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9 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海峡论谈:六四28年后 是谁在颠覆国家政权?


六四28周年,遇上郭文贵不断爆料中共高层贪腐内幕。六四流亡作家苏晓康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大陆的文化菁英已经被“整”得没有声音了,反而是邪门的力量能跟政府 “玩”。28年前的天安门事件令中共政权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28年后,中共面对的是通过网路直播不断爆料的郭文贵,出现“一人敌一国”的奇特现象,而另一方面,就在六四28 周年前夕,中共把当年清算六四的反革命罪升级版--颠覆国家政权罪,套到了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的身上,现在究竟是谁在颠覆国家政权?在中共面前最令她惧怕的,是揭竿而起?公民团体?还是源源不绝的黑资料与爆料? 1989之后中共究竟是靠甚么手段维持政权,“郭文贵现象”是否预示了“中国模式”的崩解?海峡论谈邀请六四学运领袖、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会主席王丹以及美利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顾问巫和怡深入剖析。

中共维持政权 靠邓小平铁三角战略?

王丹在海峡论谈节目中表示,在89年之后中共吸取了教训,89年之后经过六四,中共居然没有垮台,而且还能够维持下去,是因为邓小平制定了一个战略。这个战略就是整个统治集团释出一定的资源,来收买知识精英和商业精英。尤其是权力精英和商业精英的结合,通过腐败行为作为一个纽带,让有权的人和有钱的人结合在一起,再加上少数知识精英出卖良知,为政权做辩护,这样形成了一个稳定的三角联盟。这个三角联盟支持中共统治到今天。

王丹力挺郭文贵爆料 崩解中共铁三角

王丹也提到最近的郭文贵事件, 他说:“第一,郭文贵爆的具体的料,坦白讲我并没有特别在意它。中共的高层哪个不贪?其实不需要他爆料我们也知道。具体到贪了多少,我觉得也不重要。但是郭文贵爆的料不重要,不代表这件事不重要。”

王丹进一步分析, “我觉得重要的是郭文贵爆料这件事,而不是他爆的料,郭文贵是典型的商业精英跟权力勾结而致富的例子,他自己也不否认背后有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但他现在居然跟中共翻脸在海外不断爆料,说明1989年后邓小平精心设计的铁三角—权力精英、商业精英和知识精英这三者之间的结盟已经开始松动。这个铁三角的松动代表中共的统治基础已经开始松动,这个意义是非常大的。所以我是非常支持郭文贵爆料这件事的。

郭文贵爆料让老百姓看清中共本质

巫和怡表示,郭文贵事件不但是中共的铁三角松动,更让老百姓了解的是中共基本是一个贪腐集团。王岐山要整肃,其实是一个贪腐集团去整另一个贪腐集团,所以没有以一个法制的制度去着想。从这个地方可以看出中共最大的危机,政府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利益的结合。所以老百姓看清楚这个松动了,将来会引发整个民怨的爆发,这是很值得注意的。

王丹: 随便乱控煽颠罪 显示中共丧心病狂

此外王丹也指出: “中共完全已经丧心病狂,那怕是一瓶六四纪念酒都要动摇国本,显示中共政权非常心虚,我们肯定不如中共内部的人了解这个政权虚弱的程度,中共这么紧张,比我还紧张,显示中共内部对自己这个政权的持久度和稳定性都非常有问题,才会出现这种类似黑色幽默荒唐的做法,当年六四之后我被控反革命还有煽动动颠覆国家罪,当时这可是重罪,今天随便一个人哪怕只是翻墙就被控上这个罪名,有句话说上帝要让谁灭亡,必先让他疯狂,我认为中共已经进入这种疯狂的阶段了。”

郭文贵爆料台湾蓝绿人士遭中共收买?

另一方面,针对郭文贵扬言爆料台湾蓝绿人士遭中共收买,巫和怡表示: “郭文贵有关台湾的爆料,我认为可能有所本,因为就我所知,国民党的大佬有人在上海开旅馆开医院,钱不知从哪来的,被中共收买的可能性绝对有,北京当局想影响台湾的政治,去贿赂这些人,有其可信度,我自己知道的当年跟连战去大陆的,可能也是想有政治上和商业上的利益,这一点我觉得不足为奇。但我更担心的是,台湾民众对六四渐渐冷漠,要知道中国如果民主,才是台海和平的保障,台湾民众不能对中国的民主置身事外,要跟大陆的老百姓一起奋斗。”

纪念六四攸关两岸未来

巫和怡也在海峡论谈节目中强调,纪念六四,不只是纪念而已,其实是一个起点,催生中国大陆的民主化。把六四当作一个未来完成式,把中国大陆民主提前。我最后讲一句话,对北京当局的忠告。北京反台独,但是北京现在也不承认中华民国是一个政治实体,让台湾2300万人无路可走。所以中国大陆如果真的想保持两岸和平,必须要承认中华民国这个政治实体。

王丹: 黑暗过去光明来 民主胜利在望

王丹最后针对六四28周年发表他的感言,他说: “我们当年的一些六四同学有一些生活在海外。我想我们都没有忘记当年的初衷。比如我们在2000年成立青年中国人权奖,这个奖我们已经连续17年,2、30个同学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当然也有一些同学去经商,但是大家对六四都是没有遗忘的。就我个人而言,六四还在继续,我也不会停止,我也会继续。只要中共一天没翻案六四,或者没有翻案成功,我一天都不会停止我的努力。会到华盛顿后我会成立一个智库,继续从政策研究,中国制度转型比较等方面去做努力。最后我要说的就是,六四已经过去28年了,现在中国反而对社会的压制越来越严重。我希望大家知道一个道理,往往黑暗最严重的时候,其实就是光明的开始。大家应该有信心,只要再坚持下去,胜利应该还是属于我们的。”

更多精彩评论,请看海峡论谈6/4完整版

樊冬宁推特:https://Twitter.com/VOADaphne)

YouTube视频:海峡论谈:六四28年后 是谁在颠覆国家政权?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