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4 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海峡论谈:从压不扁的玫瑰花到绽放的太阳花


海峡论谈《二二八专题系列讨论》完结篇,特别为您邀请到二二八事件受害者杨逵的曾外孙,同时也是台湾太阳花学运的深度参与者、前黑色岛国青年阵线总召魏扬,以及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洪孟楷,从不同的角度来探讨台湾不同光谱的年轻世代究竟是如何看待台湾历史上这黑暗的一页,台湾的年轻人又要如何走出上一代的悲情,促进族群和解?

魏扬首先在海峡论谈节目中详述他曾外祖父杨逵当年的亲身经历,以及二二八事件70周年这一天他和母亲与家人是用怎样的心情来纪念这个日子:

“我的曾祖父杨逵其实在日本统治台湾的时候就是一个很积极的社会运动者,长期关注劳工、农民这样的议题。在日本统治时期就因为得罪殖民政府入狱好多次。但是被异国关押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如他心怀的母国,也就是中国关他的时间久。在二二八当时,他因为写了《和平宣言》的文章,虽然后来也有人说不一定是他一个人书写,但是总而言之,那时候他写了《和平宣言》的文章。就是说政府应该和平的还政于民。二二八那时候政治非常混乱,经济萧条,物价飞涨,台湾人民过得非常痛苦。民主是没有落实的,政治或者经济掌握在外省派来的精英手上。因此有这样的不平等现象。对当时满怀期待的知识分子来说,包括杨奎在内,这是非常不能够理解和接受的现象。因此写了这样一篇文章,被判了十二年。这是我曾祖父的部分。我爸爸也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我叔公也是因为起草文件被关了好几年。我妈妈的阿公也被关。我们家有三个政治犯。我觉得遗族这个词没有办法来传达我们的感受,他们是这几十年以来,半个世纪以来,在承受威权统治,承受杀戮的恐惧的一群人。他们是反恐怖事件的主体。他们应该是转型正义的主角。

杨逵因撰写《和平宣言》被判刑入狱,他在绿岛度过了漫长的12年,并在狱中创作了《压不扁的玫瑰花》,是为后人所熟知的台湾文学作品。杨逵的曾外孙魏扬曾参与台湾的太阳花运动,有人说从《压不扁的玫瑰花》到太阳花运动,代表的都是台湾人反抗压制的精神。从《压不扁的玫瑰花》到太阳花出关播种,是不是一种传承呢? 魏扬在海峡论谈节目中表示,大家说这是一种传承,他觉得可能有些太沉重了。

魏扬: 说传承可能太沉重了,我认为在三一八运动之前、之后,一直有这样的年轻人在参与这样的社会实践。他们对二二八、对白色恐怖是有或多或少的了解。我认为当人们面对不公义的政权,当人们感受到在这样的政权统治下有生活的困境。无论是我的生命被威胁,还是生计无法持续,人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反抗是非常普世的一件事情。三一八、二二八对我来说是一样的,不是因为我是遗族,所以要去接传这样的星火, 我觉得那是一种普世的精神。

魏扬身为二二八遗族,在节目中详细叙述了他外曾祖父杨逵的亲身经历,以及他与家人的心路历程,但是在台湾,二二八是一个具有高度争议的话题,每个人的集体记忆与观点都不同,海峡论谈今晚的另一位来宾,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 洪孟楷,作为一名国民党的新生代,也对二二八事件以及转型正义发表了他的看法:

“二二八事件绝对不是一个单一的面向,而是有本省籍、外省籍以及大环境下的一个悲剧。因此我们看二二八事件的时候就是一个历史的悲剧。现在,70年过后,我们最主要的就是要汲取这个教训,并且告知我们,在以后再也不要发生这样的一个惨案。但是在70年之后,任何人想要利用二二八这样一个事件来挑起族群之间的对立,或是互相冲突的矛盾的话,我们绝对予以谴责。因为没有一个政治团体,或者说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利用这样的人类悲剧来做族群的对立。这是当时政府治理上的错误,事实一定要去做厘清和还原。但是厘清和还原一定要凭史料,一份证据说一份话。绝对不要将个人仇恨和因素加入,因为这样无助于把事实厘清,并且更容易造成借口和对立冲突的开端。”

二二八事件70周年这一天,台北的二二八纪念公园内,有许多民众排队献花,低头啜泣。台湾总统蔡英文表示,要解密相关档案,改变二二八事件当中只有受害者,没有加害者的情况。蔡英文说,“二二八70周年,也是时候了,台湾社会有成熟的民主机制来讨论这件事件,我要特别强调,我们会用最严谨的态度来处理二二八事件的责任归属。”

不过洪孟楷认为,台湾政府一直都在做二二八事件的真相厘清和赔偿。我们看到现在政府的赔偿已经高达72亿台币。当然,我不是说人命可以用金钱来做赔偿,我必须说历史的伤痛和历史的悲剧,历任都在做责任的归属和厘清,以及道歉的部分。为什么今年又重新被讨论对立的部分?现在执政党民进党真的要付最大的责任,因为民进党作为一个开头,当家还带领闹事,这是不可取的。过去八年的马政府,有没有值得加强的部分,绝对也是有。马政府的时候,他就带头对群众,对二二八家属来道歉。并且他面对真相,面对历史,面对事实,这个态度我们予以肯定。可是过往的八年,如同我刚才讲的,马前总统并没有让台湾2300万人民真真正正了解台湾二二八事件的前因后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时的外部坏境是什么,过去八年,马政府没有让台湾人们真真正正的了解。以至于今天的民进党,用一句蒋介石就是二二八的元凶,这样的一个标题就可以鼓动大多数的台湾人民,让台湾人民认为这就是正确的。

另一方面,二二八事件70周年当天,自由台湾党主席蔡丁贵号召群众到中正纪念堂丢鸡蛋、烧国旗,统派与独派团体大打出手,与此同时,台湾文化部宣布,中正纪念堂内的蒋公商品全面下架,并且停播蒋公纪念歌,台湾辅仁大学学生在二二八事件70周年当天,试图锯断校园内的蒋公铜像。海峡论谈二二八70周年专题系列讨论的完结篇,除了邀请二二八事件受害者的家人现身说法之外,也与听众、观众一起深入探讨台湾 “去蒋化”的现象。

更多精彩交锋请看海峡论谈3/5完整版

YouTube视频:海峡论谈:从压不扁的玫瑰到绽放的太阳花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YouTube《海峡论谈》播放列表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