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6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美中勉力谈判 会否止步于“第一阶段”?


资料照片: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日本大阪G-20峰会期间会晤。(2019年6月29日)

经过两年半多的会谈,中国和美国是不是更接近于达成一项广泛的贸易协议了?

双方领导人已经对达成协议表示乐观,不过通常人们看不到多少细节。

星期五(11月1日)这天也不例外。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说,在最新一轮会谈中,双方“在多项领域取得了进展,目前正在解决未决问题的过程中。”

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星期五在白宫外面以乐观的语气对媒体说: “协议还没有完成,但是我们取得了巨大的进展。”

特朗普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原本预计在亚太经合峰会期间签署被称为“第一阶段”的临时协议。峰会原定11月16日和17日在智利举行。但是智利总统皮涅拉星期三宣布因国内抗议风潮而取消峰会,这使签字计划横生变数。

特朗普星期四在推特上写道:“很快将宣布新地点。习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将会签字!”特朗普还在推特上说,正在谈判的“第一阶段”协议将涵盖“整个协议的大约60%”,不过这种百分之比是如何计算的,目前还不清楚。

浮出水面的初步协议内容

初步协议的条款还没有最后敲定,但是人们普遍的理解是,协议将包括中国恢复购买美国农产品和飞机等其它产品,双方同意不操纵货币以及增加对中国境内的非中国企业的知识产权的保护。

美国商会执行副会长、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说:“谈判人员继续朝着正确方向迈进,而我们的首要重点仍然是朝着与中国达成一项全面、高标准和可执行的协议推进。显然仍需努力来解决很多最为重要的美国贸易和投资重点事项,而美国商会将继续全力支持任何以及一切让美国工商界得到公平竞争环境的努力。”

不过,虽然全球市场对美中达成协议的前景做出了乐观反应,但是协议内容似乎主要反映的是美中贸易谈判中“低垂的果实”,也就是容易获得的结果。中国已表示,任何进一步的让步都要以特朗普政府取消过去两年来加征的惩罚性关税为条件。专家们说,特朗普不大可能同意这样做。

美国把目标对准中国国企

就美国而言,美方希望中国取消或者至少削弱对主宰中国经济命脉的国有企业的扶持。这些公司越来越参与全球竞争,传统西方市场经济认为这些公司拥有不公平的优势,包括得到政府支持的低成本融资以及高人一等的监管待遇。

然而,中国共产党已明确表示不可能发生这类改变。中共中央星期五刚刚结束了为期四天的全会。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在星期五的记者会上坚持说,没有必要改革国企,因为国企“已经成为遵循市场规则、平等参与竞争的市场主体”。外国政府以及与中国国企竞争的国际工商企业经常驳斥北京的这种说法。

全球经济放缓

在美中两国朝着不管什么样的终局推进的同时,全球经济正经历十年来最慢的增长率。

市场分析公司IHS Markit本星期提到,在亚洲各地,一个关键的经济增长指数出现不祥预兆。监测工厂订单的采购经理人 (PMI)指数不仅在中国朝着衰退方向滑落,而且在日本、韩国、越南、台湾和印尼都是如此。

同时在欧洲,美国对某些产品加征的一组新关税刚刚开始执行,经济未来的不确定性让投资者感到不安,他们把资金放入到负利率的债券,等于是付费请政府替他们把钱看住。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Roberto Azevedo)星期五在彭博社发表的评论文章中指出,在上星期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峰会上,领导人最担心的就是贸易紧张关系。

贸易紧张关系

阿泽维多写道:“他们相信,贸易紧张关系现在是遏制增长的主要因素。”他还说,世贸组织的经济专家下调了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率预测,4月时的预测数字曾为2.6%,但上个月降为1.2%。

阿泽维多写道:“对增长的真正伤害源自未来所有货物与服务的市场准入的不确定性。在承诺把资源投入新项目之前,工商企业希望了解风险。如果新关税可能会抹平利润,投资者将会止步,不管可能有多低的资本成本。在这种方式下,贸易不确定性增加了这样的危险,也就是低利率把资金驱入风险更大、回报更高的金融资产。这种投资不会增加能力或改进生产率。相反,它会加剧金融波动性和脆弱性。”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 (完整版) (2019年11月19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