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6 2024年2月25日 星期日

民调显示民众对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独立的支持下降


资料照片:2022年9月11日,民众参加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加泰罗尼亚民族日庆祝活动,一些人举着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的旗帜。
资料照片:2022年9月11日,民众参加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加泰罗尼亚民族日庆祝活动,一些人举着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的旗帜。

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者下个月将迎来独立公投失败五周年,民意调查显示,对这一地区从西班牙分离出去的支持率正在下降。

2017年10月的公投询问选民们是否希望加泰罗尼亚成为共和国形式的独立国家。 90%的人投了赞成票。

在投票期间,警察与选民发生冲突的画面传遍了全球,这些画面令人震惊,引发了一些欧洲国家的国际谴责,并呼吁和平解决。

西班牙宪法法院宣布这一非正式投票是非法的,投票还导致了自从大约40年前未遂军事政变以来西班牙最大的政治分裂。

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者声称他们有权建立一个新的国家,这违反了禁止地区分离的西班牙宪法,而支持与西班牙保持统一的党派则反对让这个富裕地区离开西班牙,两者之间的冲突使西班牙陷入严重的分裂。

新的道路

由于西班牙工人社会党领导的联合政府自2019年上台以来一直在巴塞罗那寻求与温和的分离主义领导人对话,紧张局势已逐渐缓和。

分析人士说,新冠病毒大流行和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等国际危机也转移了人们对国内政治的注意力。

加泰罗尼亚政府进行的一系列调查显示,民众对在欧洲中心另立国家的支持率稳步下降。

2012年,在走向独立的“过程”(el procés)开始时,加泰罗尼亚政府意见研究中心(CEO)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受访者中有57%支持独立,20.5%反对,14%弃权,8.3%表示不知道。

根据CEO的民意调查,支持独立的比率在2017年分离主义运动的高峰期下降至48%。 在非官方的公投中,组织者声称超过90%的人支持独立,但只有43%的人——即加泰罗尼亚750万人口中的200万人——参加了公投。

2015年至2021年间,支持独立的比率从41%到48%不等。

CEO于今年7月进行的最新调查发现,40.9%的人支持独立,这是2015年以来的最低点,而52%的人反对从西班牙分离出去,其余的人表示不知道。

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政党在去年的地区选举中赢得了52%的选票,然而,同样倾向于独立但支持截然不同道路的政党维持着一个不稳定的执政联盟。

分析人士告诫说,每次有1200人参与的这些民调可能具有误导性,但表示国内和国际政治因素普遍改变了政治动荡的西班牙这处东北地区的态度。

西班牙寻求与领导加泰罗尼亚地区政府的分离主义政党对话的政策与前西班牙保守派政府所奉行的对抗政策形成截然对照,前任政府曾向加泰罗尼亚派出数百名警察,试图阻止2017年的公投。

去年,西班牙下令部分赦免12名被定罪的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者,这是少数派政府的一项冒险的政治举措。

2019年,九名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分子因煽动叛乱罪被判处9至13年不等的监禁。 另外三人被判违令罪,但没有被监禁。

所有人都因其在2017年的公投以及几天后宣布独立的失败行动中所扮演的角色而被定罪。

政治观察家说,两个主要的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政党之间的分歧已经恶化,这可能让该地区的选民失望了。

领导地区政府的温和左翼党派——加泰罗尼亚共和左翼(ERC)——面临来自强硬而保守的全力为加泰罗尼亚党(Together for Catalonia)退出地区联合政府的威胁。 这将可能迫使提前举行选举,加泰罗尼亚共和左翼还可能寻求工人社会党的支持来生存下去。

警方称,在9月11日一年一度的加泰罗尼亚民族日集会上,约15万独立主义支持者走上街头。因为与西班牙政府举行会谈的举动遭到反对,加泰罗尼亚地区政府主席佩雷·阿拉贡内斯(Pere Aragonès)并没有参加活动。

阿拉贡内斯在一份声明中告诉美国之音:“在民意调查中,但更重要的是,在每次举行的选举中,绝大多数加泰罗尼亚人都支持加泰罗尼亚能够决定自己的未来。 我们的提议是举行一次西班牙政府同意的公投。”

他说:“尽管民意调查可能会出现波动,但重要的是要有一个项目,就当前的政治问题达成政治解决方案。”

阿拉贡内斯说,他的政府中没有人要求离开加泰罗尼亚政府。

更加紧迫的担忧

分析人士说,除了国内政治纠纷之外,随着俄乌冲突将西欧推向经济危机,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保住就业和供暖问题。

马德里卡洛斯三世大学(Carlos III University)的政治分析家巴勃罗·西蒙(Pablo Simon)说,外部和内部因素降低了对独立的支持。

他告诉美国之音:“最初,这个过程是因为西班牙的经济和政治危机而开始的,在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者说独立将是答案。 但这些因素已被与西班牙无关的因素——大流行病和乌克兰战争——所取代。”

他说:“内部存在分歧。 强硬派仍然认为与西班牙对抗是实现独立的途径。 温和派认为投资社会项目将获得一部分选民的支持。 但选民对这场运动及其走向感到沮丧。”

持分离主义立场的民间社会团体加泰罗尼亚国民大会( Catalan National Assembly)的芭芭拉·罗维拉(Barbara Rovira)表示,独立运动的分裂破坏了这一事业。

她在电话采访中告诉美国之音:“人们不那么支持这项事业也有国际因素。 大流行病之后,战火纷飞,人们更担心有一份好工作和足够的食物吃,所以政治似乎并不那么重要。”

她说:“由于西班牙政府的镇压,人们也可能不再支持独立。 四千人因公投面临法律诉讼。”

历史学者恩里克·乌塞莱-达·卡尔(Enric Ucelay-Da Cal)曾写过几本关于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的书,他表示民调并不能代表加泰罗尼亚社会的复杂性。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民意调查不可靠,因为加泰罗尼亚社会应该分成一个饼状图,分成支持民族主义的人、支持西班牙民族主义的人和那些漠不关心的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