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4 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海峡论谈”独家专访叶望辉 - 川蔡通话“幕后推手”?


主持人:川普当选后各国领导人都希望可以和他通电话或见面了解他的外交政策意向。但是由于美国的行政部门没有参与相关规划,各国领导人只能各显神通。台湾总统蔡英文能在周五打破惯例与川普通上电话,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是由您叶望辉先生穿针引线牵成的。您是否在这次川蔡两人的对话当中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叶望辉:首先,我是当选总统川普的支持者,但不是川普交接团队中的一员。不过由于我之前在白宫工作,对中国、亚洲和国家安全都比较熟悉,就成为了一个在外圍的帮助者。偶尔他们的幕僚会问我一些问题,我会提供一些意见。但是这次和台湾的总统通电话的項目,他们内部其實已经考虑很久了,直到通电话的前一天我才知道这会发生。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因为我反对任何国家告诉我们的总统或者当选总统,他应不应该接任何人的电话,我相信美国的领导人能够和任何人通电话,而且这是接受别人的电话祝贺。这是一个电话,不是一个政策。所以这次的电话不是我安排的,是他们里面的幕僚安排的。而且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初步的和台湾的领导人建立沟通的关系。

主持人:您刚才说您在通电话之前就知道川蔡通话会发生,那么对于两人十分钟的通话内容您有没有一些比我们已经看到的媒体报道或新闻稿之外更深入、更完整的了解?

叶望辉:我对于他们沟通的内容没有任何了解。但是我下周会访问台湾,也许到时候我会听到他们通电话的内容,但是目前川普的交接团队还没有告诉我电话的内容。

主持人:您会在台湾和蔡英文总统会面吗?

叶望辉:目前还不知道,还没有确定。我很多次访问台湾,在蔡英文当选之前有过数次会面。在就职典礼当天我和一个美国团一起和蔡英文见面。但是在蔡英文当选总统之后,我还没有机会和她碰面,所以这次会是第一次机会。

主持人:总统当选人川普周五打破惯例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并称蔡英文“台湾总统”,您认为这对台湾与美国之间的关系意味着什么?

叶望辉:据我了解,当选总统川普好像不会让任何人告诉他,他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称呼其他的领导人。蔡英文当选台湾总统,当选总统川普就当然应该称呼她为总统。美国很多的幕僚和中国很多专家都反对这样的称呼,但是我认为他们反对的是台湾的事实。如果民主是事实的话,我们应该对他们的民主制度保持尊重。

叶望辉小档案
叶望辉小档案

主持人:这通电话公布出来之后,白宫立刻重申一中政策,北京方面也做出回应,外长王毅说这只是台湾的一个“小动作”,不会影响美国的一中政策,也不会改变国际社会形成的一中格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今天表示,已就此向美国有关方面提出严正交涉。您认为川普在接这通电话之前是否真正了解美国的一中政策,并且审慎评估可能对美中关系造成的影响?

叶望辉:我难得有机会赞同王毅的意见,但是这真的是台湾的小动作。而如果这是一个小动作,那么中国方面不应该有过分的反应,美国的专家、官方幕僚也不应该有过分的反应,所以这是初步对台湾保持尊严的一个小步骤。但是由于在历史上这从来没有发生过,很多台湾人会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动作。可这是一个电话,接受祝贺而已。川普真正当选之后,会有什么对中国、对台湾、对亚洲、对全世界的政策,我们还不百分之百知道。但是我们已经可以了解到,如果你是一个民主选举出来的领导人,和川普通电话,川普愿意接受。

主持人:很多人认为这通电话会激怒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美中关系是否会受到冲击? 北京是否有可能采取报复性的措施?

叶望辉:如果所谓的小动作让他(习近平)发怒,并引起中国威胁台湾、威胁美国、威胁美国和中国的战略关系,那么是中国方面的问题。我相信中国人可以看清楚,这是一个小动作,但是是一个重要的步骤。如果中国大陆希望和台湾人民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的话,他们必须以当选总统川普为榜样,对台湾的政治改革和民主化保持尊重。如果台湾人是所谓的中华大家庭的一部分的话,难道中国人不会对他们的家人的自由和人权保持尊重吗?

