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2 2021年9月25日 星期六

美国加强监管 北京严厉打压 中概股市值疯狂蒸发


2021年6月30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内中国滴滴出行IPO

美国证券监管当局正在对已经或准备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加强监管措施。与此同时,北京对中国私营科技公司的打压,加剧了美国证监当局对美国投资人面临风险升高的担忧。

随着中概股公司持续数周的崩盘,中概股已蒸发了7500亿美元市值,做空中概股已成为美国市场最繁忙的交易。专家告诉美国之音,与美中关系的持续负面相一致,未来中概股的处境只会更艰难。

美证交会主席最直接警告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加里·詹斯勒(Gary Gensler)周一警告说,许多投资者不了解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股票的风险。

“因此,当你认为自己在投资一家中国公司时,实际上很可能是在投资开曼群岛或世界其他地区的一家空壳公司。” 他在周一发布的视频中说。

中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都采取所谓“可变更实体”(VIE)的方式,以规避中国政府关于外资不得投资很多中国公司的所有权指令。

詹斯勒已经要求其下属要对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向投资者提供完整和公平的信息。

“这意味着披露政治和监管风险,中国政府可能会像最近多次所做到那样,在游戏中大幅度改变规则,” 詹斯勒说。

为保护美国投资者,美国众议院去年12月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如果中国公司不能完全遵守美国的财务审计规则,它们将被赶出美国证券交易所。

“如果中国运营公司的审计师在未来三年内不公开他们的账簿和记录,这些公司 - 无论是开曼的还是中国的 - 将无法在美国上市,”詹斯勒说。

詹斯勒表示,他已要求证交会工作人员“暂时停止”使用借壳上市公司的初始公开募股(IPO)。

“申请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正面临美国证交会关于其离岸公司结构的越来越详细的问题。” 财经媒体布隆伯格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

现金流、税收、政策风险等20多个监管问题

知情人士说,美国证交会可能针对“可变利益实体的现金流的性质和方向” 等问题“要求这些公司量化母公司与其他实体之间的转移和股息,以及它们各自的余额和任何税收影响。”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监管机构还要求披露更多有关中国政治和监管风险的信息,”他并补充说,新申请上市公司可能会面临多达20多个问题。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至少在三个不同领域对这种风险表达了某种担忧,” 欧亚集团管理办公室执行董事康森瑞(Nickolas Consonery)告诉美国之音。“它们是 VIE 结构的不确定性、中国的治理以及对科技行业的监管问题,还有审计问题。”

康森瑞说,其中新的变化是北京对中国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监管收紧的加剧,“这才是真正让这种关注在美国上升到更高水平的原因,这才是真正发生变化的地方。”

康森瑞表示,由于中国政府正在做的很多事情其意图“存在不确定性和混乱”,也由于美中关系的持续恶化, “确实在国会山和不同国会议员之间引起了对这些风险的注意,他们一直在批评美国的金融监管机构从一开始就允许这些风险暴露。我认为这是真正发生变化的两件事。”

“查现金流主要是为了税。” 天骄资产管理公司负责人郭亚夫告诉美国之音。“美国政府现在要你解释清楚你的母公司跟你VIE公司之间的现金流,可能将来不能用一般的财报来解释,关键是会涉及到税的问题。”

“这个比较容易做。” 郭亚夫表示。“最难的是公司要披露中国政府对你的政策风险有多大,要讲清楚中国政府有什么政策变化。”

中概股蒸发了7500亿美元市值

中国政府对私营科技公司的打压导致中概股持续灾难性崩盘。6 月在拼车公司滴滴公司在美国首次公开募股上市后,中国立即宣布正对其进行安全审查,并限制其增加新客户。

中国随后要求对在海外上市、拥有超过100万用户数据的公司进行网络安全审查。紧接着,监管机构又宣布课外补习公司成为非营利组织,使其市值蒸发数十亿美元。现在随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谓的“共同富裕”政策出炉,中概股面临更长期的做空和抛售。

追踪近百家在美国上市中概股公司的纳斯达克金龙中国指数(PGJ)周二连续第六天下跌。该指数从今年二月达到84美元最高点以来,现在只有不到41美元,显示在美上市中国股票市值蒸发超过 7500 亿美元。周五,该股涨46美分,收40.76美元一股。

“对于美国投资者来说,中国股票正在成为不该拥有的资产。” 布隆伯格报道说。 乔治·索罗斯等有影响力的投资者已经大幅度削减了对中国风险的暴露;凯西·伍德(Cathie Wood)最近也从其ETF中抛售了大部分中国股票。

