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12 2024年3月4日 星期一

韩日迈出改善关系第一步 学者: 根本性解决仍难期


2022年7月18日东京: 韩国外相朴振(左)和日本外相林芳正会谈
2022年7月18日东京: 韩国外相朴振(左)和日本外相林芳正会谈

面对来自朝鲜、中国和俄罗斯日渐严重的威胁,美日韩三边合作的重要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突出。然而韩国与日本因历史遗留问题交恶,导致这一三边构架极为松散。在这一背景下,韩国外交部长官朴振刚刚结束的日本之行就格外引人关注。在这次时隔约4年半的破冰之旅中,朴振先后与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会晤,重点讨论了以二战劳工为主的历史遗留问题。

专家认为,出于对日韩以及美日韩三边军事合作的考虑,两国政府将从努力推动改善关系,但二战劳工等横亘在两国之间的诸多问题仍难以得到根本性解决。不过美国在双方之间的调解有望起到一定的帮助。

韩日就尽快解决历史问题达成原则性一致

韩国外长朴振于本月18日至20日访问日本,修复与日本的关系是此行的主要目的。朴振20日在记者见面会上表示,通过此次访问再次确认了两国政府改善关系的决心。

二战劳工这一韩日关系中最核心的问题贯穿了此行。19日下午,朴振在首相官邸拜会岸田文雄,这是韩国外长与日本首相时隔4年首次会面。朴振向岸田文雄转达了韩国总统尹锡悦对改善日韩关系的强烈意愿。二人就二战劳工问题交换了意见,一致认为有必要在日本企业在韩资产被强制兑现前找出解决方案。

前一日晚,朴振与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举行会谈时也讨论了该问题。据韩国外交部发布的新闻资料,两国外长一致认为有必要尽早解决该问题。朴振表示,将努力在强制兑现执行前找出妥当的解决方案。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韩日仅就原则性立场达成了一致,并未做更深层次的讨论。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在记者见面会上表示,岸田文雄接见朴振是因为后者希望就前首相安倍晋三去世致哀,二人并未就强征劳工和慰安妇问题进行深入具体的对话。

韩国外交部评价称,两国外长时隔近5年重新展开沟通本身就具有重大意义。

不仅如此,从日媒的报道来看,日本对韩国能否真正解决问题并不乐观。NHK报道称,日本政府将继续谨慎关注韩方能否在日企资产强制兑现前制定出日方能够接受的解决方案。

日本《朝日新闻》更是指出,朴振和林芳正在会谈前未进行公开发言,会谈结束后也未举行记者见面会;对于“并无妙计可解决问题的韩国”,日本政府顾及到党内保守派的看法,不会表现出妥协的态度。

二战劳工问题是韩日关系恶化的导火索。韩国最高法院于2018年判决新日本制铁、三菱重工向二战期间遭日本强征的韩国劳工进行赔偿。不过两家企业拒绝执行判决,原告方遂启动了资产强制兑现流程,预计最快将在今年秋天执行。

日本政府认为所有战时遗留问题已通过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得到了最终、不可逆的解决,并将日企资产兑现视作两国关系的红线,要求韩国拿出解决方案。

本月初,韩国政府组建了由受害方、有关问题专家、前任外交官等参与的民官协议机制,讨论对受害者的赔偿问题。不过部分受害者拒绝参与,且该机制目前仅停留在听取各方意见的阶段上,尚未得出具体方案。

“这次访问是韩国就民官协议机制向日本做说明……韩国表现得更为急切和主动”,日本惠泉女学园大学国际社会学教授李泳采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指出,为了落实韩美合作,韩日间的配合是当前两国关系最重要的课题,“这对尹锡悦政府来说是必要的,同时也是美国的要求”。

韩国仁荷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潘吉周则向美国之音表示,此行的意义在于确认两国关系间的具体议题,而“劳工赔偿问题本身具有技术性的层面,需要两国进一步展开讨论并就如何解决拿出具体选项”。

国际新形势下韩日追求改善关系 共同利益还是各怀心思?