主持人:川普对中国和台湾的立场究竟是什么?在当选之后,他其实首先和习近平通了电话,上周五又和蔡英文通了电话。他与两人分别通了电话之后,是不是进一步了解中国与台湾的问题? 是否更加深或改变他原来对习近平和蔡英文两人的印象?

叶望辉:我觉得这是川普总统当选人对于中国和台湾的一个初步了解。但是在交接之前,我们只有一个总统,就是奥巴马。所以当选总统川普他这几次和国家领导人通电话只是建立个人关系,而不是会谈到大的政策话题,也不是为美国谈判任何政治议题。所以他和这些领导人有一些个人关系是很重要的一点,但是政策方面要等到他进入白宫之后和他的幕僚选定政策之后,我们才能知道他实际上的政策会怎样。

主持人:在川普当选总统之后,台湾有一些人感到非常忧虑,猜测川普可能会放弃台湾。如果真的有一天北京对台湾动武,川普是否会保护台湾?

叶望辉:我们不能百分之百知道川普会怎么样,也不能预言川普会怎么做。这一年竞选的过程应该让我们明白了我们不能预言川普未来的说法和动作,这会让中国和其他一些和美国竞争的国家政府不安。但是对美国人来讲,川普大概会看情形来决定他的政策反应会怎么样。川普是一个商人的作风,不是一个外交专家的作风。所以他会看情况,不一定会根据以前有过的做法,这次接电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没有任何人能告诉川普他该怎么做,川普在与蔡英文通完电话之后发推特表示,他觉得很有意思,美国对台湾出售数十亿美元的武器,但为何他不应该接一通(来自台湾的)恭贺电话,他是否可能一改过去美国政府对台湾加诸的一些限制?

叶望辉:我觉得他的推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川普很清楚地分别一些实质上战略性的问题和象征性的话题。接电话就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话题,而提到国防武器的出售和中国的威胁,就是非常实际的考虑。所以川普会看重这些战略性的问题,不一定会看重象征性的话题和批评。台湾人应该很开心川普乐意接受台湾领导人的电话。川普非常爱美国,将美国利益放在第一,也许他的对台政策会变成对于台湾政府的一个挑战,但是他一定对中国大陆的领导人来说代表一个更大的政治挑战,因为美国未来的政府和中国的贸易、金融的谈判应该是非常激烈的竞争态度。

主持人:您刚才谈到川普本人的行事风格和态度,他的推特也代表了他对台湾过去一些限制的态度。那么等到1月20号川普真正成为美国总统之后,国务院或者白宫里面有没有这样一个角色,会和他简报一些过去的准则和政策。那么川普会按照这些规定去做,还是会按照他本人的想法去做?在美中台关系中,有些时候用词是非常敏感的,对于两岸来说有很大的不同,对于川普来说可能只是一个很小的差异,但是却可能引发不同解读甚至造成风波。到时候会不会有一个角色来告诉川普其中的不同?

叶望辉:据我了解,他会看重政策的实质而非这些细节。没有人能够控制他什么时候使用推特,或者使用一些很有意思的说法来表达他的看法。川普竞选总统的时候是这样的,我相信他成为总统之后也会继续这样。我认为川普会很愿意接受幕僚的报告或者建议和历史背景,但是他会自己做决定。我对他爱美国的态度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而且他会很慎重地考虑到他的任何行动会对美国的利益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外界的批评者也许会看低川普的经验,但是看他从两年前没有任何政治经验到今天即将成为美国总统,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别人看低他的知识的做法,没有了解到2016年选举最重要的讯息。

主持人:美国众议院在川普与蔡英文通电话的同一天通过了2017国防授权法案,提高美台军事交流的层级,川普就任总统后是否可能派遣高层国防官员,甚至像是国防部长这样部长级的官员访问台湾?

