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3 2021年4月17日 星期六

华人感染 俄疫情恶化波及俄中关系


华商集中名叫“莫斯科”的大市场。(2019年1月)白桦提供

俄罗斯最近成为中国新冠病毒输入病例的主要来源。许多在俄华人回国被确诊后,俄罗斯国内再次出现驱逐中国人的呼声。两个月前,俄罗斯同样把中国视为病毒主要来源和威胁。

华人感染 俄疫情恶化波及俄中关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36 0:00

避免病毒传播 驱逐非法中国移民不手软

在从俄罗斯回国的许多中国人最近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俄罗斯国内有声音开始质疑到底有多少在俄华人被感染,俄罗斯应如何面对这一形势,以及官方的疫情报告是否准确。

另一方面,下议院国家杜马议员奥尼先科几天前呼吁驱逐非法中国移民,避免新冠病毒在俄罗斯各地传播。他特别强调,俄罗斯目前可以名正言顺地讲,正是携带病毒的中国人在威胁着俄罗斯,而不是俄罗斯给中国制造麻烦。

奥尼先科曾是国家卫生防疫署署长。他在当地政坛和社会上拥有很大影响力。今年1月武汉封城后,奥尼先科经常公开发声点评中国疫情形势和对俄罗斯的威胁,他同时也质疑过中国应对疫情的手法。

来自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的奥尼先科说,许多中国人被确诊携带病毒,俄罗斯应因此敲响警钟,更应关注大量中国非法移民,因为这些中国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不让外人进入。他们没有当地医疗保险,不在俄罗斯的医疗体系视线内。他说,在驱逐中国非法移民的问题上,俄罗斯不应手软。

与此同时,俄罗斯官方也竭力澄清和否认,俄罗斯不可能是中国输入病例的主要来源。负责卫生防疫的俄罗斯消费监督署4月15日发表声明说,无论是中国留学生还是务工人员,在莫斯科都没有发生大量中国人因为病毒感染住院或是被确诊的情况。

俄罗斯卫生防疫部门说,在首都东南部名叫“莫斯科”的大市场,有600多名中国和越南非法移民,其中3人被发现急性呼吸道病毒感染症状,600多人全被隔离,到4月15日为止没有发现新病例。

此外,在首都东南部另一家名叫“友谊”的旅馆中,244名中国和越南非法移民也被隔离,他们中没有发现感染病例。

不愿华商回国 缺乏保护群体

多年前发生莫斯科切尔基佐沃大市场华商货物被查抄事件后,华商后来都集中在首都东南部接近市郊的两个大市场中,名叫“莫斯科”的大市场是其中之一。俄罗斯最近输入中国的病例中,很多人都来自莫斯科的这两个大市场。

许多中国商贩为工作方便,就近住在市场中的旅馆宿舍中,但当地住宿和卫生条件较差,多人共用一个寝室和厨房卫生间,为病毒传播提供了条件。

俄罗斯经济多年低迷不景气,华商生意本来日益艰难,再加上疫情冲击,两个大市场在3月末都被关闭,许多华商看不到前途,不愿在俄罗斯坐吃山空,决定回国。

由于许多交通联系中断,一些人只好从莫斯科前往远东选择经陆路回国。但出现更多俄罗斯输入病例后,两国陆路通关口岸目前都已关闭。

俄罗斯与中国官方关系密切,但在俄罗斯的大量中国商贩长期是两国官方视野中的货色地带,他们更是双边关系中最缺乏保护的一个群体。

许多在俄华商过去一直抱怨,每当遭俄罗斯官员和警察欺负时都得不到中国撑腰。但为了避免华商急于回国,与过去有所不同,这次在俄罗斯的中国外交机构高级官员最近罕见主动与华商对话,试图安抚他们的情绪。

俄疫情严峻 中国压力加大

与中国相接壤的俄罗斯滨海边疆区首脑科热米亚科最近要求交通部门停止航班,不要把中国人从莫斯科运到远东地区,避免当地居民受到病毒传播威胁。他还呼吁出动包机,把中国人直接从莫斯科运到北京。在与普京的视频会议上,科热米亚科特别向普京展示了身穿白色防护服从莫斯科抵达当地的那些中国乘客的照片,希望能引起克里姆林宫关注。

与中国相接壤的俄罗斯所有边境地区都出现了感染病例,一些地区病人数量最近几天急剧增长,滨海边疆区和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都出现多起死亡病例。俄罗斯媒体说,俄罗斯疫情防范当初主要针对中国和中国人,但真正的威胁却来自西部而不是东部,正是那些从欧洲回国的俄罗斯游客,以及来自莫斯科的旅客导致俄罗斯和远东疫情爆发。

华人勒索贿对象 新一波驱逐浪潮?

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莫斯科市今年2月以防范疫情为由曾一度试图驱逐许多中国人,后来两国官方可能达成幕后交易,俄罗斯上一级法院仅对中国人罚款了事,没有驱逐。他说,俄罗斯法官时常根据上级命令判决,法院作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多见,这可能同两国在这一问题上做出政治决定,避免事态扩大有关。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一个月来已连续两次电话交谈。分析人士说,因为原油价格暴跌,沙特阿拉伯排挤俄罗斯市场份额,第一次电话交谈可能同普京请求中国购买俄罗斯石油有关。尼科里斯基说,几天前的第二次电话交谈很可能是习近平请求普京不要驱赶中国人,避免给中国防疫增添更多压力。

尼科里斯基说,莫斯科已经封城,防疫重点已针对自己国民和莫斯科市民,因此不太可能出现第二波驱逐中国人浪潮,而且当地警察因为目标转移已无法勒索,对当地华人也丧失了兴趣。

尼科里斯基:“2月底莫斯科以防疫为名驱赶中国人时,警察的平均索贿数目每次大约是1万卢布,不到2百美元。有一个案例是,一名莫斯科警察把一位中国学生拦下后,索要1万卢布才放行她。这名警察随后就通知他前面的下一个同事,再把这名中国学生拦下,第二名警察再向她索要了1万卢布。”

尼科里斯基说,中国开始向疫情形势恶化的俄罗斯提供援助,此时如果再驱逐中国人,那显得俄罗斯做得太过分了。

但是他认为,俄罗斯媒体的许多报道继续使用“中国病”的提法,显示俄罗斯社会仍然认为中国对疫情传播负有责任,中国继续是威胁。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