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9 2020年1月26日 星期日

薛瑞福年底离职 对华强硬三剑客少了一人


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薛瑞福 (Randy Schriver) 到传统基金会发表演讲(2019年6月26日)

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星期四(12月12日)证实,国防部印太事务助理部长薛瑞福( Randall Schriver)已提出辞呈,将于年底离职。由于在台湾、香港、新疆、美中竞争等一系列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薛瑞福 一直被看作特朗普政府内的对华强硬派。

以家庭原因为由辞职

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发言人乔纳森·霍夫曼(Jonathan Hoffman)星期四告诉媒体,薛瑞福因家庭原因准备离职。

霍夫曼说:“他孩子还小。已经在这个岗位上两年了,工作强度非常大。我知道,你们中的有一些人和兰迪(薛瑞福)一起出访过。他是印太问题专家,他在这个领域的知识在国防部无人能比。考虑到这个工作的需求,大量时间出访,你们知道他每个星期就得飞去亚洲,从蒙古、日本、朝鲜、澳大利亚到中国,来来回回,这给他的家庭带来很大的不便。所以,兰迪希望换个工作。我们非常感谢他为国防部所作的一切,并期盼他的下一步动作。”

对自己的政策想法无法得到执行感到失望

薛瑞福2018年1月起担任亚太事务助理部长至今。据称,尽管国防部团队几度更迭,历经前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代理部長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与现任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薛瑞福与这几任部长关系良好,并深受赏识。

特朗普总统就任后将前总统奥巴马的“重返亚太”政策改变为“自由开放的印太”政策,薛瑞福自上任起就担负起主导并执行这一政策的关键角色。 美国《军事时报》说,美国的亚洲盟友对薛瑞福的看法是积极的,把他看作特朗普政府防务问题上传统的共和党声音。

虽然霍夫曼说,薛瑞福因家庭原因离职,但是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薛瑞福可能因为与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约翰·鲁德(John Rood)的矛盾离开。薛瑞福对自己无法将自己的政策理念推行到国防部和白宫感到失望。

《外交政策》杂志还说,薛瑞福的离职导致国防部留下了又一个空缺。报道说,截止2019年9月5日,国防部有14个空缺职位需要获得参议院的确认。

第一个用“集中营”形容新疆“再教育营”的美国官员

今年五月,薛瑞福对媒体表示,中国已经将超过100万名穆斯林押入新疆“集中营”。他是美国第一个用“集中营”来形容新疆 “再教育营”的官员。

当被问及为何使用“集中营”一词时,薛瑞福表示,根据他们对关押规模的了解,至少有一百万人,甚至可能接近三百万维吾尔人被强制拘押。这个数字占大约一千万当地穆斯林人口的很大比例。加上新疆近年来发生的事情以及中国政府的有关目标,“集中营”这一描述是“恰当的”。

在薛瑞福说这番话的前一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提到同类问题时,还是用“再教育营”来称呼中国官方所称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

薛瑞福当时的言辞,被视为是美国政府对中国当局新疆政策的最强烈谴责。

与台湾关系友好

薛瑞福和台湾长期友好。他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中台湾最强大的支持者之一。他还发起了加强与台湾关系的运动。

他六月份在一次演讲中说,美国已见到中国正在以“全政府”之力恫吓并破坏台湾稳定,对台湾的胁迫和威胁也同样破坏地区稳定,美国将协助台湾抗衡中国的压力,包括直接协助台湾建立能力防范中国对台湾选举的干预。

薛瑞福最近一次访问中国是10月初。访中前夕,他在华盛顿表示,将向北京表明美国对台湾的政策立场与关切。他当时明白指出,“同样是民主政体,美国支持台湾,并希望看到选举以自由、公正及不受威胁的方式举行。”

支持港人

他还曾就香港反送中示威表态。他说,美国“百分百支持”港人争取《中英联合声明》所保证的基本权利。他还说,美国不会因为担心被指责为香港抗议的“幕后黑手”而改变自己的原则。

对华鹰派

薛瑞福还与特朗普政府其他两位负责亚洲政策的最高官员: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白宫国安会亚太事务资深主任博明(Matthew Pottinger)一起被认为特朗普政府的对华鹰派,因为他们都觉得有必要拒绝中国在亚洲的扩张主义,包括南中国海和太平洋地区。

薛瑞福10月在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的演讲中表示,美国与中国的竞争根本上在于维持以规则为基础的自由世界秩序的竞争。

他说,美中战略竞争现已是美国总体安全战略和国际战略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两国之间有竞争,并且在多个领域竞争,根本上是因为双方的愿景以及对未来地区和全球安全架构的看法不同。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