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1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海峡论谈:你的叛徒、我的英雄--成为历史的“反共义士”


1983年驾驶解放军最新战机米格21(歼7)战斗机投奔到台湾的飞行员孙天勤日前在台病逝。孙天勤被台湾各界称为“反共义士”,他的告别式星期六在台北举行,台湾国防部长冯世宽与空军司令沈一鸣登亲自到场献花致敬,告别式现场也放置了台湾总统蔡英文颁发的旌忠状。当年孙天勤驾驶米格21战斗机于辽宁大连起飞,降落在韩国首尔机场,并在重兵保护之下,于1983年8月24日飞抵台湾,当时台湾的参谋总长郝柏村与总政战部主任许历农将军都亲自到台中清泉岗空军基地迎接,当时台湾著名的反共爱国艺人邓丽君,也邀请孙天勤参加她的演唱会,孙天勤的告别式上还特别播放了邓丽君的歌曲。孙天勤的逝世是不是象征了一个时代的结束? 台湾的 “反共义士”是否已随小邓的歌声走入历史?《海峡论谈》邀请"民国宪政派"发起人王雪笠与两岸和平互信研究协会执行长李华球深入分析。

台湾军事专家、两岸和平互信研究协会执行长李华球在《海峡论谈》节目中详细介绍了孙天勤的生平事迹与心路历程:“孙天勤在1983年驾机先到达韩国,然后飞抵台湾。台湾政府当时对孙天勤所知道的解放军先进战机的机密甚为重视。该架战机在韩国及美军的详细检查后交还中国,但这也让米格21(歼7)战机的机密资料终于让西方民主国家了解。也因此孙天勤的七千两黄金的奖金是所有反共义士中最多的。”

李华球说:“孙天勤生前曾经讲过,他之所以会这么做,第一个是他的父亲在文革时期受到迫害,他自己也因为文革被下放到乡下劳改,基于这样的原因让他觉得待在共产国家并没有太大的意思,因此他有意想到台湾来。第二个他说,他之所以飞米格21(歼7)这个飞机到台湾来,他不是为了要升官,也不是为了要发财,更不是要改变他的生活,而是他向往民主自由人权的生活。第三个,他到台湾之后可以让自己在飞行空军的领域找到自己的快乐。因为他认为如果他一直停留在中国大陆是做不到的。”

李华球表示:“孙天勤在那个年代到台湾来,我们都称他为‘反共义士’。‘反共义士’这个名词在台湾确实能够引起许多台湾民众的振奋。不过到了现在2017年,经过这几十年两岸情势的变化,已经没有‘反共义士’了。在1989年‘反共义士’驾机来台之后就没有发生过了。对现在在台湾的年轻人来讲,很多人不知道什么叫‘反共义士’。所以我认为两岸关系到现在这样一个阶段,‘反共义士’已经走入历史。我认为比较重要的是,如何在和平的发展当中找到两岸的定位,才是最重要的。”

当年“反共义士投奔自由到台湾"的这段历史,随着孙天勤的逝世,可以说是为一个悲情的年代画上了句点,毕竟当年许多的反共义士抛家弃子投奔台湾虽然拿到了不少奖金,但是许多人的晚景其实并不是太顺遂。

"民国宪政派"发起人王雪笠在《海峡论谈》节目中从人性的角度来看那一段反共义士的历史:“那确实是一个悲情的年代,但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年代。反共义士们当年无论是因为反共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投奔台湾,我相信都是有所追求的。他们晚景凄凉,或许正是因为两岸的变化使他们当初的追求迷失了。我也不觉得这段历史已经划上句号。如果说早年逃台的义士和难民除了意识形态,或许还有物质匮乏的因素的影响,吴荣根、孙天勤和他们后面的义士是在大陆改革开放后仍然驾机飞往台湾的,蒋文浩更是在8964后投奔到自由地区。今天的大陆未必不比台湾富裕,但反共人士还在陆续不断地投奔中华民国。只不过台湾现在只反统不反共,台湾已经不再接纳他们。这是我们这个新时代的悲情。”

