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04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709案秘密审判李和平缓刑 家属要求无罪释放


因709案被捕的北京人权律师李和平本星期受到了不公开审判。4月28日上午,他被天津二中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天津二中院的官方微博发布了这一消息。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认为,她丈夫一向依法从事律师工作代理维权案件,应该无罪释放。

天津二中院周五发布微博称,“鉴于李和平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因此从轻判处缓刑。该案于本月25日秘密开庭,被告人李和平的亲属事先未获通知,当局的理由是该案“涉及国家秘密”。

天津二中院官方微博截图
天津二中院官方微博截图

与709案件其他当事人遭遇的“认罪悔罪”情况类似,官方发布的消息称,李和平当庭“对合议庭、公诉人、辩护人表示感谢,表示其行为触犯了刑事法律,感到很后悔”,并且“服从判决不上诉。”官方消息称,“部分社会群众旁听了宣判。”

李和平或家属委托的辩护律师没有出庭辩护或者聆听宣判,也未曾获准到看守所会见当事人或调阅案卷。

天津二中院称,“2008年以来,被告人李和平多次通过互联网或借境外媒体采访之机,抹黑、攻击国家政权机关和法律制度;利用境外资金,插手炒作热点案件,意图挑起不明真相的一些人对我国社会制度不满;勾结一些具有颠覆国家政权思想的非法宗教活动人员、职业访民、少数律师和其他人员,攻击宪法所确立的制度,共同策划颠覆国家政权的策略、方法、步骤,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犯罪活动,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这篇官方发布的消息没有列出上述指控的具体事例、言行和热点案件,也没有指明所说的具有颠覆国家政权思想的非法宗教活动人士、职业访民等人。目前,天津二中院的微博账号无法评论。

李和平案25日的庭审和28日宣判事前外界没有获悉相关信息。25日,西方驻华外交官和上百名支持者赶往湖南长沙关注另一位709案被捕律师谢阳的庭审,却扑了空。据了解,谢阳案庭审的消息经该案官派律师贺小电传出,但当日并未开庭。

周五下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披露,她刚刚接到了李和平律师在监控下打来的电话。王峭岭说,李律师“让我去天津跟他见面。我告诉他,不是我不想念他,而是我一去,他真正自由的机会就没有了。”

王峭岭说,“李和平说尊重我的选择。”

有知情者在网上发布消息说,王峭岭接到一个天津号码的电话,是李和平打来的。李和平说:“不方便多说话,你到天津来看看我吧。”王峭岭说:“判缓刑了还不回家?我不去天津,你赶快回家吧!”电话那边很乱,就断了。

网友评论说,王峭岭去了天津就会被控制起来。

王峭岭目前与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北京一起居住。王全璋为原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目前仍羁押未判。

2017年4月28日,王峭岭斥责官派律师温志胜(手持信件者)和国保人员。(网络图片)
2017年4月28日,王峭岭斥责官派律师温志胜(手持信件者)和国保人员。(网络图片)

王峭岭对美国之音表示,事发非常突然。她表示,今天上午,当局对她和李文足的监控明显加强,二十多名国保便衣和物业保安在她家楼下。王峭岭说,李和平案的官派律师温志胜也在这些人当中,要求她带上孩子去天津与李和平见面,同时还称带给她一封李和平的亲笔信。王峭岭表示,她拒绝看这封信,并且不相信其中内容,因为官方造假太多。

王峭岭:在这个胶着的状态中,我们在小区里面散步,我们走到哪,他就跟到哪,我们一直跟他们对骂,让他们滚开,但他们就不走,一直劝我去天津。这群人早就知道结果,等在我们家门口,没有判决书,什么都没有,就拿了一封所谓李和平的亲笔信,但是我们知道这种亲笔信很容易造假造出来,所以我坚决不看。

网上有评论认为,官派律师温志胜宣判之日不在法庭却陪同国保人员到当事人居所外面游说,其辩护律师角色和专业表现实属可疑。

王峭岭周五中午对打电话询问的美国之音记者表示,那些国保人员仍在她家楼下停留,要求她立刻前往天津与李和平见面。王峭岭表示她拒绝接受她所说的劫持方式。

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坚持认为她丈夫应该无罪释放,认为李和平被判缓刑后应该立即回家。

王峭岭:宣判之后,他们就让我带着孩子去天津和李和平会面,我就说,如果判了缓刑立即回家,这是正当的,为什么让我去天津会面?肯定是考虑到有一个上诉期,他不想让李和平变卦。

王峭岭还表示,得知判决结果后感到高兴,因为这表明李和平还活着,同时她认为当局秘密审判实际上是破坏法制,是真正的颠覆罪行,显示当局对该案处理方式心虚,恐惧。王峭岭说,将继续为李和平、王全璋、吴淦等709案被捕人士维权。

王峭岭:一年多来始终没有我丈夫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我是很高兴的,因为我丈夫还活着,这个消息是确实的。但是全璋和吴淦,我听到国保说,就剩全璋和吴淦了,他们没判,他们也是要处理的。因为李文足女士跟我是住在一起的,他们让她也好好想想。

李和平自2015年7月被失踪后杳无音讯,同其他被捕维权律师一样被长时间羁押,有评论认为,对当事人判处长时间缓刑的目的在于让维权律师噤声。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总干事兼发言人陈洁文女士周五发表声明,对这场秘密审判和官方事后对待家属的做法提出三点疑问,其中包括对李和平搞秘密审判的理由?李和平秘密庭审时间上跟谢阳案误传的庭审落在同一天,当局是否有意声东击西、调虎离山?李和平案宣判后,当局急切要求之前未获通知的亲属立刻前往天津,其必要性、合法性何在?

709案受到国际广泛关注,被认为是针对中国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政治案件。

2015年7月9日开始的抓捕、软禁或约谈300多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行动中,首批被判决的四名涉案人是周世锋、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国。去年八月,他们分别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七年半至判三缓三不等的刑罚,均未上诉,并且分别在官方媒体报道中表示认罪。

关注709案的广州律师陈进学目前正在代理被控颠覆罪的维权律师江天勇案。他不久前对美国之音表示,周世锋、胡石根等人的案件是一个冤案,他们在整个办案过程中都被拒绝自行聘请或委托家人聘请律师,而且遭受了媒体审判,被迫进行了自证其罪,这些都是违反了中国法律的。

709案被捕人士之一、长沙律师谢阳通过代理律师控诉,他在长达6个月的指定监视居住期间,遭到多名警员暴力殴打、剥夺睡眠、坐吊吊椅、烟熏眼睛、威胁家人生命、阻碍律师会见等刑讯方式逼迫他自证其罪、诬陷同仁。仍在狱中的谢阳已经通过律师提起诉讼,对涉嫌严重犯罪并侵犯其人权的警察追究刑事责任。

因709案被捕的维权人士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也发布公开信,揭露一年多被关押期间一些公安人员对他刑讯逼供。他还披露官媒CCTV电视记者企图诱供,让他认罪,被他识破,记者无功而返。

维权律师李和平和李春富兄弟二人2015年7、8月间先后被捕。李春富被关押一年多后获得取保候审,但他由家人领回后就被精神病院诊断患了精神分裂症。

过去一年多来,709案被捕者的家属们一再反映受到当局维稳人员的骚扰、监控、逼迁或不准年幼儿童入学等虐待。她们多次发表公开信,强烈质疑709案办案过程中司法人员动用酷刑,要求展开公正独立调查,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并保障709案被捕者及其家属的人权。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