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民主党阻挡 参院委员会推迟审议大法官人选


被川普总统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戈萨奇法官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接受质询。(2017年3月22日)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推迟了对川普总统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戈萨奇的审议。

民主党人继续对共和党人当初拒绝考虑前总统奥巴马提名的人选大为愤怒。一年多前,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最高法院因此出现了空缺。

星期一,民主党参议员行使自己的权利,把司法委员会对有关戈萨奇的提名将要进行的辩论和表决推迟一个星期。戈萨奇现任联邦上诉法院的法官。针对川普总统提出的由他出任大法官的提名,共和与民主两党的分歧加剧,双方对决的可能性不断加大,而这又可能导致共和党人对参议院规则作出历史性的修改。

司法委员会资深民主党成员、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黛安·范斯坦参议员提到,自从斯卡利亚大法官去年2月逝世以来,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不能肯定多数党(共和党)是否明白,或者,如果他们真的明白,又是否在意。”

范斯坦说,奥巴马提名加兰德法官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他的资历非常好,但却连听证的机会都得不到,因为共和党人坚持说,在总统选战方酣之际不宜考虑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她接着宣读了从乔治·华盛顿任总统时期开始的一长串大法官姓名,他们都是在总统最后一年任期里获得参议院批准的。

“如果要看先例,就要看这张纸,”范斯坦举着名单说,“你也许可以想象我们这边(民主党人)在这段时期内心深处的感情,可是,却做出了剥夺奥巴马总统在(第二届)任期的第四年提名大法官人选权利的决定。”

司法委员会主席、来自爱奥华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就坐在范斯坦的旁边,但他没有回应。在会议开始,他赞扬说,戈萨奇足以胜任。

“我们都知道(戈萨奇)法官是多么的符合资格,”格拉斯利说,“他的履历本身就说明了问题。但是上个星期(在审批听证会期间)我们亲眼看到了他多么的具有思维和表达能力,还有他是多么的谦虚。显然,他致力于成为一位公平公正的法官。”

共和党人拒绝考虑加兰德时援引了前副总统拜登当年的一句话。1992年,时为参议员的拜登反对在乔治·H·W·布什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填补任何高法空缺。当年并没有出现空缺,拜登的话也从来没有成为实际行动。不过从那以后,共和党人却争辩说,拜登的警告为参议院设下了需要遵循的先例。

参议院上星期举行了听证会,从那以后,民主党人接连表态反对由戈萨奇出任大法官。最引人注目的是少数党领袖、来自纽约州的查克·舒默。他宣布,参议院民主党团打算要求有五分之三的多数才能在全院最后表决中批准这项提名。全院表决有可能在下个月进行。

在拥有100个席位的参议院,共和党人掌握52席,拥有多数。但是,在审批大法官提名人选上,少数党可以采取拖延议事(filibuster)的手段来阻碍表决。要想终止冗长辩论,进入表决,必须得到五分之三的参议员,也就是60票的“超级多数”的支持。

如果民主党人真的动用拖延议事手段的话,共和党人需要有八名民主党参议员加入他们这一边,才能向前推动批准戈萨奇的议程。或者,共和党人也可以采取大动作,索性取消参议院在审批大法官提名时允许拖延议事的规则,让戈萨奇只需简单多数就能过关。

这种修改规则的大动作有“核选项”之称,因为这将改变参议院的根本性质。历史上,参议院一向允许少数党拥有阻挡或推迟多数党意愿的能力。

2013年,民主党人在掌控参议院的时候就修改了规则,不许在审批总统提名人选时动用拖延议事的程序,只需简单多数就能批准,唯一的例外是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这使民主党人当时得以顺利批准奥巴马提名的官员。在这之前,共和党人不断动用拖延议事手段阻拦奥巴马任命官员。

修改了规则之后,参议院主控权易手了,如今,共和党人在批准川普提名的官员时就容易多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