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8 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疫情大流行不太可能阻止中国在伊朗建立影响力


伊朗国家新闻机构IRNA在2019年11月的一篇文章中刊登的有关伊朗参与中国的德黑兰-库姆-伊斯法罕高铁项目的照片。(由IRNA提供)

一些分析人士说,伊朗遭受制裁打击而陷入停滞的经济,在伊朗抗击冠状病毒时,不太可能阻止中国在这个伊斯兰共和国长期追求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中国多年来一直在伊朗的能源和运输领域进行投资。“一带一路”是中国在数十个国家进行的一系列基础设施项目,旨在扩大北京在全球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

在伊朗伊斯兰统治者关闭他们部分已经陷入困境的经济,以此试图放慢已经造成数千伊朗人死亡的病毒传播之后,中国在伊朗的项目在短期内面临着不确定性。本月早些时候,伊朗当局命令关闭非必要的商业,并且禁止城市间的旅行。

北京正在伊朗进行的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工作包括中国核工业集团对阿拉克重水反应堆的重新设计项目和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承建、预计明年竣工的德黑兰-库姆-伊斯法罕高速铁路线。

根据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2018年4月签署的协议,中国还计划在伊朗南部恰巴哈尔港口建设一个石化园区。

尽管全球疫情还在恶化,北京坚称“一带一路”倡议仍在继续进行。中国国家媒体新华社在3月13日的一篇文章中说,中国及其国际伙伴“保持定力、稳步推进”他们的项目建设。

但是,自从2月19日伊朗报告了第一例新冠病毒病例以来,在网上找不到任何来自中国或伊朗官方关于中国在伊项目进展的信息。

在疫情大流行期间,一个可以表明中国在伊朗的经济活动放缓的迹象是,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国在三月上旬用几趟包机将至少473名中国公民从伊朗接回国。

CGTN电视台发布了一段中国乘客乘包机于3月5日在中国西北部城市兰州着陆的视频。中国日报报道,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另外一架包机于3月11日抵达西南部城市成都。

对疫情的担忧

中国国营的《环球时报》在3月3日的一篇文章中引用在德黑兰的一位中国公民的话说,等候包机的大部分人都是中国的商人和工人,还有数十名中国留学生。文章还引用了另一个在伊朗居住的中国男子的话说:“我在伊朗认识的90%的中国人现在都想回家。他们对伊朗迅速发展的疫情表示担忧。”

在疫情大流行之前,中国的一些企业已经在缩减和伊朗的关系,以避免违反美国特朗普政府自从2018年5月以来对德黑兰加大的制裁。避免美国对伊朗相关业务的第二轮制裁,让这些企业能保持他们进入利润更丰厚的美国市场。

中国政府海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伊贸易额较上年下降34%,至230亿美元,部分原因是中国对美国制裁伊朗的原油进口锐减。

面对美国制裁的压力,中国企业还从连接伊朗首都到北部马赞德兰省的德黑兰-索玛尔高速公路项目中退出,从波斯湾南部帕尔斯天然气田开发项目中退出。

华盛顿的中东研究所伊朗研究员亚历山大•瓦坦卡在接受美国之音波斯语节目采访时说:“在伊朗疫情大流行时,如果不能完成他们已经开工的遗留项目,中国或许只想将项目暂时搁置,原因在于他们想留在伊朗”。

“利润丰厚的市场”

瓦坦卡说:“对中国来说,伊朗是一个潜在的利润丰厚的市场,中国希望保持它在伊朗市场的控制权,排除竞争对手。为什么要让德国人或者其他人进来抢走市场呢?” “中国同样不希望看到这个伊斯兰共和国因为美国的压力而崩溃,这种结果将被中国视为是他们自己地缘政治上的净损失。”

特拉维夫大学国际事务研究员凯文•林在3月27日为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撰写的专栏文章中表示,在抗击不断恶化的疫情大流行时,伊朗也变得更加依赖中国的持续投资。

林在文章中说:“在国内,伊朗面临着与政权合法性、社会经济不稳定、暴力动荡、冠状病毒和其他问题相关的严峻挑战”。“在国际上,(伊朗)必须应对一系列令人筋疲力尽的经济制裁、外交孤立和军事紧张——中国是唯一一个愿意并且能够在这三方面提供帮助的国家。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德黑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这种支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