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2 2018年9月21日 星期五

藏港台民运会议商讨形成对抗中共统一阵线


从左至右:西藏学生运动执行主任多吉才旦、香港前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杨政贤、“香港众志”常委敖卓轩、台湾太阳花学运领袖林飞帆(美国之音拍摄)

海外藏人活动人士、维吾尔活动家和来自香港、台湾的活动者6月6日在美国首都组织举行第二届西藏、香港、台湾圆桌会议,讨论各方如何统一行动,对抗中国在多地区、多方面对民主自由运动的压迫。

此次会议由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组织主办。会议以闭门形式在“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组织在华盛顿的总部举行。维吾尔人权项目活动者也有代表参加。

多吉才旦:会议讨论非暴力行动策略

西藏学生运动执行主任多吉才旦在会后对美国之音说:“现在很重要的是要理解,藏人问题不是一个单独的问题,我们看到的压制来自习近平政权,我们需要一同坐下来商讨策略、来挑战这个压迫所有人的相同的一个政权。”

上一届的藏、港、台圆桌会议于2017年4月在台北举行。多吉才旦说:“自从去年的圆桌会议后,我们总结出,情况变得更加急迫。”

他说,此次会议选在华盛顿举行的目的之一是争取国际社会对中国有系统压制民主和人权问题的理解。

多吉才旦说:“我们在华盛顿组织这次会议的目的是让国际社会和美国政府的领导人了解这些议题,并为那些为民主抗争的人建立更有力的支持,让国际社会了解他们没有放弃、他们在争取人权。习近平政权不仅在压迫东突厥斯坦、香港和台湾,同时也在威胁美国和西方的民主和自由,这不再是西藏的问题了,这是全世界自由民主受到攻击的问题。”

多吉才旦说,与会者讨论了非暴力的行动策略。

他说:“我们需要挑战中国的有关中国崛起的论调,真正在发生的‘中国故事’是,习近平修改宪法、确定了终身独裁;虽然习近平权力很大,反抗也在发生,因为习近平的这些做法,中国政府也因此变得更加脆弱,因为人民更加失望。”

林飞帆:民主运动人士需要彼此支持

台湾太阳花学生运动领袖林飞帆在会后对美国之音说,台湾、香港和西藏面对的都是中国的压迫,这是促进他们联合的共同基础。

林飞帆说:“中共用了很多方式去形成它所谓的联合统一阵线,我们也需要更多的联合、去对抗这样影响力的一个机制。”

“我们远程的目标是摆脱中国持续的压迫和它威权的控制,希望我们的行动能改善我们自己国内的民主,同时也帮助或支持中国人在他们境内自己的抗争。”林飞帆说,“台湾的年轻世代其实也希望看到中国的民主化……但具体而言,普遍台湾人对中国的民主运动并没有那么大的关注……原因其实很简单,很多台湾人没有意识到中国的扩张会有对台湾进一步的威胁,他们(台湾人)比较关注国内的议题。”

他说,中国对台湾的威胁有两个层次:“第一是在国际更大的区域的国际地缘政治角度,我们碰到的是中国的扩张,台湾的主权地位受到威胁,这是我们目前遇到的最大的挑战。它(中国)在国际社会打压我们,把我们列成是中国的一部分,然后把台湾的友邦一个一个地剥夺。”

林飞帆说:“在国际社会中,在WHA(世界卫生大会)、在联合国、在各种组织和框架架构中压迫台湾,不让我们参与。国内面对到的问题是,持续通过统战的手段,联合国民党、或是一些帮派破坏台湾的民主。我们看到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不断强调‘一个中国’;帮派分子用暴力的方式去攻击香港来的运动分子、攻击台湾的改革运动。”

林飞帆说,在“六四”事件29周年之际,台湾活动人士乐见中国民主化:“我们希望更多台湾人能够关心周遭国家的民主化议题。但我们希望在支持对方民主的同时,他们也能够关注台湾的主权不断遭到侵害和剥夺,我希望支持是双向的,彼此都能够互相理解,因为我们有同样一个目标。”

敖卓轩:要从习近平的角度分析中国如何压制民主

“香港众志”常委敖卓轩也参加了此次藏、港、台民主议题圆桌会议讨论。他说,这个活动增加了香港民主活动人士对西藏和新疆的了解。

他对美国之音说:“过去香港的年轻的运动和台湾联接比较深,但就算是香港对于民主运动很积极参与的人其实也没有和西藏和新疆有太多的联系。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我们认识不足,第二是觉得可能有太多的差别、不太认识那个运动里面的人。这次机会对我来说是个学习的机会,让我更加了解到底他们的实际情况是怎么样、诉求是什么。”

他说,各方需要互通有无、分享优势。他说:“香港的好处在于是一个国际都会,国际曝光度高,台湾拥有的自由度比香港多。重要的是要联接不同地方的人来擅用彼此的优势。”

敖卓轩强调,西方要意识到中国领导人的整体“扩张”策略对世界自由和民主带来的风险。

他说:“中国的习近平自从当了领导人以来,他们一直在扩张,而我们从南中国海军事化、从‘一带一路’看到它的硬实力;在澳洲、纽西兰这些地方,中国一直在破坏他们的法律和制度。而新疆、西藏、香港和台湾都是在同一个pattern(模式)下——从习近平的眼中,这些地区对他来说都是同一个部分。”

他表示:“要看清楚中国的目的,要明白中国要做什么,必须要看香港、台湾、西藏、新疆等等地方,都是一样的模式,南中国海、一带一路,只有从习近平的眼里看局势,才能真正了解中国的目的是什么,然后找出最好的应对方法,去维护普世价值,包括民主、自决、自由、平等……”

敖卓轩还说:“在习近平年代的中国是很有野心的中国,它不但希望要巩固自己在国内的实力,它是希望建造一个帝国,然后从根本去挑战西方社会自从冷战结束以来一直在维持的自由民主的世界秩序。在某个程度,中国要讲述的是,美国、西方以外还有一个模式。这是很危险的。”

在谈到雨伞运动时,敖卓轩说:“雨伞运动最主要的目的是争取香港的普选,从这个目标来说,它是没有成功的。当然它有一定的作用是唤醒香港年轻人争取自由的意识。但是同样的,我们看到明显的是,雨伞运动也使习近平政府对香港的打压更大,因为他不想再有这样反对的运动。所以雨伞运动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转折点。唯一我们现在可以做的就是把当初参与雨伞运动的原因和精神继续燃烧下去,把争取民主这个漫长的运动继续走下去。”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