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2 2021年3月4日 星期四

国会大厦动荡骚乱让移民痛心流泪


国会大厦动荡让移民痛心流泪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05 0:00

国会大厦动荡让移民痛心流泪

数以千计的暴力抗议者闯入美国国会大厦,那是在美国前所未有一幕。索南·佐桑(Sonam Zoksang)来自西藏,现在在纽约哈德逊河谷经营一家小企业。商人索南·佐桑说:“我特别震惊,我的心沉没了,我差点哭出来。”

暴力抗议者冲过国会大厦警察,洗劫了建筑物,砸碎窗户,挥舞着特朗普、美国和邦联的旗帜。来自利比里亚的政治策略家埃米拉·伍兹(Emira Woods)说,这是预料之中的。

政治策略家埃米拉·伍兹说:“这已经酝酿了四年,但是很多人说在那之前已经酝酿了数十年……所以我认为这并不令人惊讶。我认为令我们震惊的是针对国会议员的暴力程度,以及指挥体系的水平。”

动荡导致五人死亡。万达斯·曼( Vanndhath Man)来自柬埔寨,现在是弗吉尼亚的一名护士,他对此有不同的看法。

伊诺瓦医院护士 万达斯·曼说:“我不认为这是一次攻击。 我认为这种冲击者,或者说抗议者,并没有打算或计划过要采取暴力行动,但是迫不得已升级成了对国会大厦的入侵。”

来自越南的罗俊映(Tuan Anh La)参加了游行。他是美国海军退伍军人,他说自己谴责这种暴力行为。

罗俊映说:“我们在那里要求真相。当一半的选民无法理解11月3日晚上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们不可能接受某个结果。”

选举结果已得到所有50个州的认证,在动荡当天,议员们正在国会山对认证过程进行最终确认。 34岁的梅隆·塞梅达(Meron Semedar)来自厄立特里亚,他最近成为美国公民。他说他看到的形势非常清楚。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顾问梅隆·塞梅达说:“对于来自非洲的我来说,这就像发生了政变,就像是推翻政府。 可以将其等同于推翻国家基石的国内恐怖主义。给人的感觉显然是对民主的侵犯。”

然而,占领国会大厦的人表示,他们有权抗议美国大选结果。

特朗普支持者说:“他们不能从我们这里偷东西。他们不能告诉我们,我们看到的东西不存在。”

获得了特别移民签证的阿富汗前口译员米尔韦斯·萨菲(Mirwais Safi)说,他上周三看到的事情太可怕了,这肯定影响了他对美国民主的看法。

特别移民签证获得者米尔韦斯·萨菲说:“我们看到美国正在全世界不同国家和大洲花费数十亿美元来支持民主与发展、公民教育、社会权利等事业,但是我们发现,在美国境内也很需要这些。”

毕业于哥伦比亚的中国学生梅琪琪(Gigi Mei)说她很震惊,但也学到了很多。

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生梅琪琪说:“民主确实是脆弱的,它需要大量的努力和精力,它需要各方来维持、保护和实践。”

民主党议员和一些共和党人谴责特朗普总统煽动暴力,他对此表示否认。除了被弹劾,特朗普的账号已被多个社交媒体平台封禁,这些平台也对他有类似指控。

但是有人不赞成特朗普受到的某些对待,比如来自韩国的大卫·俞。俞说:“例如,推特决定永久封禁特朗普总统的帐户。第一项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无论真假对错。很多人不理解自由的价值,这比骚乱更让我担心。”

帕纳蒂·图索克斯瑞(Pahniti Tosuksri)又叫做“汤姆”,他出生于美国,9岁时移居泰国,但15岁时回到这里。

俄亥俄州非政府组织员工帕纳蒂·图索克斯瑞说:“我首先想到的是,我想知道与其他抗议活动相比,这群人能逃脱什么样的惩罚。我越看越发现,这些人面临的回应很不一样,本应该履行保护职责的警察,却与非常暴力和激动的抗议者却合作。真是令人震惊。”

一些警察已经被调查,但是更多的警察为了保护美国国会大厦进行了勇敢斗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