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45 2021年9月26日 星期日

数百阿富汗飞行员及家属驾机逃入乌兹别克斯坦 人权组织呼吁保护他们


资料照片:乌兹别克斯坦军人守卫在乌兹别克斯坦与阿富汗边界的一个哨卡。(2021年8月15日)

上个月,在塔利班武装逼近喀布尔之际,几百名阿富汗军人和他们的家人带着四十多架飞机投奔乌兹别克斯坦。人权组织如今担心这些人的安全,并为他们发出呼吁。

人权观察和其他组织担心乌兹别克当局将把这些难民送回阿富汗。他们在阿富汗有可能遭到新掌权的塔利班领导人的报复。

人权观察欧洲与中亚事务主任休·威廉森(Hugh Williamson)说:“塔什干按照国际人权法有义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把人们送回有可能面临酷刑甚至死亡的国家。”人权观察还担心其他几百名逃入乌兹别克斯坦的阿富汗人有可能被送回去。

匹茨堡大学治理与市场中心主任珍妮佛·穆尔塔扎什维利(Jennifer Murtazashvili)提出了更进一步的主张。她说,华盛顿应当欢迎这些飞行员来美国,向他们提供庇护,就像美国接收了其他在20年的战争努力中为美国提供了关键帮助的阿富汗军人一样。

她说:“在塔利班接管之前,这些美国训练的专业人员就面临被刺杀的危险。”

在喀布尔陷落前的最后几个小时,总共有585名阿富汗军事人员和家属乘22架军机和24架直升机飞往乌兹别克斯坦。乌兹别克军方出动飞机,拦截了他们,迫使他们在与阿富汗交界的铁尔米兹的一处国际机场着陆。

在混乱中,两架乌兹别克飞机与三架阿富汗飞机空中相撞,碎片洒落在乌兹别克斯坦苏尔汉河地区的谢拉巴德市。所有飞行员都安全跳伞,没有听说有人员伤亡。

如今,乌兹别克斯坦必须决定,究竟是为这些难民提供安全庇护,还是把他们送回阿富汗,或者是把他们转送至第三国。塔什干方面既希望与塔利班新政权建立友好关系,又不愿意得罪西方政府,这为当局的决定增加了复杂性。

到目前为止,乌兹别克斯坦当局一直不愿讨论此事。通报飞机事件的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最初声明很快就被撤下并从社交媒体移除,理由是有些细节没有得到全面核实。

但是美国国务院一位发言人对美国之音证实,这些人员和飞机目前都安全,并被乌兹别克当局收容。这位发言人说,华盛顿正在“就阿富汗空军的飞机、他们的飞行员以及其他越境进入乌兹别克斯坦的人与乌兹别克斯坦政府进行协调”。

两名要求匿名的乌兹别克斯坦官员证实了美国国务院的说法。

亲西方的喀布尔政府垮台后,乌兹别克斯坦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塔什干方面关闭了边境,不让难民进入,并坚持遣返阿富汗人的决定。与此同时,乌兹别克斯坦又配合美国和盟国的大规模转移行动,允许飞往欧洲和其它目的地的飞机在塔什干停留加油。

乌兹别克斯坦因为协助撤离而受到了一些赞扬。但是,人权观察的威廉森说:“如果乌兹别克斯坦把飞行员和他们的家属送回去,国际社会的好感将立刻消失。”

不过,塔什干方面最优先考虑的事项是维持安全,而不是推动难民流动。乌兹别克斯坦政府表示正在与塔利班保持接触以确保边界安全。外交部8月30日警告说,任何试图非法进入乌兹别克斯坦境内的人都将依法受到处罚。

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星期一(8月30日)说:“目前,乌-阿边界过境点完全关闭。”外交部还说,铁尔米兹过境点近期内不会重开。

这与华盛顿方面发出的呼吁背道而驰。华盛顿呼吁阿富汗所有邻国“允许阿富汗人入境并与人道国际组织协调,为有需要的阿富汗人提供人道援助”。

使阿富汗与乌兹别克斯坦关系更加复杂的是阿富汗境内有人数不少的乌兹别克族,他们当中包括阿卜杜拉·拉希德·杜斯塔姆(Abdul Rashid Dostum)元帅,他是帮助在2001年推翻塔利班统治的北方联盟的领导人之一。

可靠消息人士对美国之音说,在喀布尔沦陷之际,杜斯塔姆与前阿富汗巴尔赫省省长阿塔·默罕默德·诺尔(Ata Muhammad Noor)逃入了乌兹别克斯坦。乌兹别克官员坚称,这一消息并不属实,他们两人的目前所在并不确定。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