叶望辉:我们不知道。但是如果川普认为有这个需要的话,他会考虑。我对于他们内部的参考没有任何了解,所以我不知道他们对台和对华政策有什么样的战略和安排。我认为他成为总统之后,对于限制中国的威胁会有一些意见和一定的政策。我相信经济竞争会是他优先考虑的问题,所以2017年的初期会面对一些经济的竞争和挑战。

主持人:很多认为川普过去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也会在商言商,很重视经济方面的利益。在和蔡英文的电话中,他也提到了过去美国向台湾出售数十亿美元的武器装备,那么川普就任之后是否会向台湾出售更多武器?

叶望辉:武器是一个项目,川普会想要和台湾有一个更活跃的贸易关系。如果能有更多来自台湾的投资和向台湾出口的机会,他会以这个为优先考虑。如果台湾的领导人能够提高台湾在美国的投资或者美国对台湾的出口,川普会非常欢迎这样的意见。

主持人:有人认为川普竞选时在他亚洲政策上的表述,要亚洲的盟国自己去负担自己的安全,有点像是要对台湾和其他亚洲盟友收 “保护费” ? 您同意这样的说法和比喻吗?

叶望辉:我同意这样的比喻。但是我必须强调我不是他们的发言人,所以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有什么样的战略。但是他们谈到,在经济和安全方面,和盟友的关系需要重新平衡,这也包括台湾和美国的关系。所以台湾的领导人要考虑到怎样反应这样的挑战。

主持人:川普未来可能的执政团队中是否真如外界所言都是对中鹰派与亲台人士? 目前已经浮出台面的人当中有哪些是比较对台湾友好的?

叶望辉:川普周围的幕僚有很多人都对中国或台湾有基本的关系和了解,有些访问过台湾,也有些会中文的。但是大部分最重要的幕僚都是在纽约,在他竞选期间管理他们沟通的战略,管理政策。所以这次过渡期间还没有过去当选总统那样的组织,还要等着看川普进入白宫之后到底布置什么样的幕僚,到时候一定有负责亚洲的资深幕僚。现在只有一些众议院支持他的幕僚,我们无法确定是不是真的能够影响到他的想法。如果他雇请幕僚作为白宫和参议院的一员,我们就知道他会乐意接受这些幕僚的推荐。

主持人:白宫幕僚长普里伯斯(Reince Priebus)过去曾经访问过台湾也和蔡英文有过会面,他担任这样的角色对于川普未来对台政策和对中国的政策会有什么影响?

叶望辉:他到台湾访问的时候我和他同行,我和他有一定的关系,也支持他作为国家政党的主席。但是白宫幕僚长的角色不是设立政策,而是帮助总统和他的内阁,帮助总统收到最好的研究和推荐(建议)。所以我相信他更多会作为一个帮忙者的角色,他对于台湾的了解是一个好事情。但是总统大概会依靠自己的判断和管理国家安全的幕僚。所以我们要等到国务卿和负责亚洲的官员提名出来。普里伯斯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好的帮忙者,但是其他的角色才是更重要的。

叶望辉小档案
叶望辉小档案

主持人:您是否预计自己会在川普政府当中担任任何职位?

叶望辉:我当然希望川普访问我的爱达荷州招募他的白宫团队,我就乐意接受他的邀请。但是实际上他们在考虑很多很好的人选填补白宫、国务院、国防部等很多重要的角色,所以我自己乐意帮忙,也许会在外面帮忙,也许有一天可以接受这样的邀请,但是目前还没有收到任何邀请。

主持人:川普从竞选以来给了我们太多惊讶,这通电话对台湾而言无疑是个惊喜?他上任之后是否会给台湾和中国更多惊喜?

叶望辉:我相信川普执政的时候会有很多的惊喜,不仅是和中国和台湾的政治话题。但是我相信这些惊喜会是好事情。比如他在印第安纳州保护当地的就业机会就是一个惊喜,他不愿意接受任何政府或者幕僚他不能说什么话,这也是惊喜。但是这些惊喜有建设性,就是好事情,不怕这样的惊喜。在他就职时候,会有很多媒体报道值得考虑。

(以上叶望辉访问记录稿由实习生曼宁整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