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7 2024年7月24日 星期三

“第42条”到期,美国将执行严格庇护措施,多数在边境等候移民将被驱逐


移民从墨西哥华雷斯城跨越边境后在一处边境围栏的入口等候入境。(2023年5月11日)
移民从墨西哥华雷斯城跨越边境后在一处边境围栏的入口等候入境。(2023年5月11日)

COVID-19大流行期间在美国-墨西哥边境执行的“第42条”(Title 42)法案星期四(5月11日)午夜到期,这项规定让美国政府得以迅速把移民驱逐回墨西哥或者他们的祖国。

拜登行政当局推出了严格的庇护措施。国土安全部长亚历杭德罗·马约卡斯(Alejandro Mayorkas)说,这些措施将导致边境的多数移民被驱逐。一些边境事务分析人士说,目前有大约15万人等待入境美国。

“将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你们会被送回去,”马约卡斯在星期三的记者会上说。“我们的边境不是开放的。”

在边界,移民对接下来怎么办感到困惑。德克萨斯州布朗斯维尔的一位移民律师普里西拉·奥尔塔(Priscilla Orta)近来每个星期都会越过边境进入墨西哥的马塔莫罗斯,向移民们解释他们将要面对的程序。

她对美国之音(VOA)说:“除了使用预约应用软件或者有了预约面谈之外,如果你是在其他任何情形下入境,你都不会被视为有申请庇护的资格,而我每天每日都在跟人们打交道,特别跟在马塔莫罗斯等待的人们打交道,这恰恰是他们所寻求的:能有机会申请庇护。”

随着“第42条”的终结,奥尔塔劝告移民们使用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CBPOne应用软件,预约面谈日期,并让移民们知道,如果他们未经批准而越过边境,将会被立即驱逐。但是,虽然这个应用软件增加了1千个面谈机会,人们等待的时间还是相当的长。

奈瑞斯·厄鲁阿兹(Neris Arruaz)一个月前抵达马塔莫罗斯,她不确定自己的家人是否能够出现在任何入境口岸。她在古巴曾经是一名会计。她说,如果进入美国,她计划创业,并且帮助家人过上好日子。

对边界一带的社区来说,移民抵达人数的增加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德克萨斯州喀麦隆郡的法官小艾迪·特雷维诺(Eddie Trevino Jr.)在布朗斯维尔说:“现实是,每天都有上千人、超过两千人过来。”

特雷维诺说,这已经是几十年来的现实了。他反驳了那种边境现在不安全的说法。

“仅仅因为我们遇到移民人数的激增,这本身并不会在边境产生一个不安全的地区,”他说。“这只是产生了那种我们的移民体系已经失灵的局面。我们知道这点已经40多年了,可是呢,一届又一届的行政当局或国会不断地把难题向后推,说:‘还是让别人来处理吧,’因为他们不想应对政治后果。”

所有的移民如今都按照“第8条”受理,这是处理移民问题的联邦法律。

马约卡斯4月末对记者们说:“这是一项长期的移民执法授权,多届行政当局,既包括共和党也包括民主党的,都用来处理个人案例。它为违反常规的移民制定了严厉的后果,包括五年禁止再入境,而且有可能对一再试图非法入境进行刑事起诉。”

对边境巡逻官员来说,他们的使命是明确的:对那些按照现有规则符合资格的移民予以受理,对不符合资格者予以迅速遣返。

“边境不是开放的,OK?”边境巡逻员菲德尔·巴卡(Fidel Baca)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你是在入境口岸之间入境,那你就是非法入境,OK?你会面临后果的。启用‘第8条’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有后果。我的意思是说,人们是会被驱逐的......他们将面临遣返,而且五年内禁止再入境。”

对那些得以越境进入美国一侧的移民来说,他们的旅途并未结束。委内瑞拉移民罗丝·卡里洛(Rose Carillo)正在申请庇护。她的移民法庭面谈定在2024年5月。

“我希望最终能把孩子接来,”她用西班牙语说。“我太想念他们了。跟家人分离太不容易了。他们是我仅有的家人,我的母亲、我三个孩子。没人能帮他们。如果我不干活,他们就吃不上饭。这是我的梦想:把他们带到这里。”

美国移民官员敦促计划申请庇护的移民使用CBPone应用软件。他们说,今后几天会很繁忙。

  • 16x9 Image

    艾琳·巴罗斯

    艾琳·巴罗斯(Aline Barros)在美国之音(VOA)华盛顿特区新闻中心从事移民方面的采访报道。2016年加入美国之音前,艾琳·巴罗斯曾在马里兰州蒙哥马利郡的报刊和电视媒体工作。艾琳·巴罗斯曾为《华盛顿邮报》、《G1巴西门户新闻》和《福克斯拉美新闻》撰稿。 巴罗斯在马里兰大学获得广播新闻学的学位。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7/23【时事大家谈】拜登退选中国网民热议 “把他赶下台”影射习近平?拜登退选牵动美外交政策 下届总统恐对中更强硬?嘉宾: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 美国《当代中国评论》国际季刊主编荣伟;主持人:樊冬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