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41 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海峡论谈: “精确打击”赖清德 北京反独出新招?


海峡论谈:“精确打击”赖清德 北京反独出新招?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6:09 0:00

海峡论谈:“精确打击”赖清德 北京反独出新招?

先请教吴汉教授,徐斯俭说这项民调显示,台湾年轻世代并非不负责任的挑衅,他们对维持民主价值及台湾的自我防卫都有强烈的决心。您怎么解读这个调查结果?

吴汉:我觉得这个民调是可以被信赖的。它所呈现的就是台湾现在的状况。年轻人就是这样的,所谓天然独。当然希望维持现状,最好两岸和平交流。但是如果说万一两岸出现战争,说台湾年轻人有七成愿意为台参战,我觉得这一点我觉得台湾年轻人有点不太负责任。这样给决策者来做参考的话,将来真的走向战争的话,年轻人真的愿意上战场么?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如果在战争情况下做民调的话,我相信结果不会是这样。只是因为台湾年轻人一直没有战争的概念,基本上因为远离战争很久了。而且在马政府的年代,两岸基本上没有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所以今天要调查,如果要武统,大家就来拼一下。应该加问几个子题,比方说愿意服兵役么?愿意接受军事训练吗?如果这两题都愿意,表示年轻人真的愿意负责为保家卫国而战。如果这两个问题都是否定的,那我觉得前面的回答都应该从新思考。 所以我认为徐教授应该把他的问卷再好好精致化,这样才能为社会大众和决策者一个更好的参考。

中国政府是否一再低估或忽视台湾民众“反统一”的主流民意?为什么?

丁弘彬:民调结果我有两个观察。一是不知道是不是反统一,是反统一的民调,确实是不支持统一,但是它也可以说是对独立不太有信心的民调,跟以前其他类似的民调比起来,对独立的支持也不是想象的那么高,对受访样本,对独立不想要,对统一不想要,那么只好维持现在。另外在是否为台湾作战,确实可以做的再精致一些。问卷里63%,70%这样高的的数字也表示在台湾年轻世代里面,不管是道德还是认同上都应该做的事情。我也同意,如果这个民调在战争时候做的,结果会非常不一样。因为战争当然非常残酷,但是我们如果不过分解读这个民调的数字的话,63%,70%为台湾而战的数字,它代表的是台湾的年轻人,这是对的事情,应该做的事情。他们能不能做是另一件事,但是在价值观上他们认为是对的一件事。

台独势力分众合连,为什么不合在一起。

吴汉:我觉得每个有政治主张的人都会喜欢有一个自己的平台,是不是能和别人配合,不一定。有的人就可以,有的人就不习惯。比方说蔡丁贵教授就有自己的主张。他也不见得跟其他独派完全一致的。我们看台独势力地下化的时代,也有各种组织。当时大家为了统一的目标就是推翻国民党,所以大家可以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党外势力,最后被民进党吸纳。民进党吸纳的时候完全是反国民党的势力。这里面有人注重的是台湾民主,有的人是讲台湾独立,所以民进党成立到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主张台湾民主的人都已经离开民进党了。所以民进党就成了一个基本上主张台湾独立的政党了。可是民进党因为要执政又没有那么独,所以李登辉从国民党出来马上抓住了这个,变成了一个独的极右。 所以台湾的政治光谱来讲,民进党偏独,但是没那么独,这些台独组织马上有了发展空间。只是政治发展到现在,蓝绿的基本盘逐渐的势微,以前谈蓝绿基本盘都在四成以上,大家都可以分到票。现在都不到四成。大家都有自己的诉求。所以我们看到台湾的光谱。民进党要获得稳定的多数,它还是要向中间倾斜。我们看到蔡英文的困境。一方面要拉拢独派,一方面要向中间,让她的政策左右为难,很难找出一个适当的政策出来。

相对这个困境,柯文哲和赖清德为例,是不是凸显两岸政治环境的诡异。

丁弘彬:是很诡异。不管是柯文哲柯市长,还是赖清德赖院长,在台湾和中国受到的待遇和互动还是有差别的。柯市长在中国,和地方的互动在台北市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一些决定,都会让中国觉得这个台北市市长好像还是可以沟通的。但是这个赖院长可能就比柯市长要往前走了好几步。赖院长不但说他是台独工作者,他还说中国的国策就是要并吞台湾,并吞台湾这就是说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了。中国最近对赖院长这些高分贝的批判,并不是“台独工作者”的部分,而是“并吞台湾”这个部分引起来的。行动上两个人是有不同,但是言论上一个讲 “亲中爱台”,一个讲“两岸一家亲”,赖院长又比柯市长往更独的方向走的更远一点,所以中共自然把批判焦点放在赖院长身上。

对网友提问的看法:

吴汉:如果这位网友是大陆民众,那他的观察也蛮深刻的。看起来习近平反腐,党内一片寒蝉。所以大家不做不错,少说少错。这样统战部门想发挥具体的功能就不容易了。因为统治是具有创意的工作。如何和对手交朋友,广结善缘。把支持的力量扩大,把反对力量缩小,这就是统战基本的内涵。但反过来要统战工作来取悦于老板,这样统战工作不会有效果。但是统战工作在过去也没有效果。如果有效果,也不会从97年到现在,港独的声音这么大。如果统战效果 有的话,现在台湾独派的声音这么大。所谓独派基本上是抗中。中共的统战还是有局限性的。

影响到台湾言论自由的最大威胁来自中国就尽在眼前,您同意么?

丁弘彬:这部分我非常同意。在过去30年里面,因为民主化的结果,而享有更多的言论自由。但是对言论自由所付出的社会代价,这方面台湾人并没有很了解。当然也能是我们民主化的进程太顺利太成功,这些让大家觉得得到的理所当然。昨天郑南榕自焚事件的周年纪念,正好提醒我们言论自由这件事情是 要有代价的。我们希望以后不要用这么惨痛的代价来换取言论自由,但是社会大众也应该了解言论自由要发生是有条件的。

吴汉:我觉得台湾发展这么多年,尤其是解除戒严之后,可以说整个社会澎湃起来,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可以说已经到了非常高度的状况。可是言论自由在网络社会的来临,我们发现网络变成了一个可以操控的状况。所以对言论应该有一个新的认知。很多恶意攻击和不实的言论,会在网络上散布,造成一种氛围,这是不好的,但是这个现象在世界各地都是这样的。如何保障正确的言论自由,让负面的东西去除掉,这是未来大家要共同努力的现象。当然在我们的对岸,中国大陆现在是显然是没有言论自由,连网路上都全面是监控的,对大陆民众要获得这样的自由,我想要靠自身的努力。

更多精彩评论,请看海峡论谈4/8完整版

海峡论谈:“精确打击”赖清德 北京反独出新招?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6:09 0:00

YouTube视频:海峡论谈:“精确打击”赖清德 北京反独出新招?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18年5月23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