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 2021年12月3日 星期五

桑德兰:特朗普对乌克兰的援助是有条件的


11月20日,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在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就特朗普总统的弹劾调查作证。

周三,美国外交官戈登·桑德兰(Gordon Sondland)在针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调查听证会上强调,尽管总统否认,但最近几个月和乌克兰确实存在有条件的交易,那就是如果基辅方面不开展在政治上对特朗普总统有益的调查,那就无法获得其想要的军事援助。

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对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表示,弹劾调查人员“经常性地把这些复杂的问题变成一个简单的问题:是否存在交换条件?就像我之前作证时所说的,答案是肯定的。”

大约三年前,桑德兰三年前曾为特朗普总统的就职庆典捐赠百万美元,特朗普后来提名他为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说,特朗普总统委派其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监管与乌克兰的关系,他本人曾与朱利安尼共事, 尽管他并不想这么做,因为这排挤了国务院与基辅的正常渠道。

桑德兰说朱利安尼在特朗普总统的命令下,直接告诉乌克兰官员,美国领导人想要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公开承诺对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他的儿子亨特在一家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尔斯马(Burisma)的工作以及一种已被拆穿的说法进行调查,既乌克兰干预了2016年美国大选以帮助民主党人对抗特朗普。美国情报部门的结论是俄罗斯为帮助特朗普而介入美国选举。

9月11日,特朗普总统在泽连斯基没有开展拜登调查的情况下,把3.91亿美元的美国军事援助发放给了乌克兰。

随着乌克兰援助事件的剧情在最近几个月中逐渐展开,其他弹劾调查的证人都只有二手的信息,他们和特朗普总统也没有接触,但桑德兰是前线的参与者,他可以通过电话联系到总统。他因此成为民主党人弹劾调查的重要证人。

特朗普在桑德兰在国会作证时离开白宫前往德克萨斯州。特朗普引用了桑德兰一个月前不公开作证时的部分证词,即特朗普与乌克兰没有交换条件,而且特朗普不想要乌克兰提供任何东西。

特朗普说:“这意味着一切都结束了。”

桑德兰后来修改了证词,说援助是有条件的,既对拜登进行调查。桑德兰周三公开作证时又特别指出是有交换条件的。

特朗普说:“我对这个人不是很了解。不过他看起来像个好人。”

白宫发言人斯蒂芬妮·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说,桑德兰的证词“表明”,特朗普与桑德兰通话时,明确表示他不愿从乌克兰“得到任何东西”,并多次说没有交换条件。这位发言人说,美国给了乌克兰援助,乌克兰并没有展开任何调查,特朗普总统与泽连斯基总统见了面,谈了话,但民主党人不断扑风捉影。”

桑德兰作证说,为援助放行的过程很曲折。他详细描述了这笔钱被延误了55天背后的冗长谈话,其中涉及了特朗普总统、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当时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白宫代理幕僚长马瓦尼(Mick Mulvaney)以及其他人。乌克兰需要用这笔援助来打击该国东部地区的亲俄分裂主义分子。

桑德兰说,特朗普总统对于援助乌克兰持怀疑态度,认为这笔钱基本会被贪腐吞噬。但是桑德兰说,他后来开始相信如果泽连斯基不发表声明宣布对拜登进行调查,那么这笔援助是不会被发放的。

不过桑德兰表示,他和特朗普总统从未具体谈论过军事援助。

他说:“正如我的其他国务院同事作证所说,这笔安全援助对于乌克兰的国防是很关键的,不应该被延误。在这期间我对很多人表达过这个观点。但是在那个时候,我的目标是尽一切可能使这笔援助得以发放,打破僵局。我认为我们几周来一直在谈论的有关调查的公开声明对于达到这个目标是必要的。我很后遗憾乌克兰人被置于那样的困境。”

特朗普7月25日在白宫和泽连斯基通话,在电话里这位美国领导人要求泽连斯基“帮个忙”,开展充满政治色彩的调查。这则通话是民主党人对特朗普总统进行弹劾调查的中心,这样的调查在美国243年历史上仅仅是第四次。

寻求外国政府帮助美国选举,违背了美国的竞选财务法,但国会议员们将决定特朗普总统的行为是“重罪还是过失”,这是美国宪法中为弹劾和将总统撤职而设立的标准。接下来几周,特朗普总统有可能被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弹劾,这与刑事审判中的起诉类似。然后他会在由共和党占多数席位的参议院受审,参议院给他定罪的可能性不大。

桑德兰证实了他在7月26日和特朗普总统通话的实质,那是特朗普总统和泽连斯基通话的第二天,桑德兰当时和其他国务院官员一起坐在基辅的一家餐厅里。

上周晚些时候,美国在基辅的高级外交官威廉姆·泰勒(William Taylor)的助手大卫·霍尔姆斯(David Holmes)在为弹劾调查闭门作证时说,他听到了特朗普总统和桑德兰的通话,因为特朗普总统的声音太大,桑德兰把电话拿离了他的耳朵。

霍尔姆斯说,桑德兰在电话里向特朗普总统保证,说泽连斯基“爱你的屁股”,对此桑德兰表示“这听起来像是我会说的话”。

霍尔姆斯说,特朗普总统当时问“所以他会调查吗?”桑德兰回答说:“他会的”,并说“不管你让他作什麽,泽连斯基都会做“。

霍尔姆斯后来问桑德兰,特朗普总统是否关心乌克兰,桑德兰回答说特朗普总统“一点都不在乎乌克兰”。桑德兰表示他不记得这个评论,但没有反驳霍尔姆斯的说法。

霍尔姆斯回忆说:“我问为什么不呢,桑德兰大使说总统只关心大事。我提到说乌克兰有大事发生,比如和俄罗斯交战,桑德兰大使回答说他说的大事指的是会让总统受益的事,比如对拜登的调查。”

桑德兰大使上个月对其证词作出修正、说特朗普对乌克兰的援助是有条件的,那就是用调查拜登来换取军事援助。在那之前,特朗普总统曾说桑德兰是一个“了不起的美国人”。但在桑德兰修改证词后,特朗普总统说,“我不怎么了解这位先生。”

特朗普总统多次表示7月25日他和泽连斯基的电话通话是“完美的”,并否认做错了任何事情。特朗普总统经常攻击弹劾调查,但他并没有立即在推特上针对桑德兰的证词发表评论,而是声称支持弹劾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会以历史上最没有效率的众议院议长下台”。

除了桑德兰以外,周三还有另外两名证人作证,周四也会有两人作证,其中包括霍尔姆斯。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