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9 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外国公司在南中国海追逐石油,未生外交纠纷


浮式生产储卸油船Munin的甲板浮在南中国海的陆丰油田,位于香港东南250公里处。

一家韩国公司在一个有争议的海域发现了石油,显示出外来者如何在不加剧政治摩擦的情况下收获海底资源。有六个国家对那一海域有主权声索。

韩国石化企业爱思开创新有限公司2月22日宣布,他们在南中国海中方海域找到了原油。

爱思开公司的例子显示,在资源丰富的南中国海没有政治利害关系的国家,它们的企业可以通过跟其中一个主权声索方签订合约,就能勘探石油天然气。分析人士说,南中国海主权声索国通常将它们370公里宽的专属经济区、而不是更有可能发生冲突的海域分割成区块对外出租。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际问题研究学者胡逸山说:“这并不新鲜,但是当然啦,每当有发现的时候,人们会很惊讶,特别是当下对南中国海领土和海床的各种声索一直在加强。”

美国能源署估计,在南中国海海底有大约110亿桶石油和190万亿立方米天然气的储量。

军事力量最强的声索国中国声称对南中国海大约百分之90的海域拥有主权。2010年以来,中国在那里造岛和船舶航行,让其它国家政府不安,导致2016年国际仲裁庭做出对北京不利的裁决。

不过,印度和西班牙2016年以来跟南中国海主权声索方之一的越南合作,共同开发海底燃料。菲律宾2012年曾跟美国的Forum Energy公司合作,进行同样的勘探。2014年,壳牌公司和马来西亚的合作方发现了天然气。

爱思开创新有限公司在其网站上说,去年在2000米深处发现了一个厚度为34.8米的油层。消息还说,石油试产量达到每天3750桶。

新加坡南拉惹勒国际研究院副教授张嘉松(Alan Chong)表示,南中国海的声索国正在悄悄将政治放在一旁,充分利用石油经济全球化,有时通过合资企业。

他说,“复杂性只是纠结在一起,尽管政府间相持不下,有些人也会间接获益。“他说。 “尽管各国政府正在围绕着承认中国的领土要求划定界限,但私下里我认为他们都对所有这些企业的暗地联系睁只眼闭只眼。”

阻止出售

大多数涉及外来公司的石油勘探合同是在一个声索国将一片海域向外招标的情况下出现的。分析人士说,这些区块通常位于授予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内,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争议风险,尽管这些区域本身由于多方声索而经常受到争议。

新加坡联昌国际银行经济学家宋诚焕说,“到目前为止,我认为它没有偏离到可能有潜在风险的地区,” 他说,“反正也没有人愿意同时来。”

他说,“我认为这是直截了当的…调控得很好。”

在2017年年中,西班牙国家石油公司(Repsol)突然停止在越南控制、但中国也提出声索的区块寻找石油,政治人士当时表示,中国向越南施压,要求放弃该项目。

南洋理工大学的胡逸山说,石油公司可能不介意政治风险,因为他们习惯于在政治动荡的中东地区搞项目。他说,他们更担心的是在花费数十亿美元之后没有在海底找到石油。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专家视点(马钊):韩朝峰会在即,首尔能否再扮关键角色?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2:03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