报道说,做空中国股票越来越受欢迎。根据美国银行对基金经理的最新调查,大约 11% 的受访投资者认为“做空中国股票”是最繁忙的交易,仅次于“做多美国科技股”和“做多ESG”。约16%的受访者表示,“中国政策”是目前最大的风险,排名仅次于通胀、缩减恐慌、Covid-19和资产泡沫。

“我认为毫无疑问它(中概股处境)只会变得更艰难。” 康森瑞说。“我认为中国和美国政府方面也将加强尝试在网络安全和围绕大数据的国家安全问题等领域做更多的努力,显然外国投资者从当地市场获取数据和其他技术的问题一直是两国政府关注的焦点。所以我只是预期我们会看到更艰难的环境,我认为这与美中关系持续的负面前景是一致的。”

美中两国政府与其企业的关系根本不同

北京对中国科技公司的监管打击向美国投资者揭示了美中两国的政府与其公司之间关系的根本差异。

CNBC引述Teneo咨询公司高级副总裁加布里埃尔·威尔道(Gabriel Wildau)的话说,美国政府 “经常充当商业利益的仆人”,而中国当局则希望企业为实现国家发展目标而牺牲利润。企业在美中两国扮演着根本不同的角色。

该媒体引述在杜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专注于中国更为有限的“旋转门”的李泽仁的话说,中国企业的政治风险已显着增加,“在较早的时期,中国的企业家发现从地方政府那里获得补贴、廉价土地或其他福利更容易,当时中国中央政府根据他们实现GDP增长的能力来判断官员。”李说。

但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2013 年上台以来,衡量地方官员的标准更多看他们在推进北京的目标方面做得如何:为所谓的“共同富裕”做出的贡献、实现污染目标等,李泽仁说,因此,现在公司更难做生意。

“从美国证交会来说,希望来美国上市的公司不能伤害到美国投资人,”郭亚夫说。“但是中国现在出现了这么多问题,已经伤害了美国的投资人了,我觉得这么做就是从一个监管机构从保护美国投资人利益出发,这是顺理成章的事。”

北京的打压政策是为了高质量增长?

但并非所有人都认为投资中概股风险巨大。美国经济学家大卫·戈德曼(David Goldman)在《亚洲时报》撰文说,投资者应持有中国股票。“我认为现在不是退出中国股市的合适时机。”他写道。

他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一直比美国收紧得多。“中国消费者价格通胀同比增长1%,而美国则为5.4%。” “美国为应对Covid-19大流行采取了大规模刺激措施,” “中国继续降低政府财政杠杆,” “中国将实际利率保持在正值范围内,而美国利率则为负值。”

他认为,这种财政和货币扩张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美国股市很容易出现大幅回调。中国通过保持货币政策的限制性将痛苦放在了前面。”

贝莱德投资研究所(BlackRock Investment Institute)首席投资策略师李薇(音)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在全球股票投资组合方面,对中国资产的配置应该增加一至三倍。在债券方面,由于起点较低,在某些情况下,应该增加甚至更多。

该研究所在 2021 年年中报告中表示:中国“对主要公司的监管打击正在进行中。我们认为这些是中国努力提高增长质量的重要方面”。

该公司还在其报告中首次将中国和新兴市场分开,将其定位为 “一个独立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市场的投资目的地”。

汇丰银行的董事长也表示,中国的机遇“大到不容忽视”。

因政策风险让投资人赔钱会有后果

但纽约的投资专家傅方舟不同意以高质量成长为由为北京的打压政策辩护。“首先,这些中概股都是在共产党领导下成长起来的,都是遵守着国家的法律成长起来的,你现在彻底否定这些企业的价值和做法,就等于彻底否定这十几年来中国科技政策。”

傅方舟说,如果过去的成长都不是高质量的,“那么中国第二大经济体是怎么来的?”

傅方舟认为,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已经融入全球资本市场,政府实行新的政策应以完善方法推进,“不要对资本市场造成太大的动荡,以至于大家对中国公司、中国上市公司,甚至对中国其它的资本和投资产生一种怀疑和恐惧。”

“你要是完全不顾及资本市场,让投资人赔了钱,将来会有副作用的。” 傅方舟补充。

康森瑞认为,中国正继续开放金融市场,而这也让美国投资人对中国的风险暴露继续增加。“随着中国开放其本地债务市场,国际机构投资者的风险暴露正在增加。”

康森瑞认为,“尽管美中关系出现了负面轨迹,但在过去几年中,金融领域是一个连接性实际上在增加而不是减少的领域。”

但康森瑞表示,美中金融关系能否继续保持,关键要看“两国政府的优先是什么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