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44 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海峡论谈:台湾“新五四运动”的反思


海峡论谈:台湾“新五四运动”的反思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9:31 0:00

海峡论谈:台湾“新五四运动”的反思

五四青年节当天,两岸第一学府都闹出大事! 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校长演说竟然念错字;而台湾第一学府台湾大学的校长任命案,则是被教育部驳回,导致五四当天,在台大校园发起数千人响应的“新五四运动”,并喊出“捍卫大学自治”的口号,抗议民进党政府以政治力介入台大校长的任命,这场“新五四运动”与1919年的五四运动有何本质上的不同?将近一个世纪后的今天,究竟是谁在践踏两岸校园民主? 回顾轰轰烈烈的五四历史,两岸第一学府是否都应反思? 《海峡论谈》邀请国民党发言人洪孟楷与美国密歇根州大政治学博士候选人、菜市场政治学共同编辑陈方隅深入分析。

陈方隅表示:所谓的“新五四运动”是蓝营全力动员。支持群众意识形态比较接近(偏蓝),参加者年龄也偏大,平均50岁以上,而重要的当事人,也就是台大的学生则没什么感觉,参与的比例也不高。现在主要的诉求是教育部不应该干预遴选的结果,要求政治退出校园。其实我认为, 这些诉求都有很多可以讨论的地方, 因为教育部是公立大学的管理机关。以台大来说,每年至少超过四成以上的经费来源是政府补助。同时,《大学法》规定,大学校长必须是教育部所聘任的,至少教育部对选校长的事情进行司法性的监督与审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大学的自治不是宪法上的基本权利,宪法基本权利是保障学术自由。大学本身及行政人员并不是学术自由权利的主体,教师、研究者跟学生才是。所以,大学自治不是让大学在法律的规范之外。现在有趣的是,很多人说要政治退出校园,可是一大堆政治人物跑到台大校园里面去说政治退出校园,这个画面就很自相矛盾。其实对学生来说,校长是谁本来跟自己的关系非常小,而且也有代理校长存在。政治效应就是越来越激化蓝绿阵营的冲突。

但洪孟楷强调:这次“新五四运动”捍卫大学自主绝不是蓝绿之争。5月4号那天,其实是台湾大学学生自主、自发性的活动。国民党要求党员完全不要有任何政治力介入校园,因为我们尊重、理解也认同这是大学生自动、自发性的活动。这个活动是为了大学自主。大学自主很大一个概念是《大学法》第九条“校长遴选,教育部只有聘任的权力,没有权力针对大学遴选委员会合法遴选的结果做否定”。刚刚这位来宾的观点完全错误的。台湾大学遴选委员会从去年7月启动,经过8个候选人,合法遴选出的校长其实2月1号就该就任了,但是被台湾教育部卡住,这完全是政治力干预大学自主的典范。因此,这件事每个自然人都有权利站出来捍卫大学自主。如果连大学这么单纯、崇高的学术单位,都可以被政治力的黑手来决定校长是谁,会完全破坏大学自主。民国时期的五四运动追求的是民主科学,这一次台湾大学发起的五四运动是追求校园自主,不要受到政治力介入。虽然两者目的不同,但理想是一致的。在五四当天,很多台湾大学的大学生是自发站出来,有秩序的做诉求表达,这是很难得可贵的,也可以看到现在大学生有很好的民主素养。我们也希望教育部收回成命赶快依法核准管中闵当选校长,但是如果台湾民进党政府教育部并没有这样,这个冲击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受伤的一定是现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执政党。

陈方隅:台湾现在的新五四运动和旧五四运动是南辕北辙,完全没有任何连结。因为,1919的五四运动是学生发起的,可以称为学生运动。而现在的五四运动明显由现任或者卸任的校长或政治人物发起,国民党在其中动员的角色非常重要。现场状况到处都是国民党的政治人物,这样还要否认国民党的角色,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样进行对话。旧五四运动的本质是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那个时候是对外争主权,对内除国贼。所以,最主要是针对一战之后,巴黎和会的决定,绝大多数的学生活动是抗议当时的外交政策,当然后续也有很多复杂的发展。当时北洋政府的作为被国民党和共产党联手给“黑掉”,所以其实两件事做连结的共鸣有限,因为本质完全不同。

至于有人批评国民党才是政治介入校园的“祖师爷”,洪孟楷回应:过去确实曾经因为政府的特殊情况,大学校长中党派色彩或政治力毕竟重。也因此在2005年陈水扁执政时修改了《大学法》,把大学自主的精神加入,希望党政军退出校园。第二个方面,马英九是台湾大学的校友,他那天以校友的名义回去,个人表达对台湾大学大学生的支持。台湾大学前校长当然也来表达支持,这些都是个人立场,没有什么不妥。蔡英文总统也是台湾大学的校友,在这件事完全没有出身。我自己也是台湾大学在校生,我以我自己的立场来表达对大学自主的看法,任何人都可以表达看法。这件事并不是针对任何人,而是真真正正为了发扬大学自主,只有大学自主才可以捍卫学术自由民主的精神。

而针对国台办出面“挺管”,洪孟楷表示:国台办主要质疑管中闵先生之前有没有赴中国大陆交流或者讲课,后续其实在台湾这边有所了解,确定他的交流都是合法的。最重要的,今天还是要回归到问题的本质,教育部在这件事上有没有权力做核准。根据法条,是没有的。如果我们不看法治精神,那就是人治。而过去我们最自豪的就是我们的民主或者法治精神比其他国家好。如果我们这一点都不能坚持,那2018年的台湾会让所有人都有倒退30年的感觉。如果蔡英文政府要持续蛮干的话,那今年的11月24号很多人会用选票让这个政府得到应有的教训。

陈方隅强调:大学自治并不是让大学变成一个法外之地。在遴选过程中可以看到,管中闵先生去私人公司兼职的事情已经被教育部指出,这明显是台大遴选委员会的失职。所以,强调大学自治不代表大学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教育部身为主管机关,一年出了台大一半的经费,而且就算根据《大学法》来看,“yes or no”的权力是在教育部手上的。

5月4日青年节之际,两岸第一学府皆处多事之秋,除了台湾大学的“新五四运动”引发争议之外,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校长致词念错字也掀起轩然大波,北大校园日前也因压制有关性侵案信息公开的讨论,出现大字报抗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视察北大未提学术自由精神,反而大谈马克思主义。当年蔡元培任校长时期的北大学生发起五四运动试图以知识分子的力量改变国家命运,如今的北大却要举办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以及打造世界马克思主义总部,对照历史是否格外讽刺?北大与台大针对校园民主与学术自由又该如何进行反思?

更多精彩评论,请看海峡论谈5/6完整版

海峡论谈:台湾“新五四运动”的反思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9:31 0:00

YouTube视频:海峡论谈:台湾“新五四运动”的反思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 完整版(2018年10月16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