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8 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焦点对话:美中贸易战,中国能否承受?


焦点对话:美中贸易战,中国能否承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5:10 0:00

焦点对话:美中贸易战,中国能否承受?

美国总统川普这个星期表示,如果必要将对高达4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以迫使中国改变贸易不公平做法。中国立即宣布,将祭出具有高度杀伤力的反击措施,但并未说明细节。

焦点对话:美中贸易战,中国能否承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5:10 0:00

美中之间的最新对峙使得贸易战的可能性骤然升高,也导致全球股市大跌,中国股市跌幅更逼近熊市区域。美国威胁对几乎所有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这样做的现实可能性有多大?在经济已经面临寒冬的情况下,中国能否承受和美国的贸易对抗?

川普总统表示,如果必要,可能对几乎所有的进口中国商品都加征关税。关于这样做的现实可能性,夏明教授说,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从目前的情况看,中美贸易战有阶段性发展,第一阶段爆发的可能性已经超过50%。

双方都在评估对方的意志力,贸易战继续下去会对对方产生什么触动。很多商品是美国必须的,也只能从中国拿到。所以按照美国优先的政策,不可能百分之百地进口的中国商品都加征关税。

陈奎德教授认为,贸易战还是在过程中,加征关税只是一张牌,双方的贸易博弈还在进行中。但是美国向中国目前施加的是“极限式”压力,说明美中各方面的关系都进入到正是对峙的状态。这表明两国之间的态势已经成型。

至于是否会对所有商品加征关税,这当然不可能。但是美国至少要表明一个姿态,中国也是,两国目前都在做大声势。中国可能最后会让步,但是中间要经过几个硬碰硬的回合。

中国把美国的贸易战定位为反人类的“贸易恐怖”行为,刘屏先生认为这就像猫在打架之前把毛竖起、把身体的体积增加一样,是虚张声势。今天美国之所以扬言加征关税,是因为中国不符合世界贸易的自由贸易精神,是对中国所作所为的远远不足进行对抗,美国有自己的理由。中国现在拉高态势,不管是说美国“反人类”还是“恐怖主义”,最终还是势力定结果。

关于中国政府对国内进行贸易战信息的封闭,中国政府宣传说欧盟会站到中国一边,夏明教授说,中国政府在玩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美国与欧盟和日本等盟国的分歧和与中国的分歧是不同的。

美国与盟国之间是关税高低问题,这是一个量的问题。而美国与中国的矛盾是针对中国的贸易结构,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国家以举国之力对市场的垄断以扶持政府企业,同时中国通过国家的间谍行为、黑客行为、和各种商业偷盗等等来帮助中国企业在全球扩张。所以中国以为可以和欧盟以及美国的传统盟国结成同一阵线来对待美国,这个估计或者宣传是错误的。

另外,中国把所有的事情自说自话、把所有的信息由自己来解读。如果贸易战中国政府失败了,将面临巨大代价。中国政府现在面临着一个非常大的危险:贸易战本身不应该太多上升到国家战略和意识形态和政治层面的高度,这对中国是不利的,因为会危及中国的政体安全。但是现在美国把贸易战和与中国的贸易的结构性伤害,和对美国的结构性侵略连在一起。

美国越来越政治化、地缘政治化了,这样下去,中国会越来越下不了台。另外,后来的附加结果就是,中国不仅经济要付出代价,而且政治和经济的交叉感染,习近平在未来要付出政治的代价。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美中爆发激烈贸易战恰好赶在中国经济的艰难关口﹐可能对中国造成非常大的负面影响。这些影响可能通过什么方式体现出来?陈奎德先生说,中国的经济和政治等等各方面都处于非常关键的、困难的敏感时期,是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的前期状态。

中国处于产业升级阶段,货币发行要通过与美国的贸易顺差来做基础支持。如果这两项都抽掉的话,在这次贸易战里,可以看得出中国的产业升级遇到了巨大的障碍和困难。

中国不是向它自己吹的那样与美国平起平坐了,实际上还差的很远。中国的货币发行与其他国家不同,中国的是依赖贸易顺差得到的贸易储备,以美元为基底来发行人民币。如果这个失去的话,中国会落空,整个金融体系会发生巨大震荡,是巨大的危险。所以中国没有太多的牌,最后一定会妥协。但是中国在这个时刻的面子重于里子。

中国对内要对付民族主义情绪,提高声调,声称恐怖主义,也自称代表其他国家与美国对仗。其实刚好相反,是中国在破坏世界体系。中国把目前世界的政治经济体系称作邪路,而他们不走邪路,也不走老路,而是要走“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路,企图把二战之后创造的国际基本格局给破坏掉。

刘屏说,如果今天中国在经济上又崩溃的话,政权的合法性就不复存在,今天中共能够继续它的统治,根基就只剩下它还能维持经济的表面的繁荣。我们特别强调是“表面”的繁荣,是因为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环境的代价、劳工保护的代价、对于违反经济体制、违反自由精神的代价。

如果美中发生贸易战,单纯从数字说,中美贸易中断,美国的损失是1000多亿,中国一年是5000多亿,谁的损失大?不言自明。当然背后牵扯的很多因素,我们暂且不提。另外,外贸在中国占有国家GDP的比例是多少,对美国来说是多少?谁的承受力强?还有,有多少是可以取代的,什么是不可以取代的?美国开始加征中国大豆的关税,中国农民养猪的饲料哪里来?

有人说,可以从别的国家进来,可是美国不出口给中国,也可以出口给别的国家。还有,美国的经济呈现上扬局面,就业情况良好,所以美国底气是很足的。但是中国在互联网严格管制之下,仍然有人通过各种方式在获得更正确的信息,对中国的政权会造成多大的冲击,这些也是要考虑的。

白宫贸易高级顾问纳瓦罗表示,美国的目标是让中国的经济和贸易做法发生“可实施的、可问责的和系统性的改变”。这种改变涵盖什么内容?要求中国实行是否是缘木求鱼?关于这个问题,夏明教授说,我们看在克林顿和奥巴马时期,美国在全球化的理念下,奉行的新自由主义、追求共赢。

各个国家有绝对获利的话,就是共赢。今天纳瓦罗的话讲的很清楚,他说面对贸易战,我们的损失要比中国小得多。他说的是相对损失,就是说,他认为,贸易战中,美国有更多的优势,中国的伤害会更大。所以他的目标就是必须让中国有结构性改革,让中国的国家政权和资本主义、中国的经济相脱钩,形成公平竞争。

另外,中国的整个的市场无论在服务业还是金融,还是网络的管制,都要自由化。另外一个是要以法治为基础的,就是WTO里有一条说中国的法制体系应该和世界接轨。而中国目前的不仅没有接轨,反而在破坏世界的法制体系。

YouTube视频:美中贸易战,中国能否承受?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