自去年到今年,美中对抗日渐加剧,再加上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朝鲜连连发起武力挑衅,现有国际秩序遭到极大的撼动。

正是在这种形势之下,韩国开始致力于改善与日本的关系,并强调两国的共同利益。韩国外长朴振出访日本前表示,将同日本构建符合共同利益和价值的未来合作关系。尹锡悦也在上月底举行的北约峰会上表示,相信岸田文雄是能够为两国未来共同利益而推动两国关系发展的伙伴。

与此同时,日本也多次强调了与韩国合作的重要性。岸田文雄、林芳正在尹锡悦当选后曾在不同的场合表示,当前国际秩序受到威胁,日韩、美日韩合作比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

韩国仁荷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潘吉周指出,韩日在包括韩半岛在内的东亚地区、全球范围内都具有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间。

他认为,“从韩半岛和东北亚来看,韩日两国直接面对着北韩的核与导弹威胁……北韩曾明确表示日本是核武打击对象,对日本来说威胁尤其大”。从全球范围来看,“两国在守护自由民主主义价值方面存在共通点,而且韩国、日本均与美国缔结了牢固的盟友关系。在全球供应链上,两国都拥有先进技术,存在合作空间。例如,Chip4(指美、日、韩、台芯片同盟)会议将于8月举行,韩日都将参与其中”。

日本惠泉女学园大学国际社会学教授李泳采(本人提供)
日本惠泉女学园大学国际社会学教授李泳采(本人提供)

不过,日本惠泉女学园大学国际社会学教授李泳采认为,美日韩都希望日韩展开合作,但三方所需却完全不同。

他表示,“日本希望通过与韩国的军事合作,取得北韩核武和导弹有关情报;美国是为了牵制和围堵中国”。而对韩国来说,由于文在寅政府在美中之间采取了模糊立场,美日军事合作关系在这一时期取得了重大进展,韩国却未能参与,“从而产生了被孤立的想法。出于这一考虑,韩国也希望通过美日韩合作积极参与亚太地区的军事事务,为此需要改善韩日关系”。

学者:韩日关系难获根本性改善 美国调解将起到一定作用

在迈出第一步之后,今后两国在采取具体行动的道路上面对的最大难关将来自国内。

对韩国而言,日本参议院选举后,修宪再次提上日程。岸田文雄表示,将继承安倍晋三的遗愿,尽快发起修宪案。《朝日新闻》19日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也显示,51%的应答者支持修宪,仅33%反对。

修宪是指对日本《宪法》第9条进行修改,承认可进行战争的自卫队的地位,并允许自卫队在一定情况下先发攻击,使日本成为能够进行战争的正常国家。

韩国民间对日本修宪的反对声极高,再加上尹锡悦政府近期的支持率已跌破40%,若太过主动地推动改善对日关系,不仅不具备说服力,恐怕还将招致更大的反感。事实上,韩国国内部分左派媒体已将朴振此行称为“举白旗投降”、“空手而归”。

韩国仁荷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潘吉周(本人提供)
韩国仁荷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潘吉周(本人提供)

而从日本方面来看,不少意见认为安倍晋三的去世反而加大了岸田文雄改善日韩关系的难度。《时事通信》报道称,安倍晋三的去世使日本失去了最后一个能够控制保守派的人物,今后保守派的举动难以预测。《朝日新闻》等也指出,若岸田文雄在历史问题上对韩国采取缓和的态度,将引起保守派更猛烈的批判,因此日本政府很难采取积极的姿态。

日本惠泉女学园大学国际社会学教授李泳采表示,韩日之间存在着二战劳工、日军慰安妇、领土、《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福岛核污水等多个问题,“很难得出韩日两国政府都满意的答案”。尹锡悦政府和岸田文雄都表示将继续展开协商,“韩日关系较此前会有所改善,但是要解决根本问题仍有难度”。

韩国仁荷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潘吉周则认为,虽然两国关系改善不易,但政府意愿和所处环境好于过往,有望逐步得到解决。另外,若两国间和各自国内的关系改善进程陷入僵局,“美国的作用将凸显,届时美国如何游说韩日也将对两国关系的未来走向起到一定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