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8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海峡论谈:中元节广告下架 台湾能让好事发生?


海峡论谈:中元节广告下架 台湾能让好事发生?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1:43 0:00

海峡论谈:中元节广告下架 台湾能让好事发生?

农历七月一号鬼门开,在台湾从北到南,各地都有中元普渡“好兄弟”的习俗。不过最近台湾有一支中元节的广告,却因为影射白色恐怖而被下架。这支广告总共有三位主人翁,第一位是讲台语的知识青年,背景是一栋旧校舍,这位穿着白衬衫的年轻人,手上抱着一只黑猫,但是镜子里没有倒影;第二位是早期在台湾接受日本教育讲日语的妈妈和他的小女儿,背景在一个日式建筑;第三位则是住在眷村,操外省口音的眷村伯伯。这三位已经过世的先人在影片中感谢台湾民众在中元节提供食物饮料供品给他们享用,并谢谢大家还记得他们,整个广告的文案是 “让好事发生,关于中元,我想我们知道的都太少。” 但是影片却因为被一些人说是“消费亡者”而下架。究竟这支广告是让民众更关注台湾的转型正义还是撕裂族群? 对于台湾过去的历史与不同族群之间的文化,我们知道的是否都太少? 《海峡论谈》邀请高雄市国军眷村文化发展协会理事长赵麟以及前台湾外交部研设会主委颜建发深入分析。

广告业主全联与奥美集团在影片下架后发表一篇声明指出:“2018年中元节的广告片,谈的是感恩与感念的价值观。每年农历七月中元普渡的习俗,民众们准备供品,款待素昧平生、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甚至贴心准备脸盆毛巾让这些好兄弟们,能够先梳洗一下再享用佳肴,希望藉由影片彰显这个习俗的温暖良善,更珍视我们传统文化中愿意关怀他人的同理心,进而鼓励大家持续参与、维系中元节的传统习俗。至于影片中的角色设定,只是希望能够兼容台湾这块土地上生长的不同族群,分别是早期曾受日本教育说日语的妈妈、操外省口音的眷村伯伯以及讲台语的知识青年。无论什么背景、出身,都能一视同仁地得到爱与包容,是这个社会最伟大的地方,而中元普渡的习俗证明了这种美好的真实存在。”

颜建发教授说,全联的广告一向很有创意,但这次的争议和族群有关,尤其是那个年轻人被指映射陈文成事件。如果正如网友猜测的话,全联是不应该这样做的。站在家属的角度来看,这是二度伤害。不知道这是不是商业广告的策略?因为一般人看广告不会那么敏感地看到这么多内容,是不是他们设计私下透露了一些信息?为什么这么快就有人联想到陈文成事件,尤其是这段历史已经过去很久,而且除非你研究台湾政治史,不然也不会这么快联想到这个事件。作为商业广告,这是很糟的做法。

有民众表示,感谢全联的中元节广告,才知道陈文成事件。这究竟是让好事发生? 还是撕裂族群?

赵麟认为,民众的确因为这件事关注了全联的广告,达到了广告的目的和效果。赵麟先生也分享他一位朋友的父亲的经历,这位父亲生活在日据时代,日军招募他父亲做日本航空队的修理工。49年之后,国民党部队让他的父亲担任机场小工,后来被安置在眷村,娶了台湾太太,最后变成眷村的住户,一个家里集合了三种族群。台湾跨越了三个时代,除了这三个族群外,还有台湾的新住民,陆配和来自印度尼西亚、越南的外配这个族群,台湾虽小,却融合了各种族群的人。所以我们必须要融合。赵麟先生说他的母亲也是外省人,台湾话讲的和本省人一样好,每天都看电视台的台语节目。族群之间的相互理解就是他家实际的情况,而这个影片也让台湾民众有了一个新的学习机会,这的确是“让好事发生”。

有人说要实现真正的转型正义与社会和解,第一步究竟先还原历史,如果连历史都无法面对而只用政治敏感带过,台湾如何实现族群和解?

