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4 2024年3月4日 星期一

“四方机制”外长声明以不点名方式指出对中国的关切,推动印太地区的正面选项


2023年3月3日,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新德里泰姬陵宫酒店举行的四方机制部长会议上发表讲话。(美联社照片)
2023年3月3日,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新德里泰姬陵宫酒店举行的四方机制部长会议上发表讲话。(美联社照片)

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的最高外交官周五(3月3日)表示,四国以印太地区为重点结成的这个组织并非旨在对抗中国。他们发表了一份声明,其中充满了着当今的关键词和短语,反映出对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的日益不安。

在新德里会晤时,美国国务卿、日本外交大臣、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和印度外交部长在他们的声明中几乎没有提到中国的名字,并坚持认为所谓的“四方机制”(Quad)旨在通过加强非军事领域的合作,来促进各自国家的利益并增进其他国家的利益。

然而,他们在一次联合公开活动中的言论和书面声明明确表示,“四方机制”的存在是为了成为替代中国的选项,并且多次提到民主、法治、海上安全以及和平解决争端的重要性,北京对所有这些来自“四方机制”成员的说法都持怀疑态度。

“我们坚决支持自由、法治、主权和领土完整、不诉诸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而和平解决争端,以及航行和飞越自由等原则,反对任何单方面改变现状的企图,所有这些都对印太地区及其他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繁荣至关重要,”四国外长在声明中说。

四国外长说,他们“对基于海洋规则的秩序的挑战,包括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感到关切。这显然是冲着中国。中国在太平洋地区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并大力推动其对有争议海域的权利声索,使较小的近邻感到惊恐。

“我们强烈反对任何试图改变现状或加剧该地区紧张局势的单方面行动,”四国外长说。“我们对有争议的地物军事化,危险地使用海警船只和海上民兵以及破坏其他国家近海资源开采活动的努力,表示严重关切。”

四国外长隐晦地提到中国以及俄罗斯——两国阻止联合国安理会和其他机构就从乌克兰到缅甸、朝鲜、贸易、技术和卫生等问题采取行动。他们说,四国“致力于合作解决单方面颠覆联合国和国际体系的企图。”

而且,就在中俄阻拦20国集团(G20)外长通过关于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的联合公报的第二天,“四方机制”国家特别对北京和莫斯科反对的措辞表达了支持,其中包括这样一句话:“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是不可接受的”。

四国还重申了中国和俄罗斯周四在印度首都举行的20国集团外长会议上拒绝同意的另一句话:“我们强调需要根据包括《联合国宪章》在内的国际法在乌克兰实现全面、公正和持久的和平。”

四位外长在印度瑞辛纳对话(Raisina Dialogue)的一次集体活动中发表讲话时表示,“四方机制”国家并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或与中国对抗,而是促进民主、良治、透明度、数字安全以及全球卫生和救灾等。

“只要中国遵守法律和国际规范,按照国际制度标准行事,这不是中国与‘四方机制’之间的冲突问题,”日本外交大臣林芳正(Hayashi Yoshimas)罕见地直接提到中国。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表示,“四方机制”的目的不是通过要求各国与“四方机制”成员或北京之间选边站来削弱中国的崛起。“我们的主张不是对该地区的国家说‘你必须作出选择’,”他说。“我们的主张是提供一个选项,一个正面的选项。”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和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对此表示同意。

“我更愿意考虑我们是为了什么,而不是我们反对什么,” 黄英贤说。

“我们确实提供了更多的选择,”苏杰生说。“我们确实共同提供了不同的东西。各国对此很感兴趣,其中许多国家正在思考的是,印太地区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区域,而他们如何对自己作出界定。”

(本文依据了美联社发自新德里的报道。)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