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2 2024年5月27日 星期一

记者手记:截肢的乌克兰军人准备返回战场


2023年1月16日,在乌克兰利沃夫,一名失去小腿的乌克兰士兵正在和假肢医师会面。(美国之音博夏特拍摄)
2023年1月16日,在乌克兰利沃夫,一名失去小腿的乌克兰士兵正在和假肢医师会面。(美国之音博夏特拍摄)

在乌克兰利沃夫的圣潘捷列蒙医院(St. Panteleimon Hospital),在战争中受伤截肢的军人勇气不减。

我们在两名军人的午休时间和他们会面,他们正在为道路和社区排雷。两人都因地雷爆炸中失去了一只小腿,他们的六名队友最近也受了断肢的重伤。

40岁的塔拉斯(Taras)说:“我们太忙了,顾不上去想什么心理损伤。”他是一名军人,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他指着身旁的战友补充道:“这位伙计也在工作,他有四个孩子。”后者在尝试使用稍微小一点的临时假肢,他一次次包扎着自己的残肢。

几分钟后,两人又回去寻找地雷。这样的地雷遍布在乌克兰大片地区。

VOA英语视频:乌克兰利沃夫现场报道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0:58 0:00

假肢医师纳扎尔·巴纽克(Nazar Bahniuk)解释了两位军人为什么来到医院做短暂停留。他说,人造肢体需要不时更换或调整,因为人的大腿不习惯承受它们的重量。

他解释说:“你从大概一岁起就靠脚跟和脚站立。”

巴纽克说,他的患者多数来自乌克兰东部战区,那里是持续了几乎一年的俄乌战争的中心地带,但是乌克兰的其他地区并没有完全幸免。大概75%的患者是军人,其余则是平民,包括一名70岁的女性,她最近踩中了地雷。

2023年1月16日,在乌克兰利沃夫,医院工作人员说,患者习惯自己的人造假肢需要数月的时间,还有数百人正在等待安全假肢。(美国之音博夏特拍摄)
2023年1月16日,在乌克兰利沃夫,医院工作人员说,患者习惯自己的人造假肢需要数月的时间,还有数百人正在等待安全假肢。(美国之音博夏特拍摄)

巴纽克说,在他的医院等待安装假肢的人多达数百。

在楼上的复健室,病人使用跑步机和一个健身单车来恢复力量。44岁的安德烈(Andriy)于9月在赫尔松执行任务时失去了一条腿,这座城市在被乌克兰解放之前被俄罗斯占领了九个月,目前仍持续遭到攻击。

我们问他失去左腿是什么感受。

安德烈说:“我很难过我的时间被浪费了。我在医院呆了几个月,我本可以在战斗的。”

儿童的准备

在利沃夫市中心,市场每天都挤满了越来越多的流离失所的家庭,当地旅游局现在成为了新闻中心。 他们为自由撰稿的记者们提供急救包、防弹衣和头盔。

新闻中心官员奥尔加·莱特尼安奇克(Olga Letnianchyk)是8岁女孩的母亲。 她说,学校还在上课,当空袭警报响起或炸弹袭击该地区时,孩子们会进入地下室,这些袭击通常是针对城市外的基础设施。 她说,她的女儿准备了一个袋子,以备长时间呆在避难点,袋子里面装着水、零食和一只泰迪熊。

莱特尼安奇克补充说,利沃夫距离地面战争一千多公里,相对安全,这就是当数百万人逃离乌克兰时她留在家里的原因。

她说:“在外面什么也做不了,那会更加艰难。”

和这里许多人一样,她也拿战争的危险来开玩笑。她说,在将近一年后,乌克兰这种新的生活方式已经“几乎”是常态了。

但她强调了“几乎”,永远没人会真的习惯从一千多公里外从天而降的炸弹。

她说:“多数时候还可以啦,就是别抬头看。”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