, 中国确实给他们带来的希望,但是“一带一路”面临不少风险。他说:“这些风险包括安全方面的、政治方面的、还有腐败、环境和社会风险等。”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一些中国官员的话说, 一带一路倡议可能是个“陷阱”--可能令中国卷入从无效投资到地区争端在内的各种问题。

曾考察过“一带一路”经济带的一位中国省级官员私下里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整体环境不错,资源也丰富,但是这其中很多国家都是贫困国家,基础设施太差,都指望中国投资。如果中国投资,回收成本过程太长,难度太大。另外,一些国家的民族、宗教矛盾和安全问题也令中国担心。 所有这些担忧令他们决定暂停对“一带一路”的投资。

550亿的中巴经济走廊(China 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是很好的例子。中巴经济走廊是新丝绸之路上的最大项目之一,但是,因为穿过印度和巴基斯坦有争议的克什米尔地区引发了印度的不满。印度财长贾特里(Arun Jaitley)近期在访问日本时表示,“因为主权问题,我们对此持严重保留态度。

另外,经济走廊的建设还引起巴基斯坦民族、政治和经济问题的集中爆发。经济走廊的走向问题曾引发巴基斯坦人的抗议游行。另外,由于伊斯兰武装的威胁,政府不得不在这条经济走廊地带增加了一个师的兵力。

这也许是解释了为什么近两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投资在下滑。《金融时报》援引中国商务部的数据称,2016年,中国向被认定为“一带一路”倡议涵盖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下滑了2%, 而2017年继续下滑18%。去年,对53个一带一路国家的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总计为145亿美元,只占中国全部对外投资的9%。

日本网络杂志“外交官”最近刊载的一篇文章总结说,一带一路面临一些结构上的挑战,诸如,中国内部各个省份和各个部门之间的协调;中国与区域其他国家之间的合作;以及中国如何解决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质疑等等。

关于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作者指出,“一带一路”的实施将会受到沿线国家民族和宗教矛盾,政权更替的影响。关于西方国家的质疑问题,文章说,印度、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国,一直怀疑“一带一路”是中国实现崛起并进而称霸的战略设计,而中国也无法让他们放弃这样的怀疑。

从这次参与一带一路国际论坛的嘉宾名单也能一窥端倪。许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尤其是工业七国集团和经合组织成员国的领导人,都没有参加这次峰会。他们认为这是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的宣传造势活动。美国只派出了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 出席北京的 会议。

图片集: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