颜建发教授说,转型正义要看行动,而不只是说说。尤其是现在选举季到了,这个问题又变得更敏感了。全联这样做还是不太恰当,如果恰当,它为何要撤下广告。做了以后再撤就说明你的手段和目的是有问题的。要说族群融合,那就多做就好,这些敏感的话题还是少公开讲比较好。

请教赵麟先生,如果广告真的让好事发生,促使更多人去了解陈文成事件,那么大家是否也应该同样地去用心了解眷村文化?了解1949大江大海?您是眷村文化发展协会理事长,跟我们谈谈眷村文化在台湾的独特性以及在台湾文化中所占的重要性?

高雄市国军眷村文化发展协会是一个社团法人。目前成立的地点是在高雄市的左营,以海军眷村为出发点。因为在左营的眷村非常广泛。所以眷村是一个台湾特有的文化资产,源自于国共内战,以及后来两岸早期的武装冲突。这是全世界都没有的现象。美国有南北战争,但也没有眷村。台湾的眷村有时代背景,台湾政府要安置和照顾大陆来的国军,这是一个政府的德政。今天各地的眷村大部分已经拆掉或改建了,眷村文化已经开始没落? 赵麟先生表示,他接任这个理事长的工作两个月,他认为眷村是个很罕见的、稀有的、特殊的眷村的文化。过去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过去的眷村已经老旧,硬件不堪使用。在左营,原住户在改建,改建的方式也差不多,保留独门独院,原住户也陆续搬回去了。今天的眷村要继续保留下去,住户也不再是大陆阿兵哥,而是眷村第二代、第三地和新族群。赵麟先生想从眷村旧有的文化出发,以多元文化并行的方式运行。比如这里的美食、眷村故事,都是多元化的方式来呈现眷村的新风貌,把旧文化有序地经营、发展下去。

有观众来电评论说,中华民国的国号和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才是维系台湾与大陆人民感情的唯一纽带,毕竟这是一段大陆台湾共同享有的历史。您的看法?

赵麟先生说这个命题一定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但无论如何,中华民国一定会延续过去时代,国号是毫无疑问的。今天世界各国对二战后来的事情并不清楚,所以我们在国号后面加了括号、台湾,大陆若干的民众也会同意这个看法。两岸的政府对国号有争议,但是民众肯定对两岸问题有一个基本看法。

台湾社会虽然保存了敬天地、祭鬼神的良善传统,但另一方面我们却也不断看到台湾社会以转型正义为名出现许多令人遗憾的残忍事件,像是台独青年对蒋公灵柩泼漆,还有辱骂荣民事件,如果善良的台湾人连不认识的好兄弟都可以普渡,为何无法以同理心去看待另一群人所经历过的历史与价值观呢?

颜建发教授说对于这些人的处理,只能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用法律机制处理是最好的方式。对蒋介石泼漆是个别行为,这不可能是政府和法律允许的,侵犯个人自由、权利和意志的事情是不能被鼓励的。转型正义本来就不这么做,而是要把受难者的事实说出来,然后获得补偿。让受害者往前看,也是不公平的,只会激发更多的矛盾。

赵麟先生说,身为眷村文化协会的理事长,他是台湾生、台湾长,他呼吁大家面对不同的过去,一定要面对共同的未来。在岛上生长的一代人,应该同意蔡总统呼吁的团结一致。台湾是个多元化的社会,每个人有发表不同言论的权利,不能强求每个人的看法一致,但是要追求发展,当然得靠全民智慧,多去了解,回顾过去,展望未来。

颜建发教授说,按照存在主义的说法,我们就这样被丢在这个岛上,对外是孤立的,对内的互动就是无法避免的。从多元的角度说,台湾如今这么进步、这么精致,也是得益于多元的文化,不同的生活观和方法之间的互动,也是一件好事。台湾会不断进步的。

更多精彩评论,请看海峡论谈8/12完整版

海峡论谈:中元节广告下架 台湾能让好事发生?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1:43 0:00

YouTube视频:海峡论谈:中元节广告下架 台湾能让好事发生?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