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24 2021年4月21日 星期三

蓬佩奥出席“四方会谈” 观察人士:凸显中国“没朋友”


2020年10月2日蓬佩奥在克罗地亚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二(10月6日)预定出席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四方会谈(QUAD)”,亦即,美、日、澳、印四国外长会议,共同讨论印太地区急迫性的安全议题。部分观察人士指出,蓬佩奥此行最重要的意义在凸显中国日渐“自我孤立”和“没有朋友”的窘境。

蓬佩奥出席“四方会谈” 观察人士:凸显中国“没朋友”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53 0:00

不过,他们也说,“四方会谈”固然日渐成形,但因各参与国着眼的利益各异,未来能不能进一步化为“抗中”的行动机制,还面临相当大的挑战。

而大部分中方人士则将“四方会谈”视为由美国发起之共同反华的新冷战机制,并加以唱衰。

中国没朋友?

前“香格里拉对话”论坛的资深研究员、现任职新加坡一家战略谘询顾问公司主任的亚历山大·尼尔(Alexander Neill)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四方会谈”近一年来已跳脱空洞化的发展,且随着各会员国有感于中国的武力威胁和南海紧张情势的升高,而发展出民主国家的共同愿景(unity of vision),因此,他预期,蓬佩奥此次的东京行,虽然只有短短一天,但可能透过此一结盟来凸显中国日渐“自我孤立”的行为。

尼尔说:“就四分会谈的整合而言,我认为,蓬佩奥将试图凸显出,中国除了朝鲜外,(在亚太区)缺乏盟邦的窘境。”

尼尔说,虽然苏俄和巴基斯坦都和中国交好,但尚称不上是安全上的盟邦,因此,他预期,蓬佩奥此行除了将持续其对中国共产党一贯的批评基调外,也将不断地向国际社会强化,中国虽是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之一、也是世界强权,但中国“孤立无援、没有朋友”。

“四方会谈”由四大民主国家于2007年首创,但历经了长达十年的沉睡期后,于2017年底再度被热炒,不过,之后的三年,数次会议都只停留在由各国司长级的资深官员参与,直到2019年,继美国国防部于6月提出 “印太战略报告”后,才于9月首度将四方会谈升级到外长层级,之后又在11月提出《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促进共同愿景》报告,进一步将其重返亚洲的战略布局做更明确的阐述。

蓬佩奥打印度牌?

今年随着中印爆发边界冲突,一向拒绝表态的印度一反之前对中国的忌惮态度,而开始出现向美国靠拢的态势。因此,尼尔说,在周二的第二届四方会谈外长会议上,蓬佩奥会不会开始打印度牌、又会怎么打印度牌,值得观察。

至于中国对四方会谈的反应,尼尔说,大概还是不脱强烈反弹,并将其定位为美国围堵中国、打压中国的冷战思维,只是,中印先前所爆发的致命冲突将使得中国这样的论述很难再自圆其说,因为,四方会谈成员国的关注点已经不单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而是区域内、真正来自中国的武力威胁。尤其,这一年来,中国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外交手段和军事恫吓几乎惹恼了大多数的邻国,除了苏俄。

不过,尼尔说:“四方会谈的结盟,倒也不全然是为了向中国宣战,比较像是在测试中国的底线或红线。我觉得,中国最大的红线在台湾,因为,该议题已写入共产党的党章、以及人大通过的反分裂法中。”

至于四方会谈会不会被打造成亚洲版的北约组织?尼尔说,可能性很低,尤其主要关键国的印度一向摆荡,不喜政治结盟,再加上,在亚洲筹组类北约组织,其规模和军费,未来各国如何分摊,各界都莫衷一是。

亚洲版北约组织难产

南京大学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朱峰也认为,四方会谈不会成为亚洲版的北约组织,“除非中国主动军事占领台湾”。

不同于中国鹰派的思维,朱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台湾不值得中国动武,一来因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二来因为台湾亲美也不是今天才开始的。但他说,近期中国加大对台的军事压力,主要是因为台独势力抬头,再加上蔡英文政府太迎合美国的新冷战策略,中国必须表达强力不满和遏制。

由于明年就是中共创党100周年的纪念,尼尔也认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该不会轻易制造区域冲突或发动战争。

另外,中国一向认为,美国借由“印太战略”来大肆渲染中国威胁,并倡导建立一个反对中国的排他性区域集团,来全方位遏制中国发展。

据网络媒体看看新闻周一(10月5日)引述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指出,蓬佩奥此行是近期美国对华政策上不断施压的其中一步,他认为,“四方会谈”将进一步配合美国的“印太战略”,对中国的区域经济合作、海洋权益维护等诸多方面带来负面影响。“尽管表面上,美国没有突出中国的因素,但遏制中国是美国此行重要的目标之一”。

朱峰也认为,四方会谈为美国形塑“抗中集团”做出重大贡献,他说,蓬佩奥的中国政策已等同于向中国宣布新冷战,因此,他的论调和外交日程“都是为了拉拢更多的盟友和安全伙伴来对抗中国、扩大抗华的统一战线,包括,这次日本行也是加强和盟友的政策协调,来打击和离间中国。”

不过,朱锋不认为,亚洲国家会乐见美中之间引发新冷战,因为他认为,这不利于亚太地区的安全、稳定和繁荣,而且亚洲国家间的利益各异,也都不希望被迫在中美之间站队,虽然,各国在面对中美关系可能加剧恶化时,也必须有所准备。

亚太国家利益各异

朱锋向美国之音表示:“整体上,亚洲国家不可能跟着蓬佩奥的、和中国的新冷战政策来起舞,但是另一方面,也会或多或少地去考虑中美关系进一步走向冲突,那他们自己的利益到底在哪里。”

朱锋说,蓬佩奥企图将四方会谈变成一个四方共同反华的行动机制,但他认为,短期内,这个目标恐难实现,因为,新冷战意味着中美经济脱钩、政治对立、且战略上也要走向拒止或排斥的政策,这和亚洲各国还是强调对话和合作的基调背道而驰。

美国圣母大学的戈尔茨教授(Eugene Gholz)也向美国之音表示,四方会谈还在酝酿中,要进一步合作“抗中”,未来的挑战还很大。

他说:“从迹象看来,四方会谈的各成员国都对中国越来越反感,这可能导致某种程度的合作。但如何将此一合作转化成有意义或可操作的行动,我想,问题还很大。”“

新加坡战略谘询顾问尼尔也同意,中国在亚洲财大气盛,东协国家着眼于中国一带一路的经济红利,大多也不愿跟中国交恶,尤其更忌惮美中两大军事强权在他们的后门—南海,逞凶斗武,或者像是尼泊尔、孟加拉或巴基斯坦等国,也不愿看到中印持续在边界对峙,引发紧张。

不过,尼尔说,中国以外的印太区国家还是有一个最大公约数,那就是,大多数国家还是由美国提供长期的安全担保者(guarantor of security),毕竟别无选择,因为中国在该区域的公共安全利益、人道救援、灾难救助、以及打击犯罪上,能力仍不及美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