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8 2024年2月23日 星期五

西方制裁刺痛俄罗斯 能源仍是最大砝码


资料照:俄罗斯西伯利亚克麦罗沃州的一辆铲车正在往火车车厢里装卸煤炭。(2016年4月4日)
资料照:俄罗斯西伯利亚克麦罗沃州的一辆铲车正在往火车车厢里装卸煤炭。(2016年4月4日)

自俄罗斯2月入侵乌克兰后,美国和其盟友对俄罗斯施加了多轮经济制裁。分析认为,这些制裁给俄罗斯经济造成了巨大痛苦,但西方还没有接近制裁的极限,即完全禁止俄罗斯的天然气和石油出口。

欧盟上周五(4月8日)正式通过了对俄罗斯的第五轮制裁措施,包括禁止进口煤炭、木材、化学品和其他产品,其中对煤炭进口的禁令将从8月第二周开始生效,仅这一项就会使俄罗斯每年损失近87亿美元的收入。

同一周,美国和七国集团盟友宣布对俄罗斯最大的银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更多的俄罗斯国有企业和更多的俄罗斯政府官员及其家庭成员实施新制裁。美国还禁止美国人在俄罗斯进行新的投资。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财政部负责打击恐怖主义资金渠道的助理部长格拉泽(Daniel Glaser)告诉美国之音:“随着时间的推移,制裁将对俄罗斯造成重大损害,大幅提高入侵成本,并为寻求谈判结束战争的外交官提供重要筹码。”

但格拉泽也指出:“低垂的果实已经被摘下”。他表示,美国和西方盟友还没有使用所有可用的制裁,因为这些措施在损害俄罗斯经济的同时也会给西方社会带来更大的成本,这要求西方盟友之间进行更多协调。

俄罗斯经济痛苦

西方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正将俄罗斯推向衰退,莫斯科目前正在应付严重的通货膨胀、出口减少和物资短缺。

国际金融研究所3月的一份研究预测,俄罗斯经济将在2022年收缩15%,这将抹去该国15年的经济增长。白宫官员上周表示,俄罗斯的通货膨胀率以每周约2%的速度上升,一年后的通货膨胀率将达到200%。

研究20世纪经济制裁史的美国维克森林大学副教授科茨(Ben Coates)告诉美国之音:“我们将看到(俄罗斯)失业率上升,生活水平下降。俄罗斯企业和政府可能会拖欠债务,使未来的投资更加困难。”

美国和西方盟友制裁了俄罗斯的关键工业部门,限制对俄罗斯的关键技术出口。俄罗斯是主要的原材料生产国,国内欠缺生产消费品和技术产品的能力。

虽然中国可能为俄罗斯提供一些制成品,但美国的出口禁令限制其他国家向俄罗斯提供半导体和软件等核心技术,否则将面临来自美国的二级制裁。

科茨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更贫穷的俄罗斯将更难以补充其军事损失,而对含有美国技术,尤其是微芯片的产品的出口禁令,将使获得高科技武器变得更加困难。制裁持续的时间越长,对俄罗斯军方的影响就越大。”

在西方国家实施初步制裁后,俄罗斯中央银行的6300亿美元外汇储备约有一半被冻结,限制了俄罗斯政府稳定金融市场的能力,卢布兑美元贬值了一半。

尽管最近卢布兑美元汇率有所上升,但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种反弹是由严格的资本控制和外汇管制推动,而不是市场力量。

为了支撑卢布汇率,俄罗斯政府颁布了资本管控措施,包括冻结外国企业在俄境内资产、要求俄罗斯出口商将80%的外汇收入转换成卢布,并要求其他国家以卢布支付从俄罗斯进口的能源。

能源提供生命线

尽管经济受到严重损害,但这并没有完全阻止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进攻。专家表示,目前制裁中最大的漏洞就是俄罗斯能够继续出口能源,这为俄罗斯发动战争提供了生命线。

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国际经济主任斯泰尔(Benn Steil)告诉美国之音:“如果要说服俄罗斯退出(入侵乌克兰),那么目前的制裁是不够的。俄罗斯仍然在出口石油和天然气,而且它可以获得足够的外汇储备来支付账单。欧洲必须先停止石油和天然气的进口,才有希望影响克里姆林宫的政治盘算。”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已经对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实施了一定程度的制裁,但这些国家并不是俄罗斯能源的主要进口国。

欧盟40%的天然气和超过30%的石油供应来自俄罗斯,国际能源署估算称,两者分别为俄罗斯日均提供4亿美元和7亿美元的收入。彭博社估计称,俄罗斯今年将从能源出口中获得3210亿美元,较2021年增长超过三分之一。

在进口需求减弱的情况下,能源出口带来的外汇收入使得俄罗斯政府能够暂时平衡收支,避免出现债务违约。

新美国安全中心跨大西洋安全项目兼职高级研究员史内戈瓦雅(Maria Snegovaya)称,俄罗斯是全球应对制裁经验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其国家主导的经济模式有助于其实现制裁下的经济新平衡,西方的制裁需要直击普京政府最核心的利益。

她近日在一篇分析中写道:“只要普京政府有足够的资源来赞助和收买不同群体的忠诚,它就有可能经受住随之而来的许多挑战。然而,如果克里姆林宫的能源收入因制裁而枯竭,它就会开始失去筹码。”

西方石油制裁

欧盟内部成员国对于禁止俄罗斯能源的政治势头正在加剧,特别是俄罗斯在乌克兰首都郊区布查镇屠杀平民的行为被曝光后,欧盟主要成员国表示愿意进行协调,响应乌克兰的呼吁。

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上周对欧洲议会表示,欧盟“迟早”需要对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进行制裁。

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周在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采访时说,在布查镇发生的事情应该导致“一系列新的制裁和非常明确的措施”,包括针对煤炭和石油。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欧盟公布了整体的能源转型计划,欧盟成员国也开始阐明摆脱俄罗斯能源的时间表,这将成为欧盟就石油制裁达成共识的一个关键基准。

立陶宛本月初宣布将不再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从而成为欧洲第一个不再依赖俄罗斯供应的国家。波兰通过了在年底前停止购买俄罗斯石油的立法,德国将在今年推动结束对俄罗斯石油的依赖。

史内戈瓦雅认为,上周通过对俄罗斯煤炭的禁令意味着欧盟现在有更大的政治动力推动石油禁令,但欧洲对天然气更深的依赖意味着天然气禁令不会很快出现。

她告诉美国之音:“石油禁运在未来更有可能,但据我了解,替代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目前对欧盟来说不是一个选项,尤其是对德国来说。它可能会发生,但不会很快发生,而是在长期内。”

一些分析认为,要转向更严厉的能源制裁,美国需要向欧洲提供更大能源供应保证。否则,如果欧洲经济被削弱,将损害他们向乌克兰提供支持的能力。

除了要求西方拒绝俄罗斯能源,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还呼吁,为了增加俄罗斯的痛苦,西方应该将该国的银行系统从国际金融体系中完全封锁,并且禁止国际船只进入俄罗斯的港口。

专家表示,其他一些可用的制裁手段还包括更多国家加入对俄罗斯的经济行动,各国冻结俄罗斯央行的储备,并对俄罗斯的国际能源交易进行制裁。

科茨说:“从长远来看,两个重要的举措是加快绿色能源转型,以减少对俄罗斯化石燃料出口的依赖,并且可以采取更多努力来提高金融透明度,这将使针对普京及其盟友的财富的制裁更容易实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