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 2021年4月17日 星期六

捷克红衣主教称病毒是中国生物武器 东欧精英为何讨厌北京


中国国药集团在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展示其研发的新冠疫苗。(2020年9月5日)

布拉格红衣主教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生物武器。尽管当地学者和中国外交官立刻对此批驳,但这件事的背后却反映出,当地一些精英层日益把北京与过去不得人心的东欧共产党政权画等号。

新冠病毒是生物武器 中国批驳

捷克红衣主教杜卡
捷克红衣主教杜卡

捷克著名红衣主教杜卡表示,新冠病毒是“中国的生物武器”。杜卡2月初在布拉格圣维特主教堂的一次布道活动上说,全世界的军事专家们都知道新冠病毒的泄露来源,但他们只是不敢讲,害怕讲,不可能说出来。

捷克天主教领袖的这番话首先被当地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PRIMA NEWS)报道,捷克其他媒体、包括俄罗斯官媒在内的许多媒体稍后都大量转载引用。

在莫斯科的俄新社2月16日所转发的报道说,捷克著名免疫学家格尔热什批评红衣主教的言论是散布假消息。他说,他本人就是天主教徒,但对有这样一位红衣主教领导捷克天主教会感到很不自在。他认为,那些说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人都出于政治和意识形态目的。

中国在当地的大使馆也在2月17日发表声明,要求杜卡红衣主教纠正错误和消除恶劣影响。中国外交官说,新冠病毒来源是复杂科学问题,不应用弯曲和猜疑取代科学研究。红衣主教的言论没有证据,是诽谤和污名中国。

红衣主教影响大 事件引起反响

杜卡是天主教布拉格总教区的红衣主教。他所在的圣维特主教堂位于布拉格城堡内,是捷克最大的天主教堂。今年78岁的这位红衣主教因为时常针对捷克政局发言针砭时弊,让他既拥有很多粉丝,同时也惹来不少批评。

但杜卡红衣主教一直被认为与捷克政坛关系密切。他更被认为是前总统和前总理克劳斯的亲密盟友。在捷克和欧洲政坛至今拥有很大影响的克劳斯是捷克民主化之后,帮助捷克经济从计划向自由市场过渡转型的主要操盘手。克劳斯年轻时参加过布拉格之春运动,后来在共产党统治时期不顾风险组织学术沙龙讨论市场经济理论,再后来与前总统哈维尔一起参加天鹅绒革命,并进入哈维尔所领导的政府内阁。

捷克社会宗教气氛浓厚,天主教更拥有巨大影响。宣称新冠病毒是来自中国的生物武器,类似言论不是出自普通市民之口,而是由一位有背景,有影响的捷克宗教领袖在最大的天主教堂内布道时说出,这起事件因此引起了极大关注。

经历坎坷 发表有关言论不奇怪

在共产党统治年代,杜卡红衣主教和他家人的命运都非常坎坷。二战时期,杜卡的父亲曾加入英国组建的捷克斯洛伐克军团与希特勒纳粹法西斯战斗。战后他父亲回乡,却遭到已在捷克斯洛伐克执政的共产党政权的迫害。

杜卡本人早年虽然完成神学教育,但长期被禁止从事宗教活动,他只好地下秘密传教和推广神学教育。在1981年,杜卡因为散发宗教宣传资料,同时违反官方宗教监管方面的法律被逮捕判刑。杜卡曾与捷克前总统,著名前持不同政见者哈维尔在同一所监狱服刑。

一些观察人士说,如果知道了杜卡红衣主教的这些经历,对他有关中国的言论就并不感到奇怪。

中国不变 难改负面印象

俄罗斯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中国许多地方近些年来捣毁教堂,拆除十字架,一些牧师和信徒被拘捕,同时不让人们宗教聚会和传播宗教刊物。捷克,以及其他东欧地区,包括俄罗斯的媒体都大量报道了宗教在中国的处境,因此造成捷克的宗教界人士,一些精英阶层和民众都对中国看法负面。

尼科里斯基说,由于捷克人的宗教自由过去都受到限制,捷克社会现在很自然非常容易把中国和过去不得人心的东欧共产党体制等同起来。

他说:“在中国所发生的事情立刻能唤起捷克社会的历史回忆。当年禁止捷克人去教堂礼拜, 如果参加一些大型宗教节日的集会,也会面临被逮捕的风险。如果散发圣经和其他宗教资料,同样会被刑事调查。 ”

尼科里斯基说,对北京来说非常糟糕的是,宗教信徒的处境在中国看不到改善,中国反而在东欧地区大力推动外交活动,这自然会引起拥有政治迫害历史的当地社会和一些精英阶层的反弹。

在东欧日益遭冷遇

捷克总统泽曼以亲北京和亲莫斯科闻名。疫情爆发后,中国去年也曾向捷克运送了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但中国虽苦心经营与捷克的关系,仍难改变当地社会对中国的负面看法。

捷克官方不久前禁止中国参加捷克核电站建设。捷克参议院议长和首都布拉格市长也曾组团访问台湾。布拉格市与北京市取消了双方友好城市关系。捷克安全部门在最近几年所发表的年度报告中,几乎每年都把中国和俄罗斯认定为国家安全主要威胁。

除捷克外,中国在其他东欧国家也开始遭遇越来越多的冷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