这些当年慷慨激昂的反共义士光环逐渐衰退,在历史的洪流中成为两岸关系转变的重要见证者,媒体曾想采访这些反共义士,向空军要求采访前一位投诚的刘志远,他的反应竟是“希望大家忘了我”,而这似乎正是许多反共义士们共同的心理写照。

随着大家对“反共义士”的淡忘,反共的口号也走入历史。当年亲自迎接孙天勤的许历农将军就在今年九三军人节当天发表公开信说他不再反共了。对此李华球表示:“许多老兵在这些年两岸的探亲大幅度的交流之后,他们也会到大陆去居住、交流、旅游、访友,渐渐的觉得中国大陆不再像大陆早期对人权的紧张。同时我也认为,中国共产党在改革开放这些年中有了大幅度的进步。但是,我比较担心的是,从18大到19大这5年当中,中共也一直是全世界最大的政党,也还是在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带领之下统治这个国家、军队和人民。我担心的是,一党领政、一党领军、一党领人民这样一个制度和形态到底在中国能存在多久。我想这也是大陆许多学者和专家一直在做思考和研究的。特别坦白讲,习近平这两年做了两个很重要的事,叫做党的改革和军队的改革。也就是说在习近平的内心世界里也存在一个改革的理念。至于幅度有多大,我想这都是进一步我们要来观察中共未来一党领军领政还能够存在多久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点。"

"民国宪政派"发起人王雪笠则认为:“类似许老爹(许历农)这样从反共到促统的转变,我在红统那篇报告里详细分析过,简单地讲,民生方面,他们认为中共实际上已经放弃了共产主义;民族方面,他们认为中共已经从卖国贼转向了振兴中国的道路,民权方面,他们看到台湾民主的一些问题,认为大陆民主还需要时间。因此在他们看来,与中共的矛盾已经不是当下最紧急的矛盾。"

许历农曾任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主任,过去原是军中反共思想阵营的主导者,但退伍后立场却转向促统,近十余年来更不断由其主导,中介台湾的退将到对岸与中共官方机构进行交流,在台湾甚至有人批评许历农的行为是卖国贼的行为,应该用叛国罪抓起来关,并停止他的退休俸。

针对许历农从反共到促统的转变?甚至被如今部份台湾民众视为所谓“叛徒”?针对“你的叛徒、我的英雄”几十年后颠倒过来的历史错乱,"民国宪政派"发起人王雪笠表示:“这个错乱,可以说肇始于戡乱时期的终结。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废止以后,红绿双方将两岸原本应当是民主和专制的矛盾转化成了统独的矛盾,这一来蓝营就彻底迷失了方向。其实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面,与制度无关的统独都是伪命题。必须先解决制度矛盾,才轮得到统独矛盾。国民党、新党和亲民党不应该掉进中共和绿营共同制造的这个统独陷阱里面。应当遵循总理和总裁的遗训,争取中国民权的进步,为在全中国范围实现宪政努力,为三民主义下的中国统一创造条件。因为只有中国大陆自由了,统一才有意义。 "

孙天勤的逝世,让大家又想起了当年的这批“反共义士”,或许藉由《海峡论谈》今晚的讨论,也能够让海峡两岸的听众、观众对两岸关系重新进行一番省思。另一名“反共义士”萧天润曾说: 他对于当年抛家弃子感到后悔,如果时空倒回,他绝对不会做出跟当年同样的决定,非常希望能够回家。但曾在台湾空军担任军情分析工作的萧天润也说,他的愿望就是:“两岸不要因为误判而兵戎相向。”

欢迎您在此留言,更多精彩评论,请看海峡论谈1008完整版

YouTube视频:海峡论谈:你的叛徒、我的英雄--成为历史的“反共义士”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