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1 2021年12月4日 星期六

南非最后的种族隔离时期总统德克勒克去世,享年85岁


资料照片:南非前总统德克勒克在开普敦发表讲话,庆祝南非实现民主20周年(2014年1月31日)

南非最后的种族隔离时期总统德克勒克(F.W. de Klerk)星期四在开普敦附近的家中去世,享年85岁。他带头终结了南非白人的少数统治,并为此与曼德拉一同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德克勒克基金会在一份声明中宣布他死于间皮瘤,一种影响肺部的癌症。他生病已经有几年了。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对他的死亡做出适度的反应。他称赞德克勒克的勇气,同时也回顾了种族隔离制度对多数南非人造成的伤害。他也没有宣布要像之前国家元首和种族隔离时代杰出人物的待遇那样为德克勒克举行国葬。

拉马福萨说,“我们感到悲伤,因为他的确为我们国家迎来民主发挥了重要作用。”“他是一个因执行种族隔离而基本不足信的国民党的领袖。但他有勇气脱离他领导政党1948年开始的道路,我们会为此记住他。当然,种族隔离政权采纳并执行的政策让成百上千万南非人遭受了浩劫,我们很多人永远也不会忘记。”

曼德拉的慈善基金会也表示,德克勒克的政治遗产是好坏参半的,国家依然沿种族和经济界限而严重分裂。

曼德拉基金会(Nelson Mandela Foundation)执行长哈坦(Sello Hatang)在一份声明中说,“德克勒克的政治遗产是宏大的,”“它也是一个不均衡的遗产,南非人此刻需要思考的遗产。”

曼德拉2013年去世,享年95岁。

南非的另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图图大主教的基金会则更加直接。该基金会在悼念的同时也指出德克勒克近年来公开为种族隔离政权辩护。

图图遗产基金会(Desmond & Leah Tutu Legacy Foundation)首席执行官科特查(Piyushi Kotecha)说,“然而德克勒克先生错过很多机会承认种族隔离的全面损害程度,进而与所有南非人彻底和解,这令人悲哀,”“这个损害今天与我们同在。我们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破碎的社会。正如我们基金会的的创始人图图大主教所说,德克勒克先生本来可能作为一位真正伟大的南非政治家而留名青史,可他侵蚀了他的地位,成为一位小人物,缺乏精神的宏大与宽容。”

戴克拉克1990年2月在就任总统五个月后开始终结实行了四十多年的种族隔离,让世界震惊。此时距柏林墙的倒塌不到三个月。他在议会发表的震撼讲话中“解禁了”非洲人国民大会(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并宣布释放已经被关27年的非洲人国民大会领导人曼德拉。

九天以后,曼德拉获得了自由。曼德拉四年后在首次种族混合选举中当选南非首位黑人总统。曼德拉和德克勒克为此共同荣获1993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德克勒克也在曼德拉领导的政府中担任南非副总统,直到1996年辞职。

德克勒克做出终结种族隔离决定前的几年中,南非这个一度兴旺的经济体因为种族隔离受到的国际孤立而每况愈下。德克勒克在回忆录中写道,他认为东欧共产党的垮台是解决种族隔离的机会。

德克勒克是著名的非洲白人政治王朝的律师,也是致力于白人至上的南非白人秘密兄弟会的成员。

德克勒克1972年作为右翼采矿城镇弗里尼欣(Vereeniging)的居民竞选国会议员,并担任了几年部长,掌管一个在白人儿童身上的花费比黑人儿童多十倍的教育系统。

他1989年在党内选举中挑战当时担任财政部长的普莱西(Barend du Plessis),成为患病的种族隔离强硬派人物波塔(P.W. Botha)的继承人,并在几个月后的一次内阁政变中推翻了波塔,出任总统。

(本文参考了美联社、路透社和法新社的报道)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焦点对话:WTA对中共说不!彭帅风暴冲击